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國際

伊斯蘭國的襲擊:20個國家、18個月、超過1600人死亡

伊斯蘭國的襲擊:20個國家、18個月、超過1600人死亡
廣告

廣告

原文標題:Les attentats de l’Etat islamique : 20 pays, 18 mois, plus de 1 600 morts
原文出處:《世界報
譯者:Sabrina Yeung

(由於譯者不認識中東、非洲政治和伊斯蘭國,如因理解錯誤而譯錯,歡迎指正。感謝chan ying crystal幫忙cap圖。)

如果疑惑不再真正地籠罩我們,11月13日於大巴黎的襲擊成功讓西方民眾相信:伊斯蘭國是世界上造成最多死亡的恐怖組織,自從博科聖地(Boko Haram)派系(按:尼日利亞的恐怖組織)於2015年3月向它投誠後,情況就更是如此。2014年6月,伊斯蘭國的哈里發宣佈成立,《世界報》就從這個日子開始統計,統計了由伊斯蘭國及其支派在全世界所造成的83場襲擊和人質處決。

這些統計行為既勾畫了聖戰組織地理位置的輪廓,它的策略演變,它所針對的目標對象和它與西方的關係。統計同時勾畫了聖戰組織逐漸擴大的地區勢力,及其襲擊方法和時而多變的目標對象。

(按:原文有動畫)

在大約一年半的時間內,除了在戰爭中對抗其他部隊的常規軍事行動,和在伊拉克與敘利亞的懲罰處決或種族滅絕處決外,伊斯蘭國及向它投誠的支派組織在全世界造成了超過1600人死亡,還有在其領土以外發動的襲擊和處決人質,它們最經常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沙漠中進行。

伊斯蘭國透過襲擊來擴大目標國家的光譜,從而逐步輸出它的戰場。在死亡數字上,除了組織歷來植根的地區(中東和博科聖地植根的西非))外,最受影響的地區是埃及,法國僅次於埃及。

最被攻擊的城市

邁杜古里(Maiduguri),博爾諾州的首府,位於尼日利亞的東北部,自從博科聖地向伊斯蘭國投誠後,這個地方已被襲擊過八次。利雅得(Riyad)和薩納(Sanaa),沙地阿拉伯和也門的首都,湊足了這場災難的舞台。巴黎是西方城市中最受攻擊的城市,有一月的襲擊(由Amedy Coulibaly以伊斯蘭國的名義發動)和11月的襲擊,還加上11月18日或19 日Abdelhamid Abaaoud意圖在la Défense發動的襲擊。

Screen Shot 2015-11-29 at 12.15.33 am

成為目標的五個洲的利益

除了南美洲外,所有洲都被伊斯蘭國或跟它同一黨派的組織至少襲擊過一次,或在它們的領土內被襲擊,或涉及它們居住在外國的公民被襲擊(經常被拍成令人傷心的處決影片)。

然而,卻是以中東國家和與博科聖地勢力範圍接壤的國家所受到的襲擊最多,這些襲擊經常發生在使地區不穩定或報復行動中。尼日利亞遭受過13次的襲擊,沙地阿拉伯這個被聖戰組織糾纏但同時被懷疑經濟援助伊斯蘭國的國家,就成為10次襲擊的舞台。

(按:原文有動畫)

造成最多死亡的支派

在西方,伊斯蘭國明顯是報導得最多的恐怖組織,它造成的傷亡數字也因而是最高的:在人質處決、針對與其邊境接壤的國家的襲擊和對外行動中,造成超過600個人死亡。然而,以行動數目來看,Wilayat Al-Sudan Al-Gharbi──它以前的名字博科聖地更為人所知,是最血腥的支派,雖然它得到伊斯蘭國的支持只有6個月。這個尼日利亞的聖戰組織以他們重複地在公眾地方,依靠無差別襲擊來製造最多受害者而著名。

Screen Shot 2015-11-29 at 12.16.44 am

不穩定地承認責任

不是每一次襲擊,更不必說每一個襲擊的企圖都與伊斯蘭國有明顯關係。長期以來,由Abou Bakr Al-Bagdadi帶領的組織鼓動一些孤立的個體參與行動,而2014年的秋天就見到大量由自稱來自伊斯蘭國的宗教狂熱份子所發動的,針對警察或公民的襲擊。但這些襲擊其實與伊斯蘭國關係不大,伊斯蘭國只是象徵性地支持,事後遠距離地贊同這些襲擊。2014年12月Man Haron Monis於悉尼劫持人質就是一例。

