政經

泛民要打拼 黨務就要年輕化

廣告
泛民要打拼 黨務就要年輕化

廣告

民主是個好東西,沒有甚麼比今次區議會選舉的結果更能證明這句說話的真理性。

對於一人一票的民主選舉,很多人都有個美麗的誤解,以為是選賢與能,用選票將才德兼備、為人民服務的賢士送入議會。那當然是設計民主選舉最理想的原旨,也是民主的理想國度,但現實政治往往是另一回事。在既得利益統治階級長期盤踞和操控議會的情況下,民主選舉很多時都是抗議性質的反對投票,備受壓迫和愚弄的普羅大眾,未必一定要選出最屬意的人選,而政治現實裏亦可能低劣政客充斥,選民揀無可揀,但他們一定最希望將最不得人心和劣迹斑斑的政黨和政客趕下台。

原因很簡單,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使人絕對腐化,是千古不易的政治定律。任何擁有公權的人士,不管任何黨派或主張,以至過去的政績和表現如何出色,一旦擁有權力,都應該受到公眾質疑,不能無條件地全面受落。民主制度的真諦,就是用反對力量來制衡當權者。議會內固然應有反對黨,選民更應該是天生的反對派,凡事質疑,不滿就要反對,才能發揮社會監察的作用,令民主制度完善運作,臻於完美。

今次的區議會選舉幾乎所有政黨都是輸家(只有以本土主義旗號大勝的新民主同盟例外),尤其是老油條政客,不管甚麼派別,大部份都被選民拉下馬,他們的對手往往都是不見經傳的年輕人。因此,與其說今次選舉是所謂傘兵的勝利,倒不如說是人民的勝利,而且也不盡是雨傘新世代的功勞,因為首投族亦包括不少從未投過票的五、六、七十後,反映廣大市民求變心切,並對因循苟且的政黨,不管是建制派、泛民和所謂勇武本土派都極度厭惡,願意讓未被污染的年輕新世代上台,為政治帶來新氣象。

今次投票率創出區選有史以來的新高,達47%,人數高達147萬,當日很多人(包括投票支持泛民和傘兵的選民和那些所謂學者專家)都以為中共財雄勢大,種票無所不能,因而十分擔憂。他們忽略了種票根本有限制,因為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簽訂以後,即使首十年中共用盡每天一百五十名單程證的名額輸入特權分子和特務,亦並非無限,而是有限。至於九七年後一度被黨媒稱為「新香港人」的新移民,大多是中港婚姻造成的家庭團聚移民。他們最大的特點是非政治化,厭惡政治,不單不積極登記做選民,更不踴躍投票。真正有政治意識爭取和支持民主的,其實盡是中產和青年。今次區選投票率高和爆冷選出新人的地區,幾乎盡是中產的選區,正好說明一切。

超區議席應寸土必爭

從今次區選結果,我們可以得出明年立法會選舉的啟示。首要是催谷投票率,越多人投票,便越多變數,非保皇黨的候選人勝出機會越高。泛民如果真的為民主理想打拼,便應該放下成見,首先放棄自己的既得利益,所有泛民政黨的老油條不單止應該全部退下來,讓第二、三梯隊上陣,更應該將政黨年輕化,交出領導權,由新一代接棒。對於黨外的雨傘新世代,更應該無條件伸出援手,組成聯合陣線,擴大團結面,全力抗衡土共和建制派的力量。

三個泛民超級區議員已有兩人中箭下馬,而新民主同盟又拘泥於超級區議會議席的功能團體性質,未敢貿然參選。他們完全不知道現實政治鬥爭永遠都要寸土必爭,超級區議員議席未設立前,我們應該反對,但既成事實後,就不要教條主義上腦,否則其他功能組別泛民也不能和不必參選了。因此,與其放棄參選,倒不如共同提名支持最具民望和實力的傘兵上陣,讓全港的民主力量集中起來,打出一場漂亮的勝仗。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獲作者授權轉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