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拓展公共空間

拓展公共空間於2011年成立,為一非牟利的慈善機構。本會希望透過學術研究、宣傳及教育活動,把公共空間的知識帶進社會各階層,從而使香港市民更了解公共空間的意義及重要性。 網誌

政經

有關香港公共空間的七件事:六、公共空間裏的重重障礙

有關香港公共空間的七件事:六、公共空間裏的重重障礙
廣告

廣告

無論是政府管理或私人管理,香港的公共空間總是有很多的規限,例如不准踢球、遛狗和睡覺等。這些規例上的,無形的限制令大家對公共空間的使用無疑是有所卻步。而實際上,公共空間裏也有實質,有形的障礙去阻止市民大眾做一些管理一方想禁止的活動。

這些有形的障礙包括甚麼呢?相信大家都有看過公共空間的長凳。大部分的長凳都是多人座位,但是,長凳的中間總會有扶手之類的障礙物去避免一人霸佔多人座位的情況,以及杜絕大家整個人躺在長凳上休息,此等「有辱市容」的行為。其實,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設計者在長凳上「動手腳」是防止露宿者霸佔空間,令公園或其他類型的公共空間變成他們的容身之所,影響周邊建築物的形象。除了在長凳上設置障礙,公園裏較為空曠的地方大多會放置一些植物,令市民難於在那裏踢球和打羽毛球。

1-side

左圖:有些公園的長凳中間置有扶手;右圖:一些貼近用家需要的長凳

透過設計去阻止某類人—特別是管理一方認為一些不太理想的使用者 (undesirables) 如露宿者和濫藥人士—享用公共空間其實在世界上不是一個新鮮的問題。不單是香港,其他已發展的城市如紐約、洛杉機也曾面對過這個問題,故此,undesirables對不同城市都可以說是一項挑戰。但是,有趣的是市民對於這些障礙的反應。人類總有着一種挑戰的心理—管理一方越是不准我們去做的事,我們就越是要去做。在著名社會學家威廉‧懷特(William H. Whyte)執導的紀錄片中(與其著作同名的The Social Life of Small Urban Spaces),紐約的公共空間使用者懂得變通,在有扶手在中間的長凳上放置紙皮,讓他們可舒適地躺下來休息。

反觀,香港的公共空間設計和管理一直是以安全為最大的考慮因素。管理一方會說是保障大家安全,以免有人在公共空間玩樂時受傷,所以才會訂下不同的規限和設置多重障礙去阻止大家做「可能危險」的行為。經過時間的洗禮,香港人對着有重重障礙的公共空間慢慢已習已為常,也見慣不怪。甚至,我們會認為沒有障礙的公共空間才是「奇怪」。我們一直以來追求以安全為上的原則,以至建基在此的安全感,無形間令我們在公共空間裏活動與互動的自由被蠶食。但魚與熊掌,實在很難兩者兼得。設計和管理一方和用家好像永遠站在兩個對立面之上。不過,隨着市民對公共空間的意識日漸提高,香港要消除公共空間的重重障礙,或提供無障礙的公共空間看來指日可待。

文: Jessie Kwok

原文刊於
拓展公共空間 Hong Kong Public Space Initiative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