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要拆大台但爭上莊 中大學生會反智時代開始了?

要拆大台但爭上莊 中大學生會反智時代開始了?
廣告

廣告

中大學生會撼莊,本來可喜可賀,但看著看著卻不太對勁,變成小學雞之爭暫可不說,變成空叫口號而叫口號的人無法清楚說明口號內涵才是最大問題。

兩個候選內閣都說自己本土,仿佛本土就是吸票終極武器似的,但什麼本土、怎樣本土的討論卻嚴重不足,兩邊支持者,或曰打手更不乏「幫倒忙」的人,兩邊 page或 cuhkserect 上稍為認真的留言都被一句左膠兩句港獨打發掉。中大學生會選舉何時變成嘻笑諧謔即真理,鳩噏抹黑即自由的境地?

高喊港獨不是問題,聲稱本土也完全可以,但為此而聲稱中大學生會因為「左翼國際主義」傳統而無法與同學溝通則至少犯了兩個錯誤:第一,中大學生會根本沒有左翼國際主義傳統,從80年代學運社會派勝利,國粹派黯然消退後,社會派走的就是去意識形態的基層路線,若要談其底蘊,當年及其後的中大學生會其實是右派或曰改良主義。我們絕不能因不滿一件事而歪曲歷史,這樣做只會變成與你的敵人,即中共無異,為咗一場選舉,真係要去到學中共咁盡?

第二,要與同學溝通幾乎成為近二十年每屆學生會選舉口號,今屆兩閣也不例外,提出的手法也不見得有多新穎,誇口說句,全部以前都有人諗過、做過。三年制時,同學忙上莊忙兼職忙拍拖忙搵工,四年制後也不見得有什麼好轉,這本身是代議制的缺失——一定程度上群眾自願去權而將權力通過選票交予代理人:「大佬我咪投咗票俾你囉你唔好煩我啦」,但有不滿時卻又會質疑代議士辦事不力。這不是為過去中大學生會任何一屆推搪的借口,任何上過系會屬會書院學生會的都清楚得很,你想溝會眾但會眾唔肯同你溝,只是場景一換到了中大學生會,這問題比系屬會莊放大上百倍不止而已。

要處理與同學溝通的缺失,facebook、諮詢會、公投、網台節目(撈埋電台果瓣算唔算越俎代疱?)都是好的,但你問自己有幾個同學會睬你?十個?一百個?一千個?中大有一萬六本科生哦,憑上莊十至十五人,你走晒堂唔拍拖唔做兼職唔食唔痾唔瞓,都唔可能在任期中同一半同學「溝通」。

再加上候選內閣事事無立場,美其名曰「尊重同學」,那尊重到底的話,先讓同學公投到底要不要公投吧,否則你事事公投又沒方向又沒立場,不如請鍾庭耀來做學生會好了。選學生會就是講清楚理念立場原則,好讓同學選擇,未上莊都怕表態,我不知道同學怎能確定你們將來跟沈祖堯開會時不會說:「等等先,我閣無立場㗎,俾兩個月我哋返去公個投先呀下校長。」

要補救代議制的弊病,直接民主是可以大力嘗試的方向,公投卻反而不是,原因是後者只能同意或反對單一議案,無法做到討論爭辯溝通轉化而達成共識;但前者對議政質素要求甚高,如果一句左膠就抹殺討論的可能性,要拆大台但又爭住上莊,但港大學生會此時卻已經踏出第一步嘗試,那末我只能說中大學生會的反智時代已經開始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