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輕言退出酷刑公約 特首向委員會報復?

廣告
輕言退出酷刑公約  特首向委員會報復?

廣告

輕言退出酷刑公約 特首向委員會報復?
香港人權監察新聞稿

(2016年1月15日‧香港) 特首梁振英在本月13日施政報告記者會上指因應有酷刑聲 請人涉及濫用機制,如有需要會退出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香港人權監察對此表 示失望和震驚,質疑他是否在報復早前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建議對當局在雨傘運 動濫用武力進行獨立調查。

酷刑委員會主張獨立調查雨傘運動

《禁止酷刑公約》設立的監察機構,即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上月發表報告, 除 公開對港府尤其執法部門提出多項批評和建議外,更要求香港進行獨立的調查,追 究雨傘運動中當局濫用武力的情況,責成要將濫權公職人員繩之於法。

包庇施暴人員、逃避個人責任?

特首梁振英在這個時候,衝口而出就說需要時會退出《禁止酷刑公約》,令人質疑他 是否在報復委員會,拒絕委員會的批評和建議,以包庇濫用暴力的警務人員和容許 這些暴力的政府中人,甚至逃避個人或需承擔的責任。

言論反映出梁振英為人

無論如何,特首梁振英這種言論,反映他毫無人權意識,對國際義務沒有承擔,並 質疑其對《基本法》、《人權法》 和國際公約的人權保障缺少起碼的尊重,對免遣返 聲請機制和相關的法律並無基本認識。作為政府首長,他的輕率言論,欠缺思考和 智慧,嚴重破壞香港國際形象。

人權監察要求特首梁振英停止這些報復和疑似報復的言論,確認和履行《禁止酷刑 公約》下的責任,落實禁止酷刑委員會的建議。

破壞香港人權保障機制極壞先例

儘管特首梁振英的主張難以否定不遣返責任,卻可以削除當局就該公約向聯合國提 交報告和接受專家聆訊和評議的一個重要機制,損害國際以至香港社會監察香港執 法機關的培訓、行事、章則、法例、監管、懲處和制衡,香港亦會失去一個防止和 監察政府部門或人員主使、借助或縱容私人機構或個人使用暴力或侵權的途徑,是 人權保障機制的重大退步。

香港無法推卸免遣返責任

人權監察要指出,除《禁止酷刑公約》外,《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7條同 樣適用於香港,同樣明言保障任何人免受酷刑、以及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 遇或懲罰,亦包含了禁止遣送任何人到一個該人可能會受到上述待遇地方的責任 (non-refoulement);此公約條款同為現時統一審議機制受理的免遣返理由。《公 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透過《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在港實施,按照《基本法》第 39條確認和將其保障的權利提升成為憲制權利,是本港人權保障的重要基石。縱使 沒有《禁止酷刑公約》,根據《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基本法》,港府依然 有不遣返責任,香港法庭亦可透過判決要求政府遵守公約責任。

此外,按照國際法,以及英國和歐洲人權法庭的判例,免受酷刑等待遇的權利是絕 對及不可克減的,即使在國家存亡之秋,也不可以例外。 因此,香港終審法院判 定,即使公約在延伸至香港時附有保留條款,政府亦不可依據保留條款侵犯此權 利。(見Ubamaka Edward Wilson v Secretary for Security & Anor. FACV No. 15 of 2011)。

公約不可退

《禁止酷刑公約》只提供締約國退出機制(第31條),香港並非公約締約國,中國才 是;而中國即使飽受《禁止酷刑公約》監察機構(即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的嚴厲 批評,也並無提出要退出《禁止酷刑公約》。人權監察不知特首梁振英口出狂言後, 打算如何實踐其念頭。

《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更加不設退出機制, 它對一地人民的人權保障永 遠有效,加上國際人權原則要求人權保障不可倒退,而《中英聯合聲明》更訂明《公 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兩條人權公約在 港繼續有效。人權監察實在看不到梁特首如何在不違反國際公約和《中英聯合聲明》 下,撤銷香港免遣返保護的責任,何況退出《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違反 《基本法》。可見,即使梁特首想效法北韓向聯合國提出退出,相信只會枉作小人, 與北韓一道被聯合國列作「退出無效」,在國際上多了一項為人恥笑的劣跡。

政府隱瞞過失、推卸責任

過往港府不同時期設立的審核機制,都因為程序過度嚴苛、不公,一一被終審法院 判為未能達至「高度公平標準」(High standards of fairness)而要推倒從來, 結果早前已被拒絕的申請又要重新審核。譬如首次機制被推翻後,6千多宗已被拒絕的申請又要從頭再做;而且屬次如是,重複多次,浪費了不少資源和時間,令申 請個案累積過萬,令申請人要在港長期滯留等待審核。

物必先腐而後蟲生。如果有人來港濫用機制,在申請庇護期間進行不法活動,當中 最重要的誘因,相信就是因為當局推行程序不公的審核機制、以致要多次推倒重 來,造成有心人可藉機長期滯留在港,因此政府要為「濫用」負上最重要的責任。

特首梁振英不但未有反省和承認政策失誤,竟不論真假而要求全體申請人為政府失 誤負責,聲言退出公約務求不需再處理免遣返聲請,顯示其為政府隱瞞過失、推卸 責任。

應無損公平透明地改善統一審核機制

在港申請庇護的人士長時間滯留,期間不得工作,只可靠政府微薄補貼生活,苦不 堪言,香港應予改善,以免亦有人被逼上梁山。其中有蓄意來港違法者,就應繩之 於法。但當局不應將所有聲請人塑造為濫用機制者,推卸個案積壓的責任,或藉詞 剝奪或忽視尋求保護者尋求庇護和基本生活支援的權利。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在 最近的審議結論中,就要求港府停止將所有聲請人塑造為濫用機制者 ,但梁在傳 媒面前及施政報告中,繼續只提濫用及聲請人在港從事非法活動,恐怕只是為了引 入進一步剝奪或忽視尋求保護者尋求庇護和接受基本生活支援的權利。

我們期望當局加強審核機制決定的透明度和程序上的公平因素,提供足夠資訊,容 許律師有足夠時間和自由度(如安排受資助的醫療評估)準備個案,引入任何無損 公平透明的加快及改善措施,並增撥資源,例如受過良好訓練的人手,以落實聯合 國禁止酷刑委員會要求港府改善統一審核機制的要求,並按要求於本年底向委員會 提交進展報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