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Pang

想做一個正常的讀者,謹此而已 網誌

政經

尋根究底2 – 香港社會監察

尋根究底2 – 香港社會監察
廣告

廣告

與香港研究協會同樣地在過去幾屆區議會或立法會選舉進行票站調查,香港社會監察這個組織明顯地比前者低調得多。沒有宣傳沒有網站,只有一個機構名字和負責人名字,既沒有進行過選舉票站調查以外的其他民意調查,甚至連票站調查的統計結果也沒有公開。這樣的機構,到底是甚麼葫蘆賣什麼藥?

蘋果日報早年靠著香港社會監察的註冊地址,發現該住宅單位的擁有人為黃大仙區鄧秀玲,並隨即對她作出訪問,得到的答案是該機構只是與友人為興趣而籌辦的組織,「我冇將資料交畀任何人,只係同幾個朋友用做學術研究。」(1)。本來,從該機構資料的隱秘性來看,進行票站調查的目的已有可疑。畢竟,既不是發佈調查結果以增加市民對選舉的理解,也無需進行其他調查以增進知名度並招攬生意,如何會有人願意在沒有政治動機下進行票站調查?況且,學術研究的對象可以有很多不同範圍的題材,投票結果在隔天就會公佈,除非像鍾庭耀那種鉅細無遺的學術調查,否則實在沒有太大必要大費周章建立一個只做票站調查的組織。香港社會監察進行票站的地點只限於九龍區,油尖旺,深水埗,九龍城,黃大仙,觀塘,除此以外便一個調查的地點也沒有,究竟是怎樣的研究才會只關心九龍區的投票結果?又,為什麼這些地區剛好和鄧秀玲所屬的區份有所重疊?

又來看看除了鄧秀玲外,香港社會監察的成員有什麼人。2015年區選的負責人是彭諾瑤。 彭諾瑤是何許人?翻開2012年立法會選舉的票站調查員名單,你會發現他的名字也曾出現。當時的負責人則是潘儉群,而今天他已經與鄧秀玲同屬民建聯的黃大仙支部,為該處的地區助理,碰巧的是潘儉群在2007年區選的時候也只是同樣的一個調查員。這樣來看,假以時日,彭諾瑤會否也同樣地成為民建聯的全職員工?若然如此,幫助香港社會監察進行調查,就好像是一種另類的升遷階梯,又如何能夠說服一般市民該機構進行的調查結果不會為民建聯之用?

更大的問題是,今天我們還可以憑著註冊地址和負責人的姓名找到一點其與民建聯的關係,日後只要註冊一個新的機構名稱,再找一些不熟悉的面孔,就沒有辦法再理解它的底緼。事實上,香港研究協會在發展的正是這個方向,換一個沒有特殊背景的主席,就連蘋果日報也只能以其前主席為政協委員來演繹港研親中的方向。而且,港研所做的其他調查,也經常被傳媒引用,筆者在某個講座裏就聽過港研關於港人閱報習慣的調查被引用,可見逐漸地它的立場將會越發模糊。

去年區議會選舉對於票站調查增加了有關公布調查結果的聲明,但先不說如何執法,要知道調查機構有否泄露資料本身就不是一件易事。如果候選人大打告急牌,可能勉強還算是有點蛛絲馬跡,但也要知道建制派本來能動員的就多是組織票,而且比起打告急牌,請求附近的重量級議員到場支持游說市民可能更有效果,卻無需顯露任何會被人認為知道調查結果的可疑之處。這樣的情況下,市民除了拒絕接受訪問外,又可以做些什麼呢?

Note:
1. 蘋果日報, 本報調查:踢爆左派借票站調查打選戰 五調查機構大起底 計算鐵票動員洗樓, 2008年2月18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080218/10763370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