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媒體

港台節目「改革」要配合將來「大環境」

港台節目「改革」要配合將來「大環境」
廣告

廣告

港台又一次以節目改革為名,刪走文化時事論政烽煙節目,我根本沒有半點驚訝。這是4年多前我被迫封咪噤聲離開港台烽煙節目的延續。是「延續」而不是「翻版」,因為這4年來,這種自我審查自我設限自我閹割,不斷重複出現,見怪不怪。但令我震驚的是,今次是毫不掩飾,做得赤裸徹底。

毫不掩飾 赤裸徹底

已有近10年歷史,貼近文化政治思潮的《思潮作動》,被連根拔起。做了7年,以輕鬆手法討論時事的烽煙節目《【sik】【si】【fung】》,槍斃死亡。造就不少年輕論政參政人才,長達13年的《政壇新秀訓練班》,把原有的節目模式換掉。早上《晨光第一線》,以棟篤笑挖苦時政的節目主持人也被迫封咪。

港台高層向外解釋,這是正常的節目改革。很耳熟吧!為何他們不會動動腦筋,想些新「橋」,仍重複這種自欺欺人的老調?如果說,香港電台第一台,仍然保留着時政節目的軀殼,那麼,第二台就索性連靈魂和軀殼都徹底剷掉。埋單計數清清楚楚,稍為有這種成分的節目,清除得一乾二淨。

《思潮作動》主持人邵家臻因為政治立場,經常被「溫馨提示」,他早有聽聞,節目會被刪走。高層決定後,監製對他說:「個日子嚟啦!」說明踢走《思潮作動》,醞釀已久。《【sik】【si】【fung】》主持人引述同一個監製:「所有黃絲帶主持人節目都冇晒!」雖然監製公開否認,但至少這是客觀描述。稍親民主稍有稜角稍為批判的節目和主持人,一個不剩。取而代之的,是中山學院人文社會科學系客座教授。

有報章引述港台高層的消息:「這些節目做好多邊緣危險嘢,支持好多民主聲音,同將來嘅大環境有矛盾」,來說明節目被槍斃的理由。但什麼是「邊緣危險嘢」?「同將來大環境有矛盾」是指什麼?呼之欲出。港台官方對這種說法,既不承認也沒徹底否認。但我相信離事實不遠,這未必是新任廣播處長梁家榮由上而下的指示,但「高瞻遠矚」、深謀遠慮、揣摩上意、主動迎合、阿諛諂媚,早已成為港台高層集體文化的一部分。

「避開爭議」的公務員核心價值

對一舉剷走所有稍為尖銳稍有稜角的節目,不少港台人都滿腦子疑問,主事高層對員工這樣解釋:「第二台為何要做咁多時事政治嘢?投訴又多,我哋又唔識handle。今後,集中做多啲冇咁多爭議嘅娛樂、音樂、年輕人節目……」我聽到這種偉大理論,馬上笑得倒在地上,對這位主事高層的識見,佩服得五體投地。聽到這種落伍老土「堅離地」言論,以為他活在上兩個世紀。

都什麼年代了?「娛樂、音樂、年輕人節目」就不涉政治了嗎?歌手被「愛國人士」舉報曾參加雨傘運動,大陸節目馬上被取消,音樂節目講還是不講?

YouTuber「怒插愛國導演膠論」,娛樂節目提還是不提?年輕人節目,只講風花雪月吃喝玩樂?現在連「港女」、「男神」都離不開土地問題了。政治就如陽光空氣日常生活,無處不在,避無可避。剝開語言偽術的包裝紙,不是「唔做政治嘢」,而是不講民主人權法治議題而已。

「避開爭議,避免投訴」,是不少港台公務員的核心價值,一來會多了跟進工作,更重要是擔心「孭鑊」,驚動上頭,影響升級。我身受其害,最清楚箇中緣由。極左的愛字頭「投訴專業戶」,愈來愈明白香港電台這個弱點,不斷發動投訴攻勢,投訴沒有多大成本,如果主事高層沒有腰骨脊樑頂住,一個又一個眼中釘被除掉,就等於支持他們變本加厲。

幾乎泛不起漣漪 似已習以為常

可怕的是,和年前電台節目主持人被迫封咪完全不同,香港電台這一次節目大變動,除了個別主流報紙有跟進報道外,幾乎泛不起一絲漣漪,社會上和網絡上也沒有多大迴響,人們似乎已經習以為常,愈來愈沒有反應,這可能就是所謂「習得無力感」吧!再過兩星期半個月,新聞一單冚一單,很快就會被徹底忘掉。

港台的主事高層又可輕輕「過骨」,無風無浪,繼續升職加薪,做到退休。

我認識一些港台朋友,經過這幾年的節目整頓,官職愈升愈高,如果還年輕大把前途大把世界,清洗「黃絲」就可更上一層樓,還情有可原;但職位已經到頂,也接近退休年齡,正如林鄭所言:「官到無求膽自大」,挺身阻止這些蹂躪核心價值的「節目改革」,讓港台沉淪的速度慢一點,應該不會有什麼嚴重後果吧。除非,他們早以身相許,非常配合。

原文載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