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談退保(1)︰資源留給有需要的?淺談標籤效應及「棺材本」

廣告
談退保(1)︰資源留給有需要的?淺談標籤效應及「棺材本」

廣告

退休保障諮詢展開,政府拋出「不論貧富」及「有經濟需要」的兩大方向,並開宗明義表示對全民方案有所保留,選擇性的提供資訊,收窄社會對退休保障的想像,更刻意製造年輕人及長者的世代矛盾,令人憤怒。

而社會同時一片討論,「為何有錢人可以受惠?」、「為何要供養別人父母?」、「方案爆煲不能持續」等等。涉及範疇甚多,爭論甚大,有必要逐一討論,筆者希望透過討論能互相補足觀點的限制和不足,亦歡迎指教更正。先談經濟審查和標籤效應︰

寧願節衣縮食 不要貧窮標籤

關於經濟審查,政府常說將資源留給有需要的一群,看以理所當然,然而,不少審查制度,因為存在著標籤效應(labeling effect),令有需要的無法得到援助。這種效應,有時不易理解,為何有需要的,不去申領福利,我想起幾個曾遇見的長者︰

幾年前,在通州街的天光墟,遇見一位婆婆在地攤擺賣賺錢,每天清晨四時多出來,有時不發市,間中能賺取十元八塊已經算生意不錯;後來細談下,知道她與丈夫同住公屋,當時還未有長者生活津貼,他們靠的是「不論貧富」的生果金,共約二千元,交租後,兩夫妻每月只有約一千元生活,很難想像,在香港是如何過生活?每天的擺賣,能賺多一點就會吃多一點。他們沒甚資產,其實已是「有經濟需要」可領取綜援,不過他們沒有,說「我們不會拿這些,永遠被人看不起」,即使他們都年過七十,也怕被人目光、也怕閒言閒語,寧緊縮開支,每天擺賣維生,這是政府期望的「自力更生」嗎?

也記起,在深水埗板間房,遇過一位七十多歲的伯伯,也是靠「不論貧富」的生果金維生,蝸居在十二平呎,勉強能「放」進一個人的床位,每天在家中煮兩餐白飯青菜,要住最平租的房,吃最少的食物,每月食物連租金的開支,約一千元。問他有否領取綜援,原來他有近十萬的積蓄,在退保諮詢「八萬元資產方案」中屬於「沒有經濟需要」,他一直不敢動用儲蓄,說︰「到時一無所有,怎麼辦?」擔心他捱壞身子,也提及過,開支鬆動一點,積蓄用到一個程度可有綜援保障,他說「不想拿窮人的福利」,不願「做窮人」,繼續的捱。

或許,他們是能安貧樂道,不過,他們值得過更好的生活嗎?或許,這是他們自己「選擇」,不過,「經濟審查」的標籤令他們只能白飯青菜過活;或許,在香港不會餓死人,不過,長者的尊嚴卻得不到保障。

留一點「棺材本」 擔心一無所有

政府提出八萬元資產方案,其實只是綜援的改版,偏低的資產限額,雖然以申報制度,但標籤效應依然強烈;這種害人的標籤,會令合資格的「有需要」人士卻步。八萬元,被嘲諷棺材也不夠買,其實,「棺材本」的意義不單是購買棺材或辦喪事的金錢,而是長者會擔心「一無所有」,人到終年,更會擔心病患、變遷,總想留多一點錢旁身安心,遇到急病,動個手術,動輒十萬八萬,慳錢排公立醫院,可以的,但病情可能急速惡化;也聽過有物業的長者,雖然有樓在手,但突然被要求維修,隨時要動用十萬、二十萬。即使身有數萬元,也不想成為窮人,這也是全民退保期望達到的防貧作用。擔心成為窮人,擔心一無所有,哪一個政府高官會明白?

而更重要的,政府是否有將很多資源放在有需要的人身上?不要忘記,即使今天有綜援及長者生活津貼,福利轉移後的長者貧窮率仍為30%,十個長者三個貧。所謂「將有限資源留給有最需要的一群」,大多只是緊縮開支、拒增福利的藉口。全民性政策,如生果金,被社會公認為回饋長者多年貢獻的敬老金,視作所有長者的權利,標籤性極低,可讓所有長者取得安心,不單是扶貧,也是一種尊重和保障。

本文部份載於《明報》2016-1-2 觀點版《給長者一個保障:談審查及供養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