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灣仔孤軍——楊雪盈的一個下午

廣告
灣仔孤軍——楊雪盈的一個下午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泛民在區選全面棄守灣仔區議會,13個議席中僅有2議席由傳統泛民政黨派人參選。灣仔在去年區議會選舉的關鍵詞是傘兵,一共有7人參選,最終僅楊雪盈在大坑選區勝出。

1月5日下午,灣仔區議會新一屆區議會的首次大會。

對楊雪盈來說,這是一個鬱悶的下午,四年孤單旅程的開始。

這是一個毫無驚喜的下午。

灣仔區議會今屆共有13個議席,其中有2個由東區區議會「轉區」。上屆13位議員,2位放棄爭取連任,11位爭取連任的議員中,有2位自動當選,另外9人中有8人勝出,惟一落敗的黎大偉在渣甸山不敵自由黨的林偉文。明確屬於建制陣營的區議員,共有11人。

這日的大會沒有記者在場,不難理解,因為沒有「意外」。會議在下午兩點半開始,楊雪盈提早20分鐘到場,剛步出電梯便碰上由1991年便當選至今的吳錦津。吳就像主人家一樣,引領楊走到就在旁邊的會議室,「呢度開會」。吳錦津確是「主人家」,他是新一屆灣仔區議會主席,成功在建制派協調中擊退由東區「過界」的民建聯周潔冰,他提早到場打點一切,民政署職員以「主席」稱呼仍未正式當選的吳。

IMG_2215

第三位到場的議員正是周潔冰,她將出任灣仔區議會副主席。周步入會議室便與楊雪盈握手,上屆參選藝發局選舉「戲曲」界別落敗的周潔冰,或許是這個議會中,與視自己為「文青」的楊交集較多的一位。

這是一個和諧的下午。

建制派議員陸續到場,氣氛輕鬆,與民政署職員恍如老朋友相見。沒有太多建制派議員主動走到楊雪盈處認識,有的均只是簡單問好。例外的是坐在楊旁的民建聯鄭琴淵,選舉期間被指為「國力假博士」的鄭就像一位大使,在會議期間不斷和楊交談,解說議會慣例。

吳錦津及周潔冰自動當選區議會主席及副主席,兩人簡短發言,吳稱希望「以和諧取代對抗」,周也同樣強調「和諧」。

會議流程十分暢順,區議會常用文件、撥款觀察員制度及重組屬下6個委員會的建議,在毫無爭議下全部通過,會上最多提及的字詞,是「慣例」。

IMG_2257

楊雪盈在會前說,自己翻聽了區議會錄音,「大概估到咩情況」。去年區議會選舉日確定勝出後,她說自己「無話開心到痴線」,更關心的灣仔其他候選人的情況。最終只有她一人進入議會,楊雪盈明白這是一個政治立場先行的遊戲,這四年將會是孤單、「無乜say」。那麼她會如何「玩」這個遊戲?楊雪盈表示她需要2至3個月觀察,並會加入區議會全部6個屬下委員會,看看「有咩空間可以做野」。

這是一個至少花掉329,259港元的下午。

灣仔區議會的首次大會,便需要審議18個活動撥款申請,包括元宵晚會、粵劇晚會、春茗聯歡晚會、旅行、 歌唱比賽等。其中16個項目獲通過,共撥出329,259元公帑。

IMG_2267

新任主席吳錦津,在開始審議撥款申請時便須避席,原因是利益衝突,該2個項目的申請機構為灣仔區文娛康樂體育會有限公司,會議須由副主席周潔冰主持。18個申請中,共有5個出現有議員須避席的項目,涉及議員除吳錦津外,還包括李碧儀、周潔冰、伍婉婷、李文龍及林偉文共6人,佔區議員總數近半。

IMG_2264

18個撥款申請中,有16個在會上獲通過,楊雪盈在審議其中一個由香港灣仔獅子會申請的項目中首次發言,詢問申請項目中的花費1,470港元的「攝影展覽物資」是什麼物資。這個名叫「獅子服務影萬家」的項目,申請區議會10,000元撥款,計劃在3月租用禮頓山社區會堂邀請專業攝影師為灣仔區居民拍攝「美好時光」,估計受惠人數為400人,伍婉婷需就項目避席。灣仔區議會審議撥款申請,不須申請團體到議會簡介,議員就是看那數頁的文件,主席吳錦津審議此項目時,問「美好時光即係係邊度影呢?」要由其他議員解答是在社區會堂,對於楊雪盈的提問,議員們議論紛紛,均無法弄清是什麼物資。

即便如此,撥款申請並非被否決,而是「有待通過」,吳稱待申辦團體補充資料後再以傳閱形式通過。

審議撥款的質素如何?在約50分鐘會議時間內,大部份項目均未有任何議員提問下獲通過。值得一提的是由東區「過界」的天后選區李文龍一度稱區議會「無權唔批准」撥款申請,遭其他議員糾正。

這是一個壁壘分明的下午。

會議結束前,主席吳錦津邀請議員留步,討論屬下委員會事宜。具體內容是什麼?就是分配屬下委員會的主席及副主席職位,而當然不是所有議員需要留步。

與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撞期的立法會議員謝偉俊,在區議會結束後也匆匆離開,這些小主席又何需「超人」?另一位自行離開的議員,叫KK鄭其建,前公民起動成員,如今難以定義其陣營。

IMG_2269

楊雪盈自然也無須留步。會議結束,她續與鄭琴淵交談,也有未曾和楊打照面的建制派議員問好。留步的建制派議員就聚在會議室的一角,商討席位分配,有一位民建聯議員稱「協調下啦唔好投票」,又互相提醒今晚聚會的等候時間地點,這當然也沒有楊雪盈的位置。

楊雪盈說,這是一個憂鬱的下午。

仍在為辦公室煩惱的楊,下午收到心儀舖位已租出的消息,散會後她又跑回大坑找舖去。

教授文化研究的楊,當然不喜歡「傘兵」標籤,「用潮語講,要睇返我個package,環保咩立場、政治咩立場、動物咩立場,先可以了解成個人。」

但是,誰也無法避免標籤,這個議會中,便是11個建制派對1個民主派。

楊雪盈說,自己已差不多從選舉中「回氣」,她計劃組織「灣仔好士多」,推動二手物交換,增加社區連繫。黃英琦任灣仔區議會主席的四年,是楊雪盈的樣版,「Ada試左五米,我睇下能否做到十米。」

IMG_2243

記者:黃俊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