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假仁義

假仁義
廣告

廣告

昨天(2016年1月29日)立法會財委會發生了保安攔截議員事件,令陳志全受傷。翻看錄影片段,當時小組主席陳健波用咪對企圖走到台前跟他理論的議員說,不要令保安受傷。這一說其實十分不公道。

一方面,保安是聽指示而為,是打工的。當時保安的職責大概是要防止議員走到主席台。故他們築起人牆,堵塞路口就是了。而陳志全議員試圖經會議廳另一邊通道走向主席台時,保安見狀,隨即封著通道,有一保安情急之下,飛身從後抱陳議員的腰而令他止步跌下。當陳被從後攔腰倒地一刻,因失去平行,身體向後仰,壓在該名攔截他的保安身上。之後,數名保安站在陳議志全面前。受傷的陳志全坐在地上,留意著自己傷勢外,還有問身邊的保安及議員,剛才他倒下壓到的保安同事有沒有大礙。這一問候,作為保安的我,看到眼裏。皆因保安師兄都不是蓄意傷害任何議員的,打份工不是搵命搏,況且全程在會議廳值勤,誰在議政,誰是牛頭馬面,一目了然。要數會議廳內最盡責的,除了克盡己職監察政府,努力議政的議員外,就是各位師兄。

陳健波這小組主席一句假仁假義的「不要傷害我們保安同事」,本就是將保安與議員放在對立面。那些聲稱自己是維護工人權益的工聯會議員,理應輕易察看到不對,並向主席提出抗議,但他們卻無動於衷,教人失望。

主席一言,說得恰當,公眾便能對事情有正確了解。說得輕率甚至是亂扣帽子,事情便會被扭成另一回事。陳健波說到企圖上前跟他理論的議員要傷害他和傷害保安同事那樣子,根本就是扭曲事實,火上加油。情況像港大校委會主席批評馮同學一樣效果。試問哪位議員在過去曾試過向主席揮拳?沒有。陳健波不是常說泛民議員做秀的嗎?他把保安阻止議員上前理論,說成議員要打人傷人一般,實在是誇張失實。不是他存心作賊,就是他不懂認真。如此不識大體,沒才無能的人當上工務小組主席,不混亂議事程序,肆意亂來才怪。

今天,財委會繼續審理港珠澳大橋的追加撥款。民建聯前主席譚耀宗在發言中重提昨天陳志全被攔腰受傷一事。他說他擔心那位被陳志全壓到的保安,不知他有沒有事。他續說被壓到當時可能沒事,過了一天可能有事。好另一副假仁假義的臉孔!譚耀宗若真的如此關心該名師兄,由昨天到今天,他可有致電或以任何方式問候過他?一整天過後,他用發言的時間去指控泛民議員令保安受傷,除了是陷議員於不義外,亦是借保安員過橋,消費師兄辛勞的工作。再次,工聯會也不省察到這是侵犯工人尊嚴的行為,實為令人遺憾。

立法會內的保安師兄,因為職責所在要阻止議員走近主席台。但我們作為公眾,作為同行師兄師姐,理應出聲指控把我們敬業的師兄放上枱的陳健波和譚耀宗,是他們利用我們對工作的責任,作為扭曲事實,插贜泛民議員的工具。是他們多行不義,令議員和師兄受傷的。另外,我亦要為工聯會屢屢失職,背棄工人而感到失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