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一地兩檢與基本法附件三

一地兩檢與基本法附件三
廣告

廣告

成也《基本法》敗也《基本法》;成也《基本法》,要實現「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必須準確落實《基本法》;敗也《基本法》,回歸後香港紛亂無休,主因是中央和香港特行政區都不遵守《基本法》。特區政府其身不正長期奉行「非法也是法」,從未也從來不敢正確宣傳《基本法》,回歸已經十八年,大部分市民仍未知道什麼是「一國兩制」,一直都是柴娃娃呼啦啦,結果被「飯民陣營」食住上搞亂香港混水摸魚。

人無釁焉,妖不自作,只有當人違背常道行事,妖怪才會產生。2015年12月9日,律政司長袁國強在立法會爆笑料,表示將相關內地法律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容許內地檢查人員在西九龍總站特定範圍執行內地相關法律,是政府解決高鐵「一地兩檢」其中一個研究方向。袁國強解釋,根據基本法,不屬於香港特區自治範圍的全國性法律,是可以透過基本法第18條納入附件三,不能斷言違反基本法破壞一國兩制。

《基本法》第十八條規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為本法以及本法第八條規定的香港原有法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全國性法律除列於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凡列於本法附件三之法律,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

列於附件三之法律,規定由特別行政區在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附件三只規範特別行政區而不是規範中央。由特區刊憲或立法,附件三之法律在香港實施已成為地方性法律,不再是全國性法律,內地檢查人員不能夠在香港執行地方性法律實施內地通關管制,《基本法》亦無賦予中央在特區實行內地通關管制的權力,將相關內地法律納入附件三的主張絕對是一個錯,是大錯不是小錯,違反《基本法》破壞一國兩制,袁國強唔夠班就應該早啲番屋企唔好害人害己。

全國性法律在特別行政區為何必須以地方性法律實行?是由國家法律體系和特別行政區的法律地位決定。中國的法律體系,從上而下分別由憲法、法律、行政法規、地方性法規等組成,下位法不得同上位法相抵觸。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具有最高法律地位,主要由原則構成。

法律是指國家法律,是憲法下位法,主要是將憲法原則具體化的規則,是全國施行的全國性法律,效力覆蓋全國包括特別行政區。憲法第五十八條規定,只有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享有國家法律立法權,國務院及其下級機關制定的法規,只能稱為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

《基本法》是憲法在特別行政區實行的特別法,屬於憲法有機組成部分。第八條規定:「香港原有法律同本法不相抵觸予以保留。」第十一條規定:「香港立法機關制定的任何法律均不得同本法相抵觸。」第八條及第十一條規定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不得同《基本法》相抵觸,法律意義已經確立香港地方性法律是憲法的下位法,在國家法律體系與全國性法律屬同一位階的法律。

「一國兩制」,國家法律屬憲法規則是一國,特別行政區地方性法律等同國家法律是兩制。兩制大於一國,當一國原則抵觸到特別行政區的制度及其享有的自治權,該一國原則就不能適用在特別行政區,因此,全國性法律適用在特別行政區,必須由當地公布或立法轉變成地方性法律實施。

《基本法》第十七條規定香港享有立法權,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並無特別行政區立法權,全國性法律不能直接成為特區地方性法律,在香港並無居留權,因此設立附件三裝載適用於特區的全國性法律,規定由特區轉變為同位階的地方性法律執行。用心研究《基本法》就一定會發現,設立三個附件都是規定由特別行政區執行的法律。

《基本法》對中央是原則規定,對特別行政區的規範則是原則和規則同在的法律。第十四條規定,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防務是原則規定,全國性法律香港駐軍法就是第十四條的規則性法律。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由全國人大以《基本法》規定,規範特區而應由全國人大決定的規則性法律,必須由《基本法》規定;第十七條規定香港享有立法權是原則規定,第七十三及第七十四條就是立法權的規則性法律。

《基本法》第十六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自行處理的行政管理權,第十四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維持香港的社會治安,香港的地方性法律,就是第十四條的規則性法律;第二十三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管理列明的事項是原則規定,香港自行制定相關的法律,就是第二十三條的規則性法律。特別行政區的地方性法律,帶有具體化憲法原則的性質,在國家法律體系成為憲法下位法是必然結果。

