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台灣大選6】太陽花學運辯護律師 新竹戰立委——專訪邱顯智

【台灣大選6】太陽花學運辯護律師 新竹戰立委——專訪邱顯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2016台灣大選將於1月16日舉行,獨媒派出5人小隊到台灣走訪「選舉新聞」,我們的重點不在藍綠,而在藍綠以外,文章將陸續刊出。

「親愛的居民你們好,我是十號候選人時代力量的邱顯智律師,新竹這一戰,全國都在看,請投我一票!」這兩天新竹均下著雨,太陽下山後,氣溫更低了。競選車駛在馬路上,邱和他的助選團站在車上迎着撲面而來的寒風,一邊向途人揮手,一邊喊話。

邱顯智是2014年太陽花學運義務辯護律師團之一,他代表第三勢力之一「時代力量」在新竹出戰立委,最後一次公佈的民調與國民黨及民進黨候選人非常接近。邱的競選總幹事是陳為廷,另一位太陽花學運代表人物林飛帆也多次為他站台。

這是台灣在「花後」的政治轉變,這是台灣的「世代交替」。

10417626_1677995369107515_7473371660005616293_n
圖:邱顯智facebook

「參選是為了改變,不光只是要把這些委員淘汰,是為了實現最起碼的社會正義!」

——〈國會改革 世代交替〉邱顯智參選宣言

那日是在新竹市的北區,市民對邱的喊話反應不算熱烈,街上偶爾有一兩人向競選車竪起拇指。邱顯智助選團之一的汪生跟記者說:「這兒是北區,柯健銘(民進黨候選人)的支持者較多,我們的大本營在東區,那兒比較多年輕人,平時在那裏掃街的時候,陽台上全是向我們揮手的人。」

邱所屬的「時代力量」,在去年1月才成立,可粗略界定為「花後」政黨。他們雖與民進黨在多個立委選區協調,但隨選舉日愈來愈近,民進黨也著急了,特別在邱出選的新竹市選區。1月13日,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在新竹召開記招,批評邱顯智、時代力量及替邱助選的太陽花學運成員,籲力保該區民進黨候選人柯建銘。該區今屆共有10名立委參選人,選情激烈,柯建銘是有22年經驗的資深立委、現任民進黨黨團總召集人,盛傳一旦當選將出任立法院院長。


圖:民報

39歲的邱顯智是律師出身的政治素人,自2010年自德國留學回台後,開始關心人權議題並投身社會運動,他為「冤錯案」辯護,又擔任全國關廠工人案(代表工人追討資遣費與退休金)、洪仲丘案(青年在軍中疑被虐致死)、大埔拆遷事件陳為廷向苗栗縣長丟鞋案、以及太陽花學運等社會運動的義務律師。

DSC_0827

「掌握國家權力的人,不斷的霸凌社會上的弱勢者!一個徵地案逼死好幾個人,動輒對反對者提告、公權力成為財團的打手!警察用警棍毆打靜坐的學生、老師,市民;到處捕捉捍衛自己鄉土的人,國家竟然用我們的繳納的稅金聘請龐大的律師團,提起訴訟對付又老又病又窮的關廠工人,卻不去思考如何提升工人勞動條件的問題。」

——〈國會改革 世代交替〉邱顯智參選宣言

走進邱顯智的競選辦工室,便看到其助選團在不停工作,邱本人則在接受媒體訪問。剛忙完那邊還沒喘過氣,又要接受我們訪問。訪問過後,邱還要展開每天黃昏的掃街拜票。

作為人權律師,邱最關心的自然是人權議題,然而他眼中的人權並不是狹義的人權。對邱顯智來說,土地維權、土地正義是頭等大事,「財產權是人權」、「住宅權也是人權」。對於土地、房屋問題的看法,是邱與傳統藍綠的分別。

IMG_0884

台灣這幾年不斷「都更」,政府胡亂徵收農地、炒賣土地。陳為廷那年向縣長丟鞋,正是因為抗議苗栗大埔收地案。「有一天你發現,你的土地、你的權狀,突然沒有在你名下了,而是在政府的名下了」。邱顯智談到一個在德國聽到的故事,「有一位普魯士皇帝,因為從皇宮望出去,視線受一座磨坊阻隔,就寄信說要強拆磨坊,沒想到磨坊主人卻說『柏林皇家法院會保障我的權利』」。

台灣的法院卻未能保障市民,邱顯智認為強拆民房不只是「侵奪人民財產」,而是在「踐踏你的尊嚴」。「台灣都市計劃太多,但都市人口其實一直變少,(我們)怎麼會需要有更多的都市計劃,這不合理。」邱主張修正《土地徵收條例》第三條,將台灣某一個地區的農地劃為「第一級農業區」,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徵收,而法律必須是保障產權的最後一道防線

