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國際

【台灣大選5】掰掰舊政治——同志立委候選人呂欣潔

【台灣大選5】掰掰舊政治——同志立委候選人呂欣潔
廣告

廣告

圖:呂欣潔facebook專頁

(獨媒特約報導)2016台灣大選將於1月16日舉行,獨媒派出5人小隊到台灣走訪「選舉新聞」,我們的重點不在藍綠,而在藍綠以外,文章將陸續刊出。

去年香港2015年區議會選舉,有「傘後」、有年青人參政的現象。那邊的台灣大選也有類近的現象,單以「花後」(2014年太陽花學運)形容並不足夠,「掰掰舊政治」的訴求或者更為貼切。

藍綠兩黨,不能代表台灣政治的一切。

2014年的太陽花學運,徹底撼動了兩黨獨大的版塊,小黨如雨後春荀一樣產生,時代力量、社會民主黨均成為於「花後」。當然,太陽花學運只是催化劑,「第三勢力」其實是多年來對藍綠兩黨的所累積的失望而成。


圖:黑色島國青年陣線

信義南松山區的中崙市場坐滿了吃飯的街坊,這裡是街坊的聚腳地,上班族、學生放工放學便來這邊吃晚飯。晚上8時許,近10名穿著粉紅色背心,舉著選舉牌子的人走進市場。帶頭的是呂欣潔,她是這區的立委候選人。

DSC02304

「在台大社工的訓練,讓我能夠用個人、家庭、社會結構全面思考來面對眼前的困境。但我不願只停留在為國家的錯誤政策補破網,我們需要創造更好的制度。」

——〈打拼,在來不及之前〉,呂欣潔參選宣言

呂欣潔所屬的政黨是社會民主黨,社民黨今屆選舉與綠黨組成綠社盟是去年太陽花後才成立的政黨,政綱主打社會資源分配平均、關注小眾議題。呂欣潔和她的競選團隊走到市場裡,逐桌逐桌和吃飯的街坊、擺檔的店主打招呼,派紙巾。

「一定投給你啊,支持年輕人嘛!」有一桌「媽媽團」這樣說。問到她們為什麼會投給呂欣潔,「舊的政黨不行啦,想給個機會新政黨、年青人試試。」有一位媽媽如此說,有另一位媽媽在旁邊笑笑的搭話:「她和綠社盟的形象很清新,很有活力!」「而且人又漂亮!」媽媽們又笑成一團。

「青年改革,前進國會」、「支持新政治」呂欣潔的宣傳紙巾這樣寫。

2014年3月,台灣的立法院。

「318太陽花運動,我在場外,協助 NGO ,我發現改變的能量在滾動。從第三勢力參選,可以讓這個能量延續。」

——〈打拼,在來不及之前〉,呂欣潔參選宣言

現職同志諮詢熱線文宣部主任的呂欣潔,參與社會運動十多年,遇到的種種挫折累積成為無力感,旁人的冷漠和嘲弄讓她在抗爭的路倍感孤獨。「我一直在為自己所在乎的事所奮鬥,可是別人都不在乎,這讓我感到很寂寞。」

一場太陽花運動,讓她重新看見改變的可能。學生衝進立法院,年青人的熱血喚醒了無數台灣人民。「台灣人其實想改變的,只是大家被一種無力感綑綁。公民力量仍在,改變仍是有希望的。」這場太陽花學運為沉寂以久的島嶼帶來了衝擊,呂欣潔在這股改變的力量中重新看到希望。

在太陽花中察覺到「改變的能量」的不止呂欣潔,還有關注司法改革的律師林峯正、野百合領袖,社會學教授的范雲、法律教授黃國昌等人,他們成立了「公民組合」,並在太陽花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學運退場後,這群人並沒有讓這股「改變的能量」停止滾動,相反他們巡迴全台,討論太陽花後「公民如何組合?」。

如同香港傘運所催生的「傘後團體」,公民組合也把目標指向選舉。但是立委選舉工程未展開,公民組合便面臨內部分裂。因著理念不一,公民組合分裂為兩個政團,一是以林峯正、林昶佐為首的「時代力量」,一是由公民組合理事長范雲、嚴婉玲帶領的「社會民主黨」。雖然公民組合一分為二,但也無阻第三勢力在台灣選舉的堀起。

呂欣潔決定參選地區立委。

她所參選的信義南松山選區一直被視為深藍地區,被國民黨立委費鴻泰盤踞二十年,坐擁不少藍營鐵票,費已連任五屆,去屆獲65%得票。在最新的民調中,國民黨費鴻泰的支持率有51%,原屬國民黨的楊實秋有42%,而呂欣潔則不超過7%。

DSC02328

呂欣潔打著「掰掰舊政治」(告別舊政治)進入這區,她想要告別的不但是對手藍營老議員,也是藍綠惡鬥的政治文化。「台灣需要有更多不同的小黨,拉闊政治光譜,不再是藍綠長期二元對立,只有一刀切開兩邊。」呂欣潔說。

長期以來,台灣的政治討論一直集中在統獨問題之上,對於意識形態、經濟民生政策似乎仍缺乏關注和深入討論。給台灣人民有藍綠以外的更多選擇。「如果只有國民黨和民進黨的話,即使對藍綠兩黨都不滿,也只能投給其中一個較能接受。比如說,如果沒有我、沒有綠社盟的話,支持同志平權的朋友只可以投給較進步的民進黨。但是有了我們,他們就可以放心投給綠社盟。」

11390018_1139734419437482_852015582676863886_n

社民黨的政綱明顯左傾,關注工人權益,要求增高財團及富人稅,改革退休保險金,尊重小眾/弱勢社群(包括性小眾、原住民、殘疾人士等),而呂欣潔本人就是一名同志。

「許多人都建議我要降低同志色彩,以求讓多數人接受。我思考了許 久,關於我的參選初衷,是因為我相信台灣。我相信台灣社會已經準備好支持一 名同志身份的立法委員,同時也能夠看見我也是一名女兒、別人的姊妹、在台灣 成長的公民、所謂的七年級青年、以及一名家庭照顧者。身為一個女性與同志、以及長期的同志運動工作者,為性別議題喉舌我當然責無旁貸。」

——〈打拼,在來不及之前〉,呂欣潔參選宣言

呂欣潔參選後其中一個「競選活動」,是舉辦公開婚禮,「希望大家看到真實的人生,就像我們希望呈現出來給大家看的一樣」。


圖:新頭殼

台灣過去的選舉亦出現過不少小黨參選,期望以第三勢力姿態進入國會。分區選舉中,小黨的群眾基礎較少,往往未能在區內吸納到足夠票數;而在不分區選舉中(即政黨票)裡,則礙於門檻過高(要5%才取得一席),小黨往往未能取得一席半位。而這些小黨在選舉失利過後,往往都會瓦解收場。說至此,呂欣潔無奈的說:「這是兩大黨聯手造成的,他們害怕小黨的當選會對自己造成威脅。」話音剛頓,她又說:「所以我們今次一定要勝出,開創出我們第三勢力的生存空間。修改選舉法和政黨法,台灣未來才會有更多元化的政治。」

IMG_0695a
圖:呂欣潔(左二)在社民黨造勢大會

記者:石姵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