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李太銷案 疑團未解

李太銷案  疑團未解
廣告

廣告

銅鑼灣書店股東李波疑被大陸公安越境擄劫,太太報案,事件曝光,李太亦接受多家傳媒訪問,詳述來龍去脈,似希望通過傳媒力量解決事件。但在梁振英開腔說不接受大陸公安在香港執法的當天,李太突然到警署銷案,稱收到李波報平安的傳真。傳真內容最受關注的是稱「採取了自己的方式返回了內地,配合有關方面調查,可能需要一段時間」。

傳真內容相當耐人尋味。如果李波自願到內地配合調查,大可從各口岸正途出境,只要低調行事,也可以「不讓外界知道」,為何要「採取自己的方式返回內地」?李波的回鄉卡仍留在家裏,亦無正式出境紀錄,所謂「自己的方法」,不外乎偷渡出境。簡單的邏輯推斷,只有一個可能,就是李波被脅持,以非正常途徑返回內地。

李太稱因為收到這封「報平安」的傳真,因此銷案,但似有不能向外界說明的隱衷。傳真信真的是李波自願寫的嗎?李太收到丈夫的「平安信」,就真的認為丈夫平安嗎?李太到警署銷案,是自己的主意,還是被勸服的結果?眾多疑團,仍然未解。

禁書受歡迎中共如芒在背

李波被失蹤,在香港掀起巨大波瀾,特區官員由上到下,公開發言態度曖昧,閃爍其詞,似有無法公開說明的難言之隱。特別精采的是那些跟車太貼的建制議員,急不及待為事件掩飾辯護,言論更是令人失笑。

有議員說,如果公安真係要帶佢走,「都會做得乾淨啲啦」,怎會容許你打電話回家?言下之意,如果真是公安抓捕,就會毀屍滅迹,不留半點線索?又有在大學教法律的議員說:「習近平點會綁架咁低莊,不如查下當事人有冇走私漏稅帶違禁品啦!」這種抹黑手段是中共慣技,根本不值一駁。即使退一萬步,李波真的做了如議員口中違法的事,公安也不能越境執法,這是常識,不應出自法律學者之口。

有議員又說,法輪功都未拉,《大紀元》也照常出版,出幾本大陸禁書,有甚麼問題,事件未搞清楚,不要胡亂猜測。

這種對比,表面看來不無道理,但經不起推敲。在香港出版揭露中共高層權力鬥爭的禁書,早已成為大陸自由行旅客送禮自用必備佳品。年前,買了書會留在酒店如飢如渴看完,不敢帶回內地,但現在自由行多了,藏在行李裏也不易被察覺。不少單位領導也寫好書單,託到香港旅遊的下屬為他們購買。

揭露高層權鬥的禁書,內容有真有假,更成為各派系鬥爭的武器,由於讀者眾多,影響巨大。《環球時報》評論說:「那些書籍通過各種渠道流進內地,成為一些政治謠言的源頭,在一定範圍內造成惡劣影響。」清楚表明,中共當權者對這些禁書非常介懷,如芒在背,更要除之而後快。

相對於法輪功,江澤民年代已定性為邪教,宣傳多年,在大陸已深入民心。法輪功在大陸遊客區設街站,到處派《大紀元》,但影響力遠遠不及這些揭秘禁書。

更重要的,香港有宗教自由、出版自由,要特區政府禁止法輪功活動,是不可能的任務,即使大陸公安特務來港抓捕幾個法輪功信徒回大陸,也無法令法輪功停止運作。相反,一家小型出版社連續五人被失蹤,等於消滅了他們的出版工作,也做到殺雞儆猴的效果,其他相似的書局,也會暫時收斂,更可能噤若寒蟬。

香港有出版自由,出版政治書並不犯法。若大陸當權者的名譽權真的受到侵犯,香港有誹謗法,大可來香港入稟法院起訴,這早有過先例。越境綁架,無法無天,定要追究到底,查個水落石出。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