《基本法》第二十一條規定:「香港區全國人民代表,根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確定的名額和代表產生辦法,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中的中國公民在香港選出。」全國人大在香港選舉港區人大代表是原則,什麼法律是第二十一條的規則?就是全國性法律中國選舉法,人大機構是依據選舉法的相關規定在香港選舉人大代表。

全國人大在香港選舉人大代表,不涉及特別行政區管理的事務或法律,故此中國選舉法不需也不能夠加入附件三。九七前《英國國籍法》承認在香港出生的人是英國國民,而《中國國籍法》不承認公民具有雙重國籍,香港回歸成為特別行政區,需重新規定香港的中國公民及其他族裔居民的國籍問題,因此《中國國籍法》列入附件三加以規範。中國選舉法並無加入附件三,《中國國籍法》則列入附件三,已經清楚說明附件三的功用,只規範特別行政區而不是規範中央,中央行使全國性法律由《基本法》第二章規定的職權決定。

《基本法》第十四條規定,中央人民政府負責管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防務。全國性法律效力覆蓋全國包括特別行政區,1997年7月1日零時零分,解放軍駐港部隊由陸路邊境兵分多路從大陸進入接管香港防務,就是依據全國性法律駐軍法的規定進駐香港履行職責。「一國」與「兩制」互相聯繫,是一個整體,全面貫徹在《基本法》中;《基本法》第二章規定由中央負責管理的事務,中央直接行使相關的全國性法律是一國全國性法律適用於特別行政區以地方性法律實施就是兩制

憲法第三十一條規定,《基本法》只規範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列於附件三之法律,由特區當地公布或立法實施的用意一睇就明,附件三之法律完全適用在特別行政區,由當地刊憲成為當地法律;不完全適用由特區重新立法實施。編寫《基本法》的起草委員高度專業,值得欽佩。

歷史的痕跡清晰顯示,自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國家就進入了荒謬的時代。香港回歸成為特別行政區,劣幣驅逐良幣,香港也早已被荒謬淹沒。《基本法》附件三增加全國性法律以及特區政府對附件三之執行,就是中港合演一齣又一齣的荒謬劇。

《中國國籍法》是規範全國,不完全適用於香港,特區政府不能刊憲公布,應該將適用部分重新立法實施。1996年5月15日,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九次會議決議,通過常委會就《國籍法》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作出的解釋。常委會的有關解釋,對香港應如何實施《國籍法》作出具體規定,並授權入境事務處根據《國籍法》和常委會規定對所有國籍申請事宜作出處理。

《基本法》第一百五十四條規定:「中央人民政府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依照法律給持有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中國公民簽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給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其他合法居留者簽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其他旅行證件。」

授權香港依照法律給永久性居民身份證的中國公民簽發特區護照,給在香港的其他合法居留者簽發旅行證件,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已通過《基本法》授權香港依照《中國國籍法》規定自行處理特別行政區居民的國籍問題。

如何實施《國籍法》屬香港自行處理的行政管理權,《基本法》第十八條明確規定由特區立法實施。常委會對《國籍法》的解釋,完全是應由香港自行立法的事項,常委會作出具體規定,就是代替特別行政區立法,踐踏《基本法》侵犯香港自治權破壞「一國兩制」。

國家權力由全國人大統一行使,常委會無權行使國家權力,根本不能夠對香港入境事務處授權;處理國籍問題,回歸前已是入境事務處職權,亦無需授權。常委會的決議名符其實佢老母離乜晒譜,事實和歷史說明中央一直有人權慾薰心,未回歸已謀奪香港自治權,習近平總書記應該追究責任。

《基本法》只規範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1998年11月4日,第九屆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將《中華人民共和國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法》加入附件三。該法律所規管的範圍在香港水域以外,不屬於與特別行政區有關的外交事務,而是中央負責的國家事務。加入附件三成為特別行政區地方性法律,超級無厘頭,荒謬已經不能裝載全國人大常委會的荒謬,簡直是國家的奇恥大辱。香港地方性法律不能管轄國家事務,特區政府照單全收《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法》,則是阿荒擁抱阿謬。

