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

【文化論政】蕭超杰:電影創作須有學術自由

廣告
【文化論政】蕭超杰:電影創作須有學術自由

廣告

圖片來源:電影《十年》宣傳海報

由5部短片組成的電影《十年》,已經連續3周躋身香港十大票房之列。近日,《環球時報》社評批評《十年》荒誕、宣揚絕望,還指該片是「思想病毒」;另一邊廂,現任香港電影評論會會長陳志華撰文表示,《十年》提出「影片想像香港徹底崩壞,並非叫人消極絕望,反而是叫人認清危機,在『時勢真惡』的日子擇善固執」。

電影作為思想現實的媒介

《十年》能夠受到《環球時報》的關注,相信是電影與社會有着必然的雙向互動關係。正如德國學者班雅明(Walter Benjamin)在《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一文中,曾對電影寄予非常大的期望,因為電影與建築一樣,既有很強的功能性,又有藝術性,因此可以讓觀眾潛移默化地獲得藝術的體驗。

法國歷史學家馬克.費侯(Marc Ferro)在《影片分析、社會分析》與《電影與歷史》中認為,電影的見證作用不僅在於簡單地反映一個社會的原貌,更在於對錯綜複雜的社會心理、社會動態、社會反應、社會困境所發揮的指示作用。

另一位法國歷史學家皮埃爾.索爾蘭(Pierre Sorlin)指出,任何一部影片都不是社會現實的翻版,而是運用電影的特有手段,有選擇地改寫和重構社會現實,影片提供的是對社會現實的一些解釋或表現社會現實的某種方式,影片視為被建構的整體,當中每一個元素均具有含義,要把影片裏的人物和事件的關係與社會上存在的模式進行比較,電影是意識形態的表現,不是再現(representation)某個社會現實,而是表現某個社會所認可的現實,即使只是可能的現實。

電影與學術自由

《十年》指出的荒謬社會情況,正正是大家所擔心且想像的可能的現實,然而這種只是可能的現實的電影,日後能否有機會再出在大銀幕上,與本地大學的學術自由有着莫大的關係。現時本地大學與電影最為直接的,當然是香港浸會大學的電影學院及香港城巿大學的創意媒體學院等;其實,不少學科與電影有着莫大的關係,正如《香港文學與電影》一書的簡介指出,「香港文學與電影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文人與影人的跨界合作非常活躍,文學改編電影在電影發展史上佔有不可替代的位置,文學藝術與影視藝術互相啟發,成為香港文化的特色」。

在大學中的其他學科,如人文學科和社會科學等學科,亦有不少對社會的研究和批判,為電影創作帶來不少啟發、反思和創作靈感。就如電影《十年》的情節連《叮噹》也成為禁書,試問如果學術自由也收窄到這個程度,對社會帶有批判的研究根本不可能出現,對電影創作是百害而無一利的;而同學在大學亦只能吸收狹隘的視野,只能培育出單一的思考方式。

現在要論及本地大學的學術自由的威脅,必須提及近日香港大學學生罷課事件(下稱罷課事件),事件的始末源於特首委任李國章出任香港大學校委會主席,港大學生稱教育沙皇李國章擔任港大校委會主席十分擔心,這種擔心並非捕風捉影,李國章擔任教育統籌局局長時由於中大科大合併風波和教院風波,令人覺得他干預本地大學的學術自由。

殖民地不平等條例

最核心的問題不是由誰人擔任港大校委會主席,歸根究柢是本地大學校監和校委會成員的產生方法,現時各所大學的《大學條例》指出,「校監由行政長官出任」,同時亦賦予行政長官或行政長官當然出任的校監委任校委會一定數目成員的權力,令特首「先天」地擁有操控本地大學的權力,委任李國章擔任港大校委會主席便是一例;而這影響本地大學校委會權力關係的《大學條例》,則「承襲」自港英殖民政府。

再者,大學校委會是一個實實在在擁有人事任命或影響人事任命的權力架構。以2013年嶺南大學校董會為例,在一片反對鄭國漢教授擔任校長的聲音之下,仍然一意孤行委任他擔任嶺大校長。造成這樣的結果,與嶺大為本地大學特首委任校董會成員比例最高有着莫大的關係,嶺大校董會33名成員當中,有18名由特首直接委任,超過校董會成員半數。

早前曾有人提及香港應依法「去殖民化」,筆者同意本地必須「去殖民化」,把殖民地遺留下來的種種不平等的權力關係消除,重新檢視大學校監由行政長官出任,以及各大學校委會(校董會)成員的產生方法和成員比例。綜觀世界各地的大學,即如牛津和劍橋等知名大學的校監,也是透過所有校友會成員普選選出,而不是由英國首相所擔任。

嶺大去殖民地條例第一步

筆者喜見嶺大校董會成立「修訂大學條例專責小組」(下稱小組),嶺大校友關注組亦就小組組成提出一些建議,希望小組與校董會共同促使政府修訂相關條例,以增加嶺南大學校董會的民主成分和認受性,包括小組由相同數目的學生代表、教職員代表和校友代表組成,以及校友代表應以選舉產生,由校友提名並以平等票值選出。各合資格校友擁有相同的提名權、參選權和投票權等。

到底未來香港社會是否如《十年》所預示般變成噤若寒蟬的社會,還是更糟連《十年》也成為禁片,必須看「去殖民化」的程度有多大,能否消除殖民地遺留下來的種種不平等權力關係。本地大學能否保持學術自主,必須重新審視特首出任大學校監與校委會(校董會)成員的比例。

作者為嶺大校友關注組成員

文章原載於《信報》-時事評論-「文化論政」-2016年1月25日

本欄逢周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及文化政策狀況,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