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還我公營街市 重奪屋邨商場

廣告
還我公營街市 重奪屋邨商場

廣告

近月樓市開始轉向,正當租戶期待租金有望下調之際,領展再次教導大家何謂「寡頭壟斷」,於地區街市縱容外判商大舉「逆市加租」,以致一眾經營多年的街坊生意被迫終結,街坊居民連聲叫苦,然而,沒有政府部門介入,一句「自由市場」,悲劇再次重演

馬鞍山區頌安邨街市商販於2015年12月底突然收到裝修通知,並需於一個月內決定是否續約,要麼離場、要麼續約;但續約便要面臨大幅加租,據不同商販透露,加幅兩成多至三成多,更要繳付數萬元的裝修費。街市由領展(前身為領匯)外判予宏安公司管理,一聲令下裝修加租,商販手足無措,六七十個商戶,不少是約20年前由「開邨」營運至今,一直經營小本生意,檔主難以另覓場地,員工也突然面臨失業,街市籠罩灰濛濛的氣氛,檔主說起情況也不禁落淚;不論在街市或居民大會中,街坊亦紛紛流露不捨之情,也一臉無奈。

逆市加租 民不聊生

為何外判商能「逆市加租」?租金貴物價貴市民便會另作消費?「自由市場」的謊言又再被刺穿,因為領展及外判擁有地區寡頭壟斷優勢,街市消費也是日常必須,大部分市民只會於該區消費,尤其一些行動不便的街坊;而且,領展的壟斷早前包圍附近地區,以馬鞍山為例,頌安區附近的恆安、耀安等街市都為領展擁有,亦是於近年計劃及進行裝修加租,推高物價,而區內居民最後只能「選擇」買貴餸。

領展公關不時表示關心社區及居民意見,然而「街市裝修」的民意,不知從何而來?反之,不論是商場或是街市,團體的調查均指出市民反對裝修、加租及趕走舊店,領展及外判商一直逆民意而走。

問題源自2004年房委會分拆物業賣斷。領匯上市後只照顧股東利益,漠視社區及居民意見。領展霸權下,悲劇一再重演,租金上漲、物價上升、多少商戶無奈結業、多少市民無奈受害。梁振英政府強調扶貧工作,林鄭月娥說扶貧超額完成,以為加多項福利津貼、增加些福利開支,就能扶貧,以收入計算的貧窮線,賬面上貧窮人口亦略為減少,但市民怨聲載道,政府真的不明白問題所在?是開支,房屋租金最嚴重,其次還有食物、日用品、醫療等,這邊政府發放津貼,那邊開支升幅更快,市民從第一身體驗當然認為生活更難過,但政府卻說已超額完成,不是太離地了嗎?

回顧梁振英在2012年6月候任時也曾回應領匯令物價上漲問題,當時他曾表示可「研究」回購領匯,也建議「研究」覓地興建由政府管理的商業及零售設施,以較平民化的方式經營,不過,「研究」至今無影無蹤。

多管齊下 重奪街市

問題討論10年有多,市民深切感受到當年的決定的禍害,政府應當立斷,多管齊下,增加選擇、減少壟斷、控制租金、 停止外判︰

一、興建公共街市。

由政府管理的公共街市,可以根據政策而非市場機制調整租金,也可以加入社會目標,例如讓基層市民優先經營、支持小店提供多元化選擇等,若街市(或商場)面臨管理問題,例如維修、衞生等,政府也有責任直接與商戶及居民商討處理,不會如現時般投訴無門。

根據上年高永文回覆立法會的資料, 食環署共管理101個公眾街市,領展則管理90個及房委會管理20個街市設施,政府應透過覓地、回購等方法,大幅增加公共街市比例,讓商販能以較廉價租金穩定經營,提供較廉價的消費,市民亦能受惠

二、推動全港各區墟市及小販市場。

同樣是增加選擇,減少地區壟斷,當地區出現更多廉價選擇,商戶也可有領展管理以外的形式經營,領展便不能繼續張牙舞爪逆市加租。食衞局早前推出墟市政策本為德政,然而,除了深水埗的「見光墟」為較耀眼的成功例子,其餘地區推行進度甚為緩慢。

另外,現時的墟市及小販嚴限提供熟食,該好好參考深受港人歡迎的台灣夜市小販,根據立法會研究資料,台灣的攤販由2003年29萬個,增至2008年31萬,再升至2013年的32萬個,政策不但提供更多消費選擇,也能支持市民就業,更有政策針對扶貧,讓低收入人士、殘障人士等優先申請牌照。

三、租務管制。

民間一直倡議住宅物業的租務管制。實際上,在商業社會,尤其在涉及民生必需品及政府物業的地方,例如屋邨街市及商場,同樣需要管制,以今次頌安街市為例,外判商逆市加租,也只給一個月通知,不續租的商販也沒足夠時間清貨,續租嗎?有商舖要在裝修前加租兩至三成,繳交數萬元裝修費,繼續租也可能再加租三成,可謂趕盡殺絕。規管租金升幅、延長通知期,不單住宅物業租客需要,小商戶同樣需要,這是一個健康的租務市場應有的規管

四、回購領展。

當年房委會管理不善,可以其他方法改善,不是要賣斷解決,而至今我們便清楚看見更嚴重的問題,回購領展已成為不少市民的共同願望。於2012年,張炳良曾回應指出,以當時市值,回購25%領匯股份,需要230億元,這個數目,比上年度「派糖」的330億元更少,莫說對比於現在數以千億元計的財政儲備。政府大可以分段購入股份,逐步取回控制權,不過這個已說了近10年的建議,股價愈升、難度愈高,市民必須認清,多年來支持領匯上市、反對回購領展的政黨,尤其在今年的選舉年,是否同意回購領展應視為候選人關注民生的指標。

扶貧工作,不單是發放津貼,更要增加選擇、減低消費開支,也要推動社區經濟、支援小本就業,方能更全面的支援基層,也能達到防貧效果。

(本文載於《信報》2016-2-1 A15 《 還我公營街市 重奪屋邨商場》)

陳紹銘
影子長策會成員、社工復興運動成員、香港政策透視執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