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我們有永在的芒刺

我們有永在的芒刺
廣告

廣告

欣賞毛記的創意,也欣賞贊助公司在香港這個時空下仍投資毛記的勇氣。簡單講,Shell今次扑中左,恭喜晒,廣告人員的眼光鷹準,相信途中頂住過不少同事、高層的異議,今次成功是對你們硬頸堅持的回報。

毛記對我來說不止是好笑,它有很多厲害的再創造。例如《北韓海闊天空》,用廣東話來唱韓文,在這之前沒有人這樣改歌。雖然內容都是消費主導的,例如無端端飛出一些「kim chi、LG」,且大部份是北韓境內不會有的東西,但總體上算是嘲笑不民主政體引致人民生活水準大跌(約莫就是,獨裁國家就沒有得食麥記、用Samsung),雖然民主的好處是體現在「有G-Dragon」的消費生活上,因此只是個很膚淺的理解,但整體上怎說也是追求基本自由文明的意思,有什麼不好?我都很受落的,又幾好笑。

又或者河國榮。在無線時期他做來做去就是鬼佬警察的角色,做來做去都是「外來者」,「97之後會返鄉下」。去到毛記手上,同一個演員卻讓觀眾覺得,他是本土的,「他就是香港人」,大受歡迎。同一個演員,由不同的公司包出來,讓人有相反的感覺,這就是向無線挑機的功力嘛:你不要的演員其實是寶。只顯出無線用人之廢。

鍾樹根落選後,東方昇去人地辦事處門口訪問,訪問完仲去banner前,向鍾樹根塊面塞他吃蛋糕。我心諗好野喎,這完全是刑毀,你有膽拍了片照放出街。guts。

讓小朋友上台大唱「老母」,點都好,都是挑戰主流覺得兒童沒有自主意識的潛規則,開闊了兒童的面目。有意定無意都好,這個presentation讓我們突然間覺得,小朋友都有好多複雜的感受。去到《無間道》個隻歌台下超high,因為《無間道》的臥底、吃苦精神很「大人」,無諗過小朋友都係咁,反差大就好好笑。

至於低俗,我也從不怕。低俗是很classy的東西,低俗對權貴常有挑戰作用,或者文化上的反叛力,是好東西,從不反對。

至於抄襲。創作一定有根源,呢條橋一定係來自從前其他橋,無野唔係抄。抄得來佢有address到原作。且《明張目膽》唱到原唱者唱返轉頭,都不夠TreeGun自己唱咁好笑,不是證明這個二創已超越了原創了嗎?

所以有好多part是欣賞的。但「我要多謝Shell」係另一回事。公關很有膽色投資,是叻,但他們也得到了回報,他們是昨晚的大贏家。但這個企業在世界上胡作非為,卻確是事實。我所說就是,心情好糾結啊,如果沒有贊助,可能很難辦演唱會,但另一邊箱它對地球的破壞,多謝兩字怎說出口。仲未計Shell是因為入不到中國市場,所以才沒有中國市場壓力。

有人覺得,多得Shell贊助,我們才有這個空間去笑、去惡搞。

我先想起,何韻詩上次都是伊館,也沒有贊助,她說不計工本去做,結果「僅僅打個平手」,都是無蝕錢。我不肯定是否無人贊助就會蝕辦,在座的消費者為何不相信自己的門票錢可以支持得起一個演唱會?

就當真的一定一定要有Shell這筆錢才能辦到,那我覺得,我們未免太可憐?如果我們的社會養得起演藝人、有足夠的場地、有足夠的觀眾群,那我們便不用由商業來贊助文藝活動。如果我們的政府不是把公帑拿來補貼大小社區會堂/建制團體的不知什麼大媽舞班,而是用來資助100毛或者其他創意團體來辦文藝表演(如這個分獎禮),我們便不用靠Shell。那是因為我們遇了劫匪(政府、紅色資本、跨國資本,乜都好),什麼都被人拿乾淨了,最後有一個來搶野的,手指拿流番少少出來給你,大家就要衝出來講成晚多謝了,仲要X其他批評個劫匪的人。我覺得我們真是他媽的好慘呀。

關於「多唔多謝Shell」,fb有朋友的問題真的很好:「邊度可以搵到無原罪的跨國企業贊助?」我覺得其實係無。但這也不是一個理由,要我們對跨國企業的惡行收口。

有人說「唔通你無份用Shell既油?」正好相反,正因為我們都是消費者,而且有份構成這個惡劣環境,不是更責無旁貸,要糾正要出聲嗎。正如牛津的老師和學生抗議Shell的五千萬捐款:沒錯,他們的確受惠於捐款,但是他們同時也有一份對公共的責任,不是捐款可以收買。咪就係骨氣囉,收錢唔收口。毛記都尚且有現兜兜收過錢,我們只不過得回了一些久違的娛樂(當然我認同李祖喬的娛樂功能論:因為有mass workers,所以我們真的需要娛樂來把自己抽離,娛樂有非常重要的社會功能)。沒有貶低娛樂的意思,我只是覺得,那些本來是我們應得啊。

那個北極鑽油的提醒,為何會那麼刺心?北極鑽油是事實(且已因項目不好賺而停了),Shell真係有做,咪就係咁之嘛。等於毛記係有創意,但係都有好多沙文主義同埋排外,好既咪擁戴、唔好既咪批評。

當然,香港人已經咁辛苦,有一晚安安樂樂好好笑下,點解仲要諗咁多野。我唔知呀,我好老土,又諗起石永泰2015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致辭說,「永恆的警惕是自由的代價」(“Eternal vigilance is the price of liberty”)。

我們有永在的芒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