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對大白田區選戰的一些觀察

廣告
對大白田區選戰的一些觀察

廣告

今屆區議會選戰,葵青區被視為泛民有望議席過半的地區。泛民與建制派皆投放大量資源在葵青區,單是東北葵的民主黨重鎮,民建聯便一口氣派出三人參選,而老區石籬南也有新民黨的吳家超參選,民主黨葵青區的參選人皆被針對部署。

作為東北葵居民,我對泛民「翻盤」論其實沒多大期望,反而擔心建制派的部署主打年青,專業形像,似乎會擊中好些民主黨候選人的軟肋。大白田選區正是其中一個選區,民建聯小花郭芙蓉大戰民主黨老將徐生雄,走訪大白田選區期間,有些觀察可以與各位分享一下。

我曾經數次訪問大白田區兩位候選人,不論我親身到街站找他還是電話訪問徐生雄,他都樂意回應。相比之下,郭芙蓉雖然主打「年輕小花」形像,卻再三回避記者訪問。第一次,我趁她擺街站時上前表明身份,請求訪問,她說要尋求組織內部意見,又說自己正在擺街站,不方便接受訪問。雖然她留下電話和著記者等候回覆,卻一直未有回覆;在我再三致電查詢下,才由職員代為回覆說「尋求組織意見後,拒絕受訪」。

整個選舉期間,似乎也不曾有媒體成功從郭芙蓉口中套出甚麼話來。我記得她當選後,港人講地之流的親建制媒體便可以訪問郭芙蓉了,盛讚其自幼立志助人云云;再後來,蘋果日報也只能從郭芙蓉口中套出九句「我無嘢回應」。

作為建制小花,守口如瓶,似乎是「組織的一貫教育」。

也有一樣不得不提的是,投票當日,郭芙蓉的助選團隊除了一班真心支持其當選的老人家義工,更多的是不明來歷的大陸人,統一穿著民建聯背心,大白田街和宜合商場前面更泊有中港車牌的私家車。而在告急的晚上八時至十時,兩小時內民建聯譚耀宗與葵青支部的陳恆鑌都有現身為郭拉票,反而民主黨那邊不見大佬級人馬坐陣,人馬與氣勢皆被比下去。

屹立大白田超過二十年的民主黨老將徐生雄今屆選舉得票1,997,比上屆得票多300餘張,亦是他歷屆選舉中得票最高,卻「高票落敗」,郭芙蓉得票2,880,相信是大白田區歷史最高得票紀錄。

當然我相信徐生雄為了選舉的動員及投入十分高,不過有些事情可以看出他部份性格特點。選舉期間,有次我接到消息,指徐生雄會有造勢活動:載著他本人的車輛領著一班踏單車的義工圍繞大白田區行走,「爭取政府關注大白田交通配套問題」,順應區內人口增加,增設巴士線通往青衣和沙田等區。但何時開始呢?我在石蔭街市見到徐生雄團隊的街站,詢問下亦只得到「兩點幾開始」的答案。

豈料一踏入兩時,徐生雄的車隊竟然在我面前駛過,我追之不及,惟有在原地等待車隊再繞區一周,再作拍攝與採訪。我順道與街站的選舉經理閒談,閒談間他卻收到電話,說車隊造勢活動已經結束,當時還未到兩時半,連選舉經理也大感突然。後來,徐生雄回應此事時指造勢「每屆選舉都有」,指匆匆結束是考慮到車隊的體力和大白田的馬路交通,不宜阻塞太久。

然而,我還真的感覺徐生雄做事很隨性,連選舉經理也沒有預先告知,突然結束,那麼競選工程的事前準備是否周詳呢?我當時心裡已大惑不解。

從大局觀之,今屆選舉東北葵失陷,不但沒有實現選前的翻盤,更反過來被人攻陷從八十年代末起,由民主黨築起的防線,只有街工力保不失。今屆選舉,傘兵突襲成功,促進政壇新舊交替,固然為市民樂道;不過,建制派的一大班年青人也乘時而起,荔景的鮑銘康、東北葵的李世隆與郭芙蓉、新民黨的吳家超皆成功當選,政治勢力表面上此消彼長,其實仍然維持去屆選舉的平衡,打敗了一個建制大佬,卻有三個年青人跑出,而泛民陣營也同樣情況。

而從居民角度觀之,徐生雄的辦事能力確實未算優秀,魄力也不如往昔。我有住在大白田的中學同學跟我說,他家裡以往支持徐生雄的,今屆卻只有自己投票給他,父母皆投給了郭芙蓉。「佢係唔算好,但為咗頂住民建聯,無計啦。」可是,跟「牌頭」投票的人畢竟是少數,民建聯憑中聯辦的龐大資源(民建聯的選舉印刷品清一色是大陸製作,生意都不讓給本地商家)、政府偏袒、從屋邨互委會同鄉會乜會物會構建而成的複雜的動員網絡,對所有有志於服務社區的人,都是一大挑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