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政經

悲傷元旦

悲傷元旦
廣告

廣告

跨年之際,普世歡騰,政府憲報如一盤冷水照頭淋。煙花再盛,也開不了心,也不能將沙皇從主席位拽下來。明天會如何,更好或更壞,我也不敢猜想;介入公共政治是為了實踐理想和散播希望,然而往後一看,一整年都像個傻子撲了個空。

何韻詩在個唱說,我們要尋找光,尋找獨一無異的禮物,在人生路走下去。我們身處黑暗,我最怕的是,我們都累得失去擁抱光的希望。馮敬恩說我們除了掌聲,甚麼也贏不到,這是大實話,也是黑暗中再多添愁緒的冷風。我明白自怨自艾、悲天憫人不能改變甚麼,但人的情緒湧現,不處理也相當不人道。康復一個人的希望,遠比康復一個人的創傷來得困難百倍呀。

但在悲傷的時代,我們更需要勇氣。假如是竭戰而敗,縱然在漩渦中的人是乏力無比,也可在碰撞中迸發一絲光茫,讓旁人察看到希望的火花吧。再繼續以成敗介定人的價值,那麼過去一年在港聞上出現的所有反對派名字,不論是本土派、左膠、泛民議員、素人、社運人士,大概都要落得被臭罵和無能的罪名。抽空權勢完全不相秤的大格局去挑剔棋局中人,無視過程努力只以成敗去評斷人的評價,也是撲火滅燈之行為。

假如你討厭失控的鼓勵和正能量,那就去把協助事情做好,在公民社會上,我們誰也沒有比誰應負擔更多:沒有誰比誰高尚的意思,是指我們在社會的責任是完全一致,除了公職人員以外,沒有人比你更有責任去貢獻和犧牲,去爭取我們都平等共享的權利。對所有抗爭者,我一向都抱以最謙卑的心處而敬之。

在漩渦中捲來捲去,我們都累了,但身不由己,那是時代的枷鎖。假如反抗止息,那就真的燈火俱滅。我們都需要在實踐中找尋希望,不是因為眼見希望而抗爭,而是因為抗爭才能見到希望。這是我一直不忘的初衷。一個悲傷的元旦,就讓它隨一年的流逝而過去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