1999年2月10日立法會會議,李柱銘議員提問關於全國人大常委會對《國籍法》的解釋在香港的法律地位。政制事務局局長孫明揚答覆,有關解解釋是常委會對《中國國籍法》作出的一份立法解釋,是《國籍法》的組成部份。孫明揚的回應完全是技術官僚派頭,鬼話連篇。

《中國國籍法》是全國的規則,立法解釋增加規範特別行政區實施的條款,背離《國籍法》之立法目的。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由全國人大以《基本法》規定,常委會無權通過解釋決定特別行政區實行的制度,常委會的解釋違憲。《基本法》第十八條明文規定,附件三不得加入屬於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常委會的解釋侵犯香港自治權踐踏「一國兩制」。常委會對《國籍法》的解釋以及將《駐軍法》加入附件三的決議,是一筆應該秋後算帳的大課題;《駐軍法》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是否違反憲法第三十一條亦是值得深入研究的問題。

地方性法律不能夠規範國內事務及中央在香港的權力,《國籍法》和《駐軍法》都不能夠直接刊憲,應該依據須在特別行政區實施的事項重新立法。李柱銘的一問及孫明揚的一答,說明特區政府並無將《國籍法》及《駐軍法》重新立法在香港實施。特區政府與港澳辦相討將相關內地法律納入附件三,「一地兩檢」暴露出特區政府十八年來都不知道應該如何執行附件三之規定。

無法無天的事跡顯示出全國人大常委會幾十年來都是一個「犯罪組織」,港澳辦就一直是獨立王國,並不代表中央人民政府,回歸後一直成為顛覆「一國兩制」的司令部。「釋法」和將內地法律納入附件三解決「一地兩檢」,都是顛覆「一國兩制」的旁門左道技倆。「一地兩檢」涉及內地海關和公安系統,關係到特別行政區制度改變,是國家事務不屬於港澳辦職權;港澳辦與特區政府「研究」內地法律納入附件三,反映港澳辦又一次同常委會狼狽為奸,意圖陷香港特別行政區於不義。

「一地兩檢」是中央人民政府在香港執行內地法律,法理上應該由國務院提出方案要求特別行政區配合。政府官員及立法會議員對「一地兩檢」說三道四同屬語無倫次,政府管治咁乜低B,「飯民陣營」又豈會放過食住上的機會?香港又點會唔亂?「一地兩檢」設在特別行政區有利香港更有利國家,行政長官梁振英應該履行職責,盡「地主之誼」正式向國務院總理提出高鐵西九龍總站實行「一地兩檢」的要求。

西九龍總站實行「一地兩檢」,內地公職人員執行相關法律,只是辦理進出內地的通關手續,只可實施出入內地的限制,無權限制任何人出入香港境,進出香港境是由香港入境事務處管制。「一地兩檢」符合一國兩制,亦無抵觸香港自治權。

《基本法》第二章是中央和香港權力劃分的關係,規範中央與特別行政區的職權範圍。要實現「一地兩檢」,必須修改第二章,增加中央人民政府在特別行政區內實施出入內地管制的職權,內地公職人員就可在西九龍總站行使相關全國性法律執法。中央擁有香港的絕對主權,「一國兩制」是由全國人大以《基本法》規定,有權修改《基本法》實現「一地兩檢」。

《基本法》第一百五十九條規定,由中央人民政府管理的事務,修改提案權屬於國務院,全國人大常委會和香港立法會都無權阻擋。準確落實《基本法》關係到特區人民福祉,關乎國家與民族的榮辱;已經犯下的錯誤無力撥亂反正,中央也不能繼續犯錯,希望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不要陶醉於「坐山觀虎鬥」,應該高度關注事件。

駐軍法第第十六條第二項規定:「香港駐軍人員須遵守全國性的法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遵守軍隊的紀律。」駐軍人員須遵守香港法律,香港司法管轄範圍覆蓋整個特別行政區,包括駐港部隊營地和高鐵西九龍總站內地出入境管理區。「香港人優先」成員擅闖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案件由特區政府檢控香港法院審理已是案例,香港人對「一地兩檢」應該冇有怕。

※公民教育和通識教育參考資料之六※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