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巴黎……中國人如何在這異域求存?

廣告
巴黎……中國人如何在這異域求存?

廣告

某年的一個夏天,筆者身處巴黎,每次重訪都有不同的感覺,香榭里大道上遊人依然熙來攘往,所不同的是今回中國的遊客明顯超多了,在巴黎的第一個早晨,浪漫如畫的塞納河讓人有點陶醉,夏日和風的吹拂下,輕輕送上一陣濃郁的咖啡飄香,正想要找個露天茶座欣賞一下花都街景的時候,卻被身後傳來的一個聲音給叫住了,「你可以幫幫忙嗎?」

一個大約不到三十歲的中國女子(以下簡稱中女),右肩掛著一個名牌手袋,用很親切的眼神看著筆者,等不及我回應她已經開始解說原由。

中女:我來巴黎旅遊,明天早上就回國,想多買一個包包送給嫂子,但名牌店限制每個遊客只能買一次,我的名額昨天已用了,需要找人幫忙多買一個,你可以幫個忙嗎?

對突如其來的情景,筆者正在猶豫並想推卻的時候,中女看出了對方不堅定的反應,便補上一句。

中女:我會給你買包錢,是一千八百歐元,我相信你是個好人,不會跑掉,另外我可馬上給你五十歐元報酬,不會讓你白幹。

筆者即時閃出一個念頭,「幫人之餘還有酬勞,不錯吧!」,嘴巴跟著對答起來。

筆者:我哪知道你要買那一款?

中女一邊指著不遠的名牌店,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紙,柔聲地說:你就拿著這張廣告傳單,跟店員說要買圈著的這一個。但你同時必須出示護照才能買,你可以吧?

筆者截然地說:當然可以,我昨天才下飛機呢!

中女聽到回應後,二話不說就從手袋裡掏出一大把五十歐元鈔票,在閃亮陽光照射下,一口氣數了三十七張連同傳單一起塞進筆者手裡,然後臉露笑容的說:這裡是一千八百五十元,包括了你的五十元酬金,我會在店門外等你,你出來時把包包和收據交給我就可以。

筆者拿了錢步入店裡,在擦得亮麗的白色雲石地板的客服大廳,站著兩個著裝高檔的少女,其中一個熱情地以中文招呼了筆者,不到二十分鐘,筆者已從店裡出來,一切如期順利的把東西交到中女手中…

第二天的天氣雖然不好,但並不減低我的遊興,中午從羅浮宮出來,正想換個方向到巴黎聖母院去,遠遠一張熟識的臉孔映入眼簾,她不是昨天那個說今天要回國的女人嗎?為何她仍在街上徘徊?

好奇的我想弄個明白,便躲在人群中窺探一下目標人物的動靜,中女攔著一個路人說話,那是個金頭髮的白人女子(以下簡稱金髮女),年齡與她相若。筆者雖然聽不到說話內容,但大概也猜到她們說什麽,因為她倆的動作跟昨天的情景同一模樣:中女從口袋裡拿出鈔票,金髮女拿了錢走進名牌店,當然那中女照樣也是站在店外等著。

不久,金髮女出來,手上多了一個名牌店的袋子,中女喜孜孜地趨前走向她,活像莊稼的農夫等待收割的樣子,可是金髮女木無表情的回看她一眼,不知道金髮女說了些什麽,只看到中女的臉色開始變白,緊抱雙手向她求什麽似的,金髮女最終不為所動,還想離開現場的樣子,可憐的中女像隻熱鍋螞蟻般開始焦急了,突然中女伸手去搶那個袋子,金髮女拼命用雙手緊緊握住,雙方不斷拉扯,互有攻守之際,金髮女突然甩開了中女,一個勁兒抱著袋子跑進了名牌店。

中女看對方躲進店裡,不敢冒進,馬上用手機撥了一通電話,不到兩分鐘,不知從那兒跑出一名中國男子,與店外的中女交頭接耳,就在同一時間,店裡有職員走出門外,金髮女跟在其後並用手指向中女,不消一分鐘,警車鳴笛而至,中國男女即時作鳥獸散,男的飛奔跑入附近的地鐵站,女的混入遊客群中,警察從後窮追不捨,最後所有人離開了筆者的視線範圍,結果如何不得而知。

目睹整件事的經過,筆者心裡很快解讀出案情的紋理:金髮女看了中女手上的鈔票,馬上財迷心竅,買了東西以後據為己有,因她明白東西是用自己的名義買的,收據上也是她的名字,錢也無法證明是由中女所出,所以她可以成為物主。只是金髮女想不到中女會動手搶,在情急之下躲進店裡,但可惡的是,她利用了店裡職員來對付敵人,使出報警毒招來殺敵。

晚上,筆者回到巴黎第十九區朋友的家裡,回述當天發生的事,他告訴我很多中國人在巴黎搞地下經濟,在街上找人幫忙買名牌,然後大批運回中國以原價的兩、三倍出售圖利,冒的風險大,但利潤奇高,吸引不少中國人參與。

朋友還說,中國人除了喜歡在法國收購名牌外,最近連奶粉也成為地下經濟的一門大生意,歐洲其他國家的奶粉都給中國留學生或中國遊客掃光光,朋友還調侃說中國連人造衛星都會製造,就是造不出合格的奶粉,要國人四出搶購,真說不過去國家有多強大!

筆者反思這個問題,以中國人的智慧絕對可以出產優質奶粉,問題是德道價值觀出了錯,當人在追求個人權力和私慾大於一切的時候,什麽壞事都會做出來,還會用很多藉口來合理化自己的行為,而自己對別人造成的傷害卻不以為然,如果中國人的價值觀回復到一切以人為本,尊重生命和人權的話,或許中國就不會每天發生那麽多的「毒」、「假」和「騙」案,天災人禍豈會無日無之。筆者邊想邊睡,不經意的便進入了夢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