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假如…我們沒有這場選舉

廣告
假如…我們沒有這場選舉

廣告

2015年剛過,有不少國家進行過選舉:歐洲有九個國家舉行大選,其中法國、英國、西班牙的選舉結果十分出人意表;亞洲方面,緬甸軍政府支持的政黨在大選中兵敗如山倒,輸給諾貝爾和平奬得主昂山素姬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而加拿大的杜魯多擊敗了保守黨,繼他三十年前的老爸後塵出任總理;在南美,十一月二十二日的阿根廷總統選舉,支持西方民主的馬克里當選,讓強大的左翼執政黨在雄踞政壇十二年後黯然下台。以上每場選舉都帶出一個故事,令人細味、也讓為政者震驚!

民主信念贏得人心

緬甸民主女神昂山素姬為國家爭取民主而犠牲了大半生青春,在軍政府的獨裁統治下,她被軟禁在家長達十六年,個人失去自由,與丈夫不復一見,及後更陰陽相隔。她對爭取民主的決心,讓國民深受感動,終於在十一月的國會大選,由她領導的「全民盟」取得國會過半數議席,能獨力組閣執政,並可決定總統人選。如果沒有這場選舉,緬甸選民能將五十多年的軍政府統治,改由民主政黨來執政嗎?能為緬甸歷史掲開新的一頁嗎?

執政黨無能、民心會思變

一個國家的經濟長期不振,除了是外在不景氣的因素之外,多少也與執政黨的無能有關,加拿大在保守黨連續執政的九年時間內 (特別是近幾年),國內的經濟持續衰退,民眾收支平衡變得越來越難,對退休後能否體面地生活的擔憂不斷增加,經濟議題造就了杜魯多領導的自由黨崛起,因此杜魯多求變的競選綱領也正符合了加拿大民眾的心理,結果加拿大在十月二十日的國會大選中一夜變天,在野自由黨大勝,取得國會338個議席當中過半數的184席,由黨魁杜魯多出任總理。如果沒有這場選舉,加拿大人如何去撤換這個不思進取的保守黨?國民還要被無能的政府折磨多久呢?

政黨輪替光景不再

剛結束不久的西班牙立法大選,成立只得兩年而首次參選的政黨「我們可以」,竟然獲得470萬票,成為第三大黨,取得國會69個議席,打破了西班牙有史以來政壇一直由左右兩大黨壟斷的格局。此情況在英國五月的大選中也有同樣令人意外的結果,工黨與保守黨已不能保持過往絕大多數的選票,新興的獨立黨以400萬票成為第三大黨,令人最側目的一役是工黨影子內閣外相道格拉斯,居然敗給了一位年僅二十歲剛出校門的姑娘布萊克,使她成為英國三個世紀以來歷史上最年輕的議員。

最後,法國的老牌大黨也好不到那裡 ,今天的法國,在經濟緊縮政策、恐怖襲擊和難民問題的陰霾下,社會內部矛盾動搖了不少的選民對傳統政黨的信心,使得傳統的保守勢力支持者 (包括一些中產階級 )認為國家的主權、民族認同和生活方式受到威脅,因而轉向與極右派靠攏,結果極右派「民族陣線」在十二月的大區選舉第一輪投票中竟成為得票率最高(27%)的政黨,令兩大陣形的傳統政黨顏面蕩然無存。

從歐洲各國不同的選舉結果得出一個相似的結論,如果沒有這些選舉,歐洲政壇還繼續吹著政黨輪替之風,大黨依然靠吃政治老本生存而難有所作為!

如今台灣大選在即,形式上的政黨輪替是沒有意思,國家求才理應豁出藍綠以外,台灣真正需要的是一個高效能的政府,能帶領台灣人盡快擺脫經濟困局。另一方面,台灣的身份認同和原有民主社會的生活方式,是一項無價的資產,必須依賴一個強勢政府來嚴加保護而不容侵犯,否則台灣將步港、澳兩地特區政府後塵,讓社會迅速被大陸赤化!

以上各國大選的例子,證明了選票產生的威力,可使國家的政權改弦易轍,也能令社會迅速變天,在開放的民主社會,選民是有能力去改變社會,也能影響到國家未來的發展。台灣選民應好好珍惜手上寶貴的一票,當我們所有的「一票」能滙聚起來時,選舉就能為台灣的政治、經濟發展貫注生命力、發放正能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