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米高

傳媒人,基督徒,曼聯迷,識少少音樂 網誌

政經

總之「中國人」⋯⋯

總之「中國人」⋯⋯
廣告

廣告

香港人,無論是否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也必須要承認,在香港,真的有很多「中國人」。

「中國人」,接受封建統治兩千年,直到今日,仍然活在封建的陰霾中,揮之不去。

封建統治就是《包青天》劇集裡面的情景,無論你是誰,有什麼事,一見官,先要跪下。

官永遠是對的,就算他不對,他仍然是高高在上的,你反抗他,就是以下犯上,是你不對。

「中國人」的這種思想牢不可破。

「中國人」,無論實際身份是什麼,雖然明知自己不是官,但在骨子裡,他們都是天朝官員的代言人,凡事為官著想、為官開脫。

「中國人」每天都大罵官字兩個口,但如果有人提出官字應該減一個口,「中國人」會誓死反對,用盡九牛二虎之力致力維持官字有兩個口或以上。

當官員出來殘害人民,「中國人」會立即上了身,以封建官員的角度評論時事,例如「對方唔啱」、「佢犯法」、「佢乜乜乜」,但若是官犯法在先,「中國人」的回應竟然是一樣一模!只需在前面加上「總之」二字,「總之係對方唔啱」、「總之對方犯法」、「總之對方乜乜乜」。

所以,「中國人」覺得曾健超被七警拳打腳踢是抵死的,因為曾健超佔中、曾健超淋水,即使你解釋執法人員濫用私刑的罪行遠遠嚴重過佔中和淋水,「中國人」只會答:「總之曾健超佔中」、「總之曾健超淋水」。

李波等五人失蹤,「中國人」話鬼叫佢地賣禁書。然後,不論他們知不知道香港是沒有禁書、明不明白這是連串的跨境綁架案,理不理解事件對一國兩制的打擊,他們仍會振振有詞地說「總之」。

難怪,像吳亮星之流的「嫖妓說」,或是老生常談的外國勢力論,在「中國人」當中大有市場,因為這些順手拈來卻永遠無法證實的指控,令「中國人」的自信心大增,以後爭辯時就不用次次講「總之」,卻有「實際證據」去支持自己有理。

香港有藍絲、有人高叫支持七警、有人信「嫖妓說」,總不偶然。因為香港有很多「中國人」。

總之就有很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