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連鎖店肯做中大先得㗎!

連鎖店肯做中大先得㗎!
廣告

廣告

於去年結業的中大「玻璃屋」飯堂。

因有人問起,找回當年的中大飯堂文件看(對的,我有保存這些文件)。據說有一支中大莊想引入譚仔、貢茶或pepper lunch。我倒是想從「好右」的commercial viability 來商榷。

其實你有無諗過,點解香港其他大學唔抗拒連鎖店,但來來去去中標的都只是大家樂,或者「難食飯」集團,從來沒有譚仔貢茶入到科大、城大?

因為at least在中大,學生錢真是不好賺。老實講,學生有幾有消費力啫(sorry右膠發作了)(你稅都未有得交)。你知道,從前中大某些膳堂,合約要求他們必須提供$12-15以下的頹飯,以確保好窮的同學都一定有得食?請問Pepper lunch點樣開個$15頹飯出來,梗係唔入來做啦。

最要命是中大其實一年有至少三個月淡季,考試後五月,至到開課的九月前,其實可以完全無生意,仲未計各種假期,也就是說,一年只有75%時間有客。以女工為例,暑假時真係蝕做,主力以開學後的九、十月拉上補下。邊間連鎖店肯一年蝕做三個月?玻璃房舊個間canteen真係做到執住走。

我個point係,從商業、或者「很右」的角度,同學真係太睇得起自己。老實說,以大學生的消費力,比都無人想入來做。看看大學的書店,連Swindon 都做到執,近火車站另一間書店又執埋。唔係貴租問題:Swindon 係中環德輔道有間分店,在地下的,點都貴租過中大卦。咁多年都無執,到今日仲係度。你消費得起,人地咪捱到貴租囉。但係大學生都唔買書喎,咁人地咪做到執。有幾次膳委開會,連大學方面的委員,都叫學生代表在開條件時不要太aggressive,因為真係有可能搞到最後無人入標,最後恐怕無人提供服務比學生。咁多年來我無乜見過連鎖店入標中大(隨左工程,工程就好賺了,新昌嘛),商務有諗過入,但終於打了退堂鼓,因為書店話「沙田都有分店,coverage overlap左」。城大個間,其實人地意在九龍塘呢個prime location,不是學生。

關於女工,由於我呢個moment係大右派,我唔想討論什麼勞工及關愛問題。我只係想講,曾有連鎖或其他便利店想入來做女工個位,但投標時講明不肯開深夜個更,所以最後投標時唔夠高分,輸比女工。因為深夜個更比日間客人更少,但人工和勞保各樣卻貴左(夜更唔貴D人工,邊個凍冰冰深夜上山返工?),所以維唔到皮。有無留意,中大火車站外面的7-11,都唔肯開通宵,12點前便關門?

且中大的位置,請人當深夜更好難,因為做完已凌晨一點兩點,無校巴,要行落山,山腳亦無晒火車,因此只有從西閘出大埔道乘通宵van離開,車費特貴,基層工人真係啋你都傻。呢個價錢,點解要做中大,唔做求其一間屋企附近的七仔?返工都近D。

因此而家女工的晚上特更,其實是靠同學做義工幫手頂住,女工先維持到晚上服務,fulfill到中大要求的合約條件,令同學夜晚有野食。而家有好多同學每晚去幫手,如果換了七仔,你自己肯半夜凍冰冰去七仔免費當值嗎?我唔信囉。

你可能話點解有人去女工幫手。呢個就係女工過人之處,人地維持到與同學既關係,係社區度受歡迎,人地生意做得好(from this point of view),用同學免費勞動去支撐到盤生意,你七仔唔得,咪唔夠人做。

咁係咪好剝削義工同學?由於我呢個moment係大右派,我唔想討論剝削既問題。我既觀察係,近年有不少義工同學都是內地生。初時奇怪點解咁多內地同學幫手,後來發現佢地係特更時段聚集,會遇到其他內地同學及本地同學,呢個係佢地融入中大圈子、互相結識、交換消息、得到支援的地方。中大對內地生支援唔算特別多(除左比左個學位出來,頂),佢地係香港要生存、學廣東話、見到同鄉,好多時便是在女工小賣店。女工得到同學既勞動力、同學得到佢地係中大生存所需既支援,從商業的角度看來,咪就係佢地互利的共生關係,咁就做得住。

所以同學以為自己比緊盤生意出去,「益緊女工、益緊飯商」時,根本情況係有點掉轉,人地入來做你先有得食。根本係中大做生意(除了工程)個margin就好細,仲要樣樣消防、走火又無得偷雞、有物業管理處來check住;一年做得9個月生意;仲成日有學生來our sponsor要呢樣個樣,又話要特價又話要乜;又話要整教職員優惠。細規模一點的連鎖店都頂你唔住,所以來來去去各間大學咪得大家樂美心入去做。

我覺得有莊想引入呢樣個樣,唔係唔得,但唔好係empty promise囉。可唔可以交代下,你其實對個校園營商環境的認識是什麼,你點解覺得pepper lunch會入來?你對選民有呢D承諾,並且用來攻擊對手,最後做唔到,就好差。支莊以全精英的姿態現身,那麼就回答下這些市場的、真實的商業問題吧。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