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一個邊緣教徒的呼聲

廣告
一個邊緣教徒的呼聲

廣告

所謂人微言輕,我不是國際關係專家,不可能隨意寫兩句就有報紙登文。(所謂「隨意」,就是連何謂「越南模式」也寫錯。)又,我只是小小教徒,而且疑似已被教區列入「灰名單」(應該未至於「黑」),所以出了聲,在位者也不會聽,絲毫不會動搖中梵大局。然而實在不甘,所以始終要寫。

近日已經有很多風聲,謂中梵即將簽訂協議。例如有在羅馬的大陸神父放風:「中梵基本协议已经达成,出台在即,服从支持教宗任何决定。」 香港未必有很多人會關心,香港媒體也不當是一回事。但其實此事牽連極廣,起碼有三點:

一:假若傳聞中的協議達成,將打擊中國天主教會的道德威望,衝擊地下教徒的士氣,造成無可修補的創傷。假若教會與獨裁政權合謀(或被動配合),則教會便失去自主,無法提供「治外道德域」(moral extraterritoriality)。人民失去一公民社會力量,政權也可以透過教會管制人民,民主化將進一步受到摧殘。匈牙利和捷克教會的歷史可謂前車之鑒;

二:一直有推測,謂近年香港天主教會因為要促成中梵協議,故減少與港府及其背後的中共對抗。一旦協議達成,中國天主教會將難免被置於中共控制之下,香港教會也難以獨善其身。現時假若有大陸「非法主教」到港,香港教區絕不能也不會接待。但當「非法主教」全獲特赦,則後果可想而知。長遠而言,獲認可的「中國主教團」會否變成高於香港教區主教,更令人憂心。「一國一制」,可能由教會做起。

三:中梵建交,臺梵難以續交。臺灣將失去歐洲唯一邦交國。臺灣總統大選在即,此議題也無人關心。當然,簽協議未必等同立即建交。

一個會跨境虜劫人的政權,怎會容許某特定教會在自己境內自由活動?即使協議可取,中共又怎會真的遵守協議?數星期前大陸有位蔚和平神父離奇死亡。其生前就曾勸教廷不要急於求成。陳日君樞機數日前發表博文,表明假若協議簽訂:「我不會參加慶祝這新的教會的成立,我會消失,我會去隱修、祈禱、做補贖。願教宗本篤原諒我沒有成功做他希望我成功做的事。願教宗方濟原諒我這個在邊緣的中國樞機給他寫了這麼多的信,給他添了這麼多麻煩。」孤臣無力可回天。

最後,我衷心希望協議不會達成。但假若協議真的達成,我也祈求二十年後,事實會告訴我甚至嘲笑我:我的憂慮全部是錯的,而且錯得離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