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社工逆耳

陳虹秀,奇怪又有趣的註冊社工,入行十數年,非常熱愛工作,寄工作於娛樂同時亦寄娛樂於工作。年紀不大也不小,深信為追求公義被捕也沒所謂。心中有團不滅的正義之火,見到不公義之事時,會由小社工變身成「社工逆耳」,自由地遊走於抗爭之路。 網誌

政經

香港還有沒有「社」區「工」作者?

香港還有沒有「社」區「工」作者?
廣告

廣告

在香港出現嚴寒的零晨,689選擇往避寒中心做場戲和「抽水」,有市民往大帽山看冰,也有兩個傻人選擇零晨時份開始由大埔開始放火,再往旺角走至深水埗尋找可分享的街坊。

被邊緣化的無家者
一個社工和一個社工學生,大家也不務正業,一起在街頭尋找社區的鄰舍。這晚最受歡迎的東西是襪、冷帽和頸巾,因為他們的雙腳涷得出現龜裂,他們的頭和頸在寒風雖被好好保護。保暖衣物和睡袋反而不是每位街坊也有需要,因為早已有不少街坊分享給他們,幸好它們最終也找到新的主人。

這晚聽到不少故事,這些故事沒有像689所言般因有人不開放土地興建公屋而導致,反而是他們不少表示不懂如何申請公屋,或是對公屋申請的程序有所誤解。當中有天橋下的兩位60多歲日間從事清潔的伯伯,也有從事酒店兼職清潔的50多歲大叔,也有幾位依靠執拾紙皮唯生的70多歲伯伯仍然睡在街頭。他們平時因工作而很晚才返回街頭的被窩,對於申請公屋的程序也不太了解,也期待稍後協助填寫公屋申請表。其中一位在天橋的伯伯,他表示剛被警察破壞其家當,也被恐嚇盡快離開港鐵範圍的天橋,更曾「屈」吸毒而被扣留一個月,最終沒有合理證據而獲釋。伯伯表示因怕申請公屋會影響哥哥與哥嫂的公屋被沒收,因自己本身與哥哥均有公屋的戶藉,後來經解釋才明白哥哥與哥嫂不會太受影響。不少無家者可能也不知自己的權益,導致他們以為自己沒有選擇。

在剛被食環署清洗的隧道內,看不見曾相遇的伯伯,但願他不是因長期病患病發而入院。隧道內還有一些行動不便的大叔,他們應該也有50多至60多歲,在嚴寒的晚上沒有去避寒中心,因一旦離開可能導致家檔全被沒收。想689的假情假義倍感氣憤,任由不同政府部門在寒冬對無家者趕盡殺絕。

由零晨至清晨,也看見不少公公婆婆推著載滿紙皮的手推車,除了拜託他們協助使用超市或麵包店的禮卷外,只能看著他們沉重的身影繼續推車。他們當中不少表示申請生果金很麻煩,打算做到不能做才申請,也有80多歲的婆婆說那2千多元的生果金不足以應付生活。為何一位80多歲的婆婆仍要工作?

這班無家者是否有足夠的社工協助,以獲得合理的社區資源呢?

新無家者的誕生
昨晚有一班教會朋友往衙前圍村支援三名村民和商戶,這條具歷史價值的村將於今天正式被全面沒收來興建豪宅。他們曾面對黑社會式的破壞,也被政府開出不合理的條件要求離開。其中一名村民在答應簽署協議後立即要離開居所。被趕走的商戶,雖然重建後可用每月租金600元復業,但之後會昇至每月3千元,甚至昇至每月6千元,他們如何與大財團競爭呢?重建完成前這幾年他們做甚麼,甚至是否面對失業並不是政府理會,在這幾年他們可能將會成為新的無家宿。究竟是否我們已太忙,忙得沒時間關心這班村民和居民所面對的不公義?究竟過往曾協助為重建而受影響的社工在哪裡?以便教育大眾重建如沒有與政府好好傾談要求,日後如何影響附近居民的生活。

社工的角色又消失了!

社區工作的訓練被消失
過往不少社工會從事地區工作,以協助受政府逼迫的人爭取權益。可是隨著政府不再資助非牟利機構營運從事地區或社區工作的服務,不少過往協助爭取權益的社工因單位結束運作而轉工或從事其他服務範疇。

加上不少學院的社工系較著重個案工作,沒有好好培訓社區工作的人才,社工界也以重視個案工作的薪酬會較高,不少社工們也努力為了升職加薪而進修處理個案技巧。社工帶領居民抗爭的年代已不復返,甚至可能變成欺壓弱勢的幫兇。有無家者表示有社工是受聘港鐵來勸告他盡快離開,也沒有詳細解釋給他知道其權益。

義務社工的參與
社工們其實可以利用自己所學,不論本身從事何種服務,如能以義務社工的身份協助受欺壓的一群,相信可重拾社工的真正價值。不少新一代的社工早已突破限制,努力在公餘時間落地發揮社工角色,但願日後有更多社工可以重拾過往從事地區工作的角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