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Mosi Mosi 研究所:用設計推動共融

廣告
Mosi Mosi 研究所:用設計推動共融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無障礙社會聽來是個遠大理想,其實起點可以是生活日常的細節。理大設計系畢業生梁雯蕙(Comma)成立「Mosi Mosi 無事無事研究所」,為視障者及腦麻痺患者研發了兩款錢包,解決他們生活上微小但重要的障礙。

在透過設計產品解決物理上的障礙之外,更要拆解人心中的屏障。在設計過程中,Comma首次接觸不同的殘障者,深感社會對他們充滿誤解,未來她想籌辦更多工作坊,讓學生與殘障者平等互動,發現對方的可愛。

IMG_4714

設計市場最忽略殘疾少眾

「Mosi Mosi」最初是Comma的畢業作品,名字意思是廣東話「無事無事」,標誌下寫著「There is no worry」,她說希望有安慰別人的作用。構思作品的過程中,想過為自己做一個健康計劃,後來還是回歸自已最喜歡的手作和幫人。

計劃起初沒有特定對象,長者、師奶、各行各業的人,她都想幫,「mind map」畫滿紙張,但很快便發覺,市場上最被忽略的人,就是殘疾社群。為少眾做設計,確實不符成本效益,但設計的初衷,不是該從「人」出發?「好多時啲人都係為咗賺錢而去做product,但係就未必會為少眾用心設計。」

IMG_4573

透過接觸不同機構,Comma嘗試走入殘疾人士的生活,親身了解他們的生活實況和需要。她首先在盲人輔導會認識了一位視障人士,農曆新年跟她行年宵,發現她難以數算紙幣面值,於是設計了一個可以量度紙幣長度的錢包。

不同面值的紙幣長度不同,10元最短、1,000元最長,摺疊式的錢包中,有代表各種紙幣長度的凸點,將紙幣放在夾層中摺起,便可以知道它的面值。

IMG_4574
培順的錢包,及為智障人士程瑤設計的布袋。

另一款錢包,是為腦麻痺患者培順設計的。培順的口袋總是有一堆零錢,因為他手部不靈活,拿不到硬幣,所以每次付錢都只能用紙幣,結果找換一大堆零錢回來。Comma設計的錢包,讓他可以將硬幣倒出來,讓別人替他數錢。

除了設計產品,Comma為智障人士舉行「認識自己畫畫工作坊」,讓他們畫出自己喜怒哀樂的表情,Comma再用這些畫作,設計成布袋、布偶等禮物送給他們。

IMG_4563
在畢業作品中,Comma共接觸了5人,與他們都成為了好朋友。她將這些故事和想法,紀錄在5本小冊子中。

殘障不「危險」

今年畢業後,Comma不忍放下Mosi Mosi的工作,繼續以義務形式運作,靠freelance、兼職維持生活「頂住先」。

為視障人士設計的錢包大受好評,將Comma帶上各大傳媒版面,但她未敢輕言把錢包推出市場,「我都想架,但係冇錢呀!」,亦怕隨便找生產商會被抄襲設計。

仍然未有下一個產品的靈感,但對於Mosi Mosi,Comma有更廣闊的想像。「作品始終是一對一,對他(用家)有意義,但對你未必有意義。」她想設計一個工作坊,拉近殘疾人士與「正常人」的距離。

IMG_4835

在Mosi Mosi之前,Comma其實從未接觸過殘疾人士,心中有不少誤解。「有一次在火車上有個媽媽,她的兒子握著扶手在玩,有一個智障人士走到他身旁,媽媽立即很緊張,不停叫兒子回來。兒子不理會,繼續玩,媽媽就愈叫得大聲,叫他回來。其實在這些小事中,可以看到普遍人眼中,不認識他們(殘疾人士)的時候,會覺得他們很『危險』,會避開他們,愈少接觸愈好。但我覺得,接觸之後,真係完全唔同,跟你之前的想法是完全相反。」

Comma說,智障人士很直接地表達自我,「不像我們平時會諗好多嘢,他們鍾意就鍾意,唔鍾意就唔鍾意,活得好輕鬆。」有腦麻痺的培順雖然手腳不靈活,但他不會放棄喜歡做的事,「他以前還可以走路,慢慢要坐輪椅,說話都比較難聽得清楚,但他也不會因此而放棄與世界接觸,反而成日周圍去、周圍玩。」培順更說要縫一條裙子給Comma,即使他只有兩隻手指可以活動。

IMG_4677
工作坊中Comma讓小朋友互相畫出對方的身型。

強調平等

每一個故事,都令Comma十分感動,「他們好努力地生活,但我們小小事就喺度埋怨」。如何將這份經驗擴展,改變更多人?Comma構思辦工作坊,讓智障與智力正常的小朋友一起畫畫,或為對方設計一個產品,一對一直接接觸,強調對等的關係。她希望藉此教育小朋友,早一步認識殘障,「我們其實去到大學,先至realize到呢樣嘢,例如點樣關心殘疾人士」。

IMG_4653
給6個小朋友的聖誕禮物。

最近的工作坊,Comma用6個小朋友畫的圖畫,製成不同的聖誕禮物送給他們。活動中有遊戲環節,智障、自閉、智力正常的小朋友互相畫畫像,又在操場上跑跑跳跳。

Comma的6歲姪仔也有參與,「(他)一開始會不想跟他們(智障或自閉的小朋友)玩,我跟他解釋之後,就會肯和他們玩」。姪仔也會問很多問題,「隻貓有冇自閉症?」,加深了他對殘疾的認識。而智障和自閉的小朋友,則有機會出外遊玩,Comma也希望自己為他們度身訂造的禮物,能讓他們感受到關愛。

意想不到的,是Mosi Mosi也感動了小朋友的家長。其中一個參與工作坊的自閉症女孩,她的媽媽對Comma說,沒想過女兒可以安靜地畫畫,畫得那麼好,說完就哭了,Comma也跟著哭,「我也沒預料Mosi Mosi可以影響到那麼多的人」。看到孩子開心,每天辛苦照顧兒女的家長,也獲得力量。

IMG_4957
小朋友收到禮物都感到很開心。

Comma未來計劃與中學和小學合作,讓學生與殘障人士交流,亦會分享Mosi Mosi的工作,「可能可以令他們知道,其實不一定要讀書好叻,先可以貢獻社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

Mosi Mosi沒有收入,辛苦嗎?Comma笑了笑,「坦白講,都會架」。不過最近有幾個人看了傳媒報導後,主動聯絡她希望做義工幫忙,已令她十分感動。而她肯定的是,不想Mosi Mosi停下來,仍然在摸索將來的方向,繼續走下去。

「Mosi Mosi 無事無事研究所」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