恐怖組織對那些失敗的恐怖行動永遠不會承認責任,就如在法國的Villejuif(按:大巴黎的一個區域)和在Thalys(按:法國與比利時和荷蘭的跨國火車)的恐怖行動──雖然它似乎嫌疑最大。同時,伊斯蘭國有時會否認發動襲擊,例如4月18日在阿富汗的賈拉拉巴德(Jalalabad)的襲擊。但阿富汗官方就把襲擊歸咎於伊斯蘭國。最後,自從向伊斯蘭國投誠後發動了23次襲擊,造成418人死亡的博科聖地,也很少對它的襲擊承認責任,雖然它的行動模式(自殺式炸彈襲擊)已經令尼日利亞官方幾乎會自動地把這些襲擊歸在它頭上。

某些恐怖行動會直接由伊拉克—敘利亞的「總部」承認責任。在法國11月的恐怖襲擊就是一例,以突尼西亞為目標的襲擊也是。但這些襲擊其實是由在利比亞受訓的恐怖份子或甚至由孟加拉國的刺殺者所做的。

演變的行動模式

聖戰組織同時在改變它的恐怖模式,從定期以斬首形式來處決人質,如在阿爾及利亞被哈里發士兵組織斬首的Hervé Gourdel,到對一般市民的無差別屠殺,如11月13日造成大巴黎區130個人死亡的襲擊。

伊斯蘭國的哈里發宣佈成立後的六個月,有大量的劫持人質事件,但在西方領土內就只有很少的襲擊,除了個別針對警察代表的突擊,如在美國的突擊和在渥太華的槍戰外。2015年顯著的一點是人質劫持事件大幅下降和自殺式襲擊加劇。但伊斯蘭國及其支派從沒有在外國使用過生化武器。

(按:原文有動畫)

誰是目標對象?

1月9日Hyper Cacher超市(按:1月查理事件中被恐怖份子劫持人質的猶太超市)的人質劫持,或者令我們相信伊斯蘭國的目標是猶太人。事實上,穆斯林才明顯是聖戰組織的首要受害者,因為聖戰組織投入參與特別針對中東的什葉派和西非的蘇菲派的宗教清洗行動。在20個針對神聖地點的襲擊或襲擊計劃中,一個是針對猶太教堂(在歌本哈根),一個是針對教堂(在Villejuif,此次襲擊是失敗的);其餘18個全是針對穆斯林的清真寺(基本上在尼日利亞,喀麥隆、沙地阿拉伯和也門)。

我們在襲擊地點的研究中也找到伊斯蘭國策略的演變,從在沙漠中處決人質到在公共地方發動襲擊。但我們特別觀察到這個轉變,就是博科聖地加入聖戰組織後所帶來的影響,差不多四分之一的襲擊自此變成針對清真寺。

(按:原文有動畫)

星期五,最致命的一天

聖日,但同時也是血腥之日。當伊斯蘭國宣稱自己嚴謹地尊重伊斯蘭教時,自2014年6月開始,卻是在星期五,穆斯林宗教的聖日裡,發生最多由聖戰組織發動的襲擊和處決。關於這點,完全不是巧合:事實上,星期五是沙地阿拉伯和也門的穆斯林支派聚集的日子,透過針對在這天舉行祈禱的清真寺,可以令最多什葉派教徒受害。

Screen Shot 2015-11-29 at 12.17.59 am

但在針對喀麥隆和尼日利亞的清真寺,或以蘇菲教派團體為攻擊目標的無差別襲擊中,星期五也是博科聖地發動襲擊發動得最多的日子(博科聖地指控這些國家的穆斯林顯要代表與現存政權同流合污)。最後,在西方,星期五,西方社會周末假期的前夕,伊斯蘭國和恐怖份子也在這天發動得最多攻擊,例如8月在Thalys失敗的人質劫持或11月13日在巴黎和Saint-Denis的襲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