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化
廣告

廣告

《哪一天我們會飛》的故事框架,其實相當簡潔出色,並沒有如傳聞中不濟。楊千嬅輾轉發現多年前紙飛機的真相,但吳肇軒已經過身,愛情亦隨記憶埋葬,不復存在。林海峰回復生氣,但充其量也只是巴打。當中最大的洞見是,與過去和解的方法,就是放棄理想(愛情),無須解恨。

當然,多個場面安排和對白都有牽強之處。喬寶寶飾演校工,予人感覺是「搞乜撚」,既不寫實亦絲毫不詼諧。蘇麗珊帶鸚鵡上課,陶傑來訪,鸚鵡交託予男生,與陶傑散步,下雨,突然蘇麗珊和男生三人仆回去「救」鸚鵡——時空和邏輯都是錯亂。唔交《夢想規劃書》(假設是公民教育科),點會肥佬?校內考試,肥佬又有咩問題?趙學而回憶說,游學修間房有好多秘密,但最終發現是,有咩咁秘密。夜媽媽孤男寡女除了衣泣,又有咩好玩?凡此種種,總體效果是相當「為文造情」。

不過最巧合的是︰與同一時間上映的《山河故人》一樣,都是一女兩男,女主角最後都是放棄了 destined to fail 的內斂實力派,選擇了沙沙滾的另一人。這也多少說明了,香港身分認同的出路,從來都只能如此權宜。「飛往全世界」的理想不但是現成借來,而且流於口號。真係要飛得遠,我們不敢也不能,於是退而求其次,造一隻美工好但飛唔起的飛機,也冇壞,至少得啖笑,有個知心巴打。

一眾演員都出色。吳肇軒大部分場面都頗準確,值得備忘。游學修追到蘇麗珊,讓人覺得戲中有戲。林海峰演活自己,不斷西面,不斷真心講啲好假的說話。楊千嬅由《每當變幻時》至《香港仔》至這齣,越來越掌握到中年中產的滄桑心事,真是〈化〉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