就如香港的城市規劃委員會,台灣的「都市規劃委員會」成員亦全是政府委派。邱顯智說:「在都市計畫的審議過程中,常有球員兼裁判的狀況」,他認為委員會必須公開、透明,讓人民知道這個委員會是在做什麼、是怎樣討論、成員是怎樣組成,也必須更公正與客觀。

邱顯智出選的新竹市近年也有不少拆遷案。去年10月,邱的競選團隊協助受「道路開闢」影響面臨強拆宗祠的張家招開記者會。「開闢道路雖然是公眾利益,但開路有沒有必要性?有沒有其他的方案去處理?公權力的侵害必須要採取對人民最少侵害的手段。大埔事件中的朱阿嫲、張大哥、呂伯伯,已經有太多讓人心痛的名字。」

土地問題,應是房屋問題。「房價是很困擾年青人的問題,整個年青的夢想都被房價壓碎。當你買了一個房子,你要交一、二十年的貸款,你不敢做其他事情,你不敢出國留學,你什麼事情都不敢做。」在新竹市,一般市民要7.4年不吃不喝才買得起房子。邱不斷強調,「不應該把住宅當成是商品,不是在賣杯子、賣照相機。那是一種人權,那是給人住的。」

曾留學德國的他談起德國的房屋政策。邱顯智指在德國炒賣房產,是可以「欺詐罪」判刑的,「如果你只有一棟房子自住,是可以減稅,但是如果是用來投資,那政府應該要徵收重稅。」邱認為增建社會住宅。「如果城市有百分之十是社會住宅,房價不可能會漲,房子就炒不起來。」他指在巴黎,有25%人住在住宅,台灣就只有0.08%。

身為律師的邱顯智和太太兩個人都有工作,但也買不起房子,現在住的地方也是租的。「台灣人為什麼要買房子,是因為不安心,怕會被房東趕走。」不過邱較為幸運,「自從洪仲丘案(邱任律師)後,房東好像知道是我,沒有再跟我訂契約,還捐政治獻金給我。」這樣他才能安心居住至今。邱認為要加強保障租客的權利,制訂「不動產租賃條例」,改變現時出租人跟承租人的債權人關係,即使業主賣房子,租約還會繼續有效,不需擔心被無理加租或被新業主趕走。

IMG_0880

邱顯智一直替弱勢辯護,案件一件接一件,最後他發現原因是「政治不好」,政治要徹底改革。「譬如關廠工人案就是政府去告工人,政府根本不知道底層人民的辛苦。」邱希望這次可以透過選舉把這些人換掉,「社會運動一直抗爭,這樣的的方式讓大家都非常疲憊。在我的團隊裡面,很多都是社運青年,大家的理想都是一致的,都是想要徹底的改變。」

以第三勢力身份出選,邱顯智形容是如操場上本來有兩人在操場上跑,忽然有第三人跑過來,原本兩人就會跑。他指國民黨及民進黨一直知道沒有第三者挑戰,都沒有動力進步,台灣政府才會變得這麼無能。「它們本來就不做事,好比中國一樣,一黨專政就不會想去改革。」第三勢力能「讓議會政治更競爭。」

邱顯智說,小政黨的存在本身代表某種進步的價值,進步的思想和價值即使未能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但這些令社會進步的價值需要承載。他說小黨即使只有10%的支持,但這些小黨承載的進步價值,本身對社會的意義非常重大。邱顯智說,德國的綠黨支持度只有10%,但德國的進步議案如環保稅、廢核家園等等都是由小黨推動的。

邱顯智形容,國民黨執政的8年內過份強調自由貿易,社會分配不公,台灣社會M型化。年青世代被剝削,房價問題反映的是上一代剝削下一代人。他希望時代力量這個新生的小黨,能扮演中間偏左的位置,真正重視分配正義。

走在新竹街頭,邱顯智的街板數量遠不及柯健銘和國民黨鄭正鈐的。邱顯智直言,他在新竹市選區裡沒有基層、沒有組織,也沒有樁腳。時代力量資源有限,捐款給他的幾乎都是小額,單筆最多大概也是10萬台幣,

縱然缺乏資源,邱顯智認為最重要是讓市民感受他的誠意,在他眼中,面向公眾的活動目標十分簡單,便是要感動到人。他每天早上7時到11時許的上班、上學時間,會選擇一個車水馬龍的新竹路口站著揮手拜票。下班時間則與競選團隊駕著競選車掃街拜票,團隊休息時間到食店吃飯時,邱顯智都會向餐廳裏面的店員和食客逐一握手問好。

邱笑言自己因為選舉工程瘦了10公斤,臉也曬黑了。

12466249_1678385492401836_7311309800908849564_o
圖:邱顯智facebook

記者:文己翎、何雍怡、陳偉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