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警隊歷史騙局(上)

廣告
警隊歷史騙局(上)

廣告

六七暴動 取自老照片圖庫、中華網

警察七月改歷史,將六七暴動殺警的人,由本來「中共民兵」,改為「內地槍手」,結果被人罵爆。盧偉聰說會再推出「詳細版」歷史。早前警隊真的再推出「詳細版」歷史,將「內地槍手」,改為「眾說紛芸」,還加了不少注腳,證明自己引經據典,好像很嚴謹的書寫方法。不過,阿群從警隊歷史的注腳上發現,警隊編採非常古怪,或可證明警方根本無意公平公正寫內部歷史,新修訂版只是將「修改歷史」的罪名,變為「淡化歷史」,同樣是想幫共產黨淡化他們的「黑歷史」。

由始至終,大家最在意的是「六七暴動」中,在沙頭角邊境殺死5名警察的兇手身份。未改歷史前,警隊用的是「中共民兵」,結果警隊第一次修訂,「中共民兵」淡化成「內地槍手」,早幾日警隊的最新修訂版中,變成「眾說紛芸」,有「共產黨民兵」、「大陸民兵」、「邊境村民」或「中國內地的不知名槍手」。各自有不同注釋,注釋引用不同的書籍。如果不看注釋,很多時會有一個錯覺,以為警隊博覽群書,採納不同的見解。

觀看注釋,阿群認為可以看到警隊編採歷史的依據,用的典籍有沒有問題,從而探究警隊在修訂時有沒有特別用意。果然,警隊用的典籍是有點古怪。警方未改歷史前,寫「中共民兵」,用的是冼樂嘉著《皇家香港警察隊一百五十週年紀念 1844-1994》,由「皇家香港警察隊警察公共關係科」出版。這本書,由警隊公共關係科出版,可說是「官方」書籍,而且內部資料肯定是最接近第一手資料,肯定是最為可信,所以寫「中共民兵」,絕對相當可靠。

既然有內部第一手資料,問題就來了,為甚麼警隊第一次修訂時,會用將「中共民兵」改成「內地槍手」呢。在警方最新修訂版中,在注腳中顯示「內地槍手」源自何家騏、朱耀光合著的《香港警察:歷史見證與執法生涯》,由三聯出版。大家這樣肯定會問,為甚麼最接近的第一手資料不用,要用學者不知第幾手的資料呢?

更有趣的是,根據警方的注腳,「大陸民兵」這個說法,原來都是引用何家騏、朱耀光合著的《香港警察:歷史見證與執法生涯》。那麼為甚麼第一次修訂時,警方是用「內地槍手」,不用「大陸民兵」呢?

阿群初步認為,無論是「中共民兵」或「大陸民兵」,當時大陸即是中共,在注腳中都有可能證明警方是企圖修改歷史,淡化中共的「黑歷史」。當日有幸傳媒及網民大加宣傳,才不會被警方瞞天過海。「一哥」盧偉聰講市民不喜歡看文字,故推出「精簡版」歷史,這個說法很可能是講大話。如果真的精簡版,為甚麼連用的典籍都改變?

三個月的修訂,警方是不是還原歷史呢?答案當然不是。在警方最新修訂版中,由「內地槍手」,改為身份「眾說紛芸」,有「共產黨民兵」、「大陸民兵」、「邊境村民」、「附近村民」或「中國內地的不知名槍手」,兇手突然多了4個身份。若觀看它們的注腳,主要來自三份典籍或文獻,除了上述講過的何家騏、朱耀光合著的《香港警察:歷史見證與執法生涯》,還有兩份都是來自殖民地秘書處的文件。根據警方下的注腳,這三份典籍,分別都有支持「大陸民兵」、「邊境村民」、「附近村民」的說法,其中「大陸民兵」這個說法,三份都有支持。

這裡可以看到兩樣東西,第一,如果數典籍支持,那第一次修訂定肯是用「大陸民兵」,而非「內地槍手」。第二,兇手突然多出的四個身份,背後的典籍根本不確定兇手身份,作用成疑,反觀警方本身內部已有接近第一手資料,該資料明確列出答案,阿群不明白為何警方在新修訂版的歷史,一定要加入「眾說紛芸」及其他身份。原因很可能都是與政治有關,淡化共產黨的角色。

除了警方在殺警兇手身份注釋上有問題,警隊在描述炸彈亦有極古怪的問題。在未修改歷史時,警隊在網上歷史有這句:「暴徒在左派學校的課室內製造炸彈,然後在街上隨處放置」,其後七月修訂版中離奇消失!在最新修訂版中,這句變成「有報導指『暴徒在左派學校的課室內製造炸彈,然後在街上隨處放置』」,多了「有報導指」四字。

觀看「有報導指」的注腳,原來引用的是冼樂嘉著《皇家香港警察隊一百五十週年紀念 1844-1994》,由「皇家香港警察隊警察公共關係科」出版。問題又來了,原來警隊在這段描述上,用的是內部公共關係科的資料,為甚麼要特別加上「有報道指」呢?是手多多,還是別有用心?在新聞寫作上,有報道指多數用作未經公司自己證實消息,未知是不是可靠。如果警方是引用其他書籍、新聞等,「有報道指」絕對合理,但今次用的是內部資料,而且還是可以細看警隊大部份資料的公共關係科,警方為甚麼加上「有報道指」呢? 阿群懷疑是警方是想弱化左派做炸彈隨處放置的說法,營造片面之詞的效果,企圖為共產黨漂白,須知道當時左派學校,與共產黨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總結,警方在今次新修訂版上,編採是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而這些不明白的地方,都是與共產黨歷史有直接或間接關係。雖然不少傳媒已經不跟進警隊歷史,網民亦未必再關注,但警方修訂歷史方式,其實只是由最初的「修改歷史」,變成「淡化歷史」,仍然有很多問題需要警隊解答或回應。

最後提出一點的是,警隊今次修訂的歷史,都與冼樂嘉《皇家香港警察隊一百五十週年紀念 1844-1994》一書有關。這本由警隊內部出版的書籍是不是真的有問題呢?我覺得傳媒應找冼樂嘉回應一下。

警隊網上版歷史

題外話:

阿群一直相信「你愈憎他們,一定要先了解他們」,所以早幾天去了警隊博物館,用了20蚊買了一本講警隊歷史的小書。阿群發現,這本小書與網上版歷史有8成相似,懷疑是警方將小書的資料直COPY上網。不過,在六七暴動上,小書有提及中共在六七暴動上另一次殺警及其他惡行,網上版是沒有提及;在警隊貪污的問題上,小書及網上版都跳過事件,企圖淡化,故警隊歷史騙局 (下)會利用警隊現時刊出的兩份文獻,看看警隊隱瞞了甚麼事件。

原文刊在此

阿群帶路 Facebook 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