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程序公義大崩壞

廣告
程序公義大崩壞

廣告

香港立法機關設立各類不同的委員會,以協助立法機關執行其憲制職權,這個做法由來已久。

1872年,立法局成立財務委員會(Finance Committee),是局內首個常設委員會(Standing Committee)。1884年,立法局繼財務委員會之後,新增兩個常設委員會,分別是法律委員會(Law Committee)和工務委員會(Public Works Committee)。可惜,一百三十多年後的今天,香港的程序公義已經開始崩壞。

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在昨天(2月2日)討論高鐵追加撥款196億元,由於在會議結束前仍未表決,運輪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隨即宣佈,政府將會繞過工務小組,把撥款申請直接交到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議。政府做錯事、計錯數在先,現時說句甚麼「時間實在非常逼切」,原來就可以違反一直以來行之有效的程序?這種做法與強盜有甚麼分別?完全漠視了立法會的程序和慣常做法,嚴重破壞程序公義,以及行政立法關係。

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三條,立法會的職權包括審核、通過財政預算案,以及批准稅收和公共開支。立法會財務委員會轄下的兩個小組委員會,即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和工務小組委員會,分別協助財務委員會審核涉及人事編制變動和基本工程儲備基金下工務工程項目的建議。

雖然財務委員會可自行決定是否接納或推翻小組委員會所提出的任何建議,但「先通過小組委員會,後通過財務委員會」已經成為了一直以來的慣例,能夠盡詳審議公帑的運用。否則,設立兩個小組委員會來幹甚麼?今次政府把高鐵超支撥款申請直接交到財委會,變相宣佈工務小組已經淪為裝飾品。

高鐵項目本身已經極富爭議性,在現時超支196億元的情況下,政府竟然當立法會是銀行櫃員機?更離譜的是,政府還打算「打尖」、破壞立法會一直以來的程序及行事慣例,我們怎能夠接受這種無法無天的做法?政府還有甚麼資格講「程序公義」?講「尊重行政立法關係」?

2月5日的財務委員會,將會開始審議高鐵超支撥款申請。實在別無他法,民主派議員除了議會內要全力「拉布」,嘗試拖延撥款通過之外,公民社會更要盡快聚合力量,在議會外抗爭。雖然面對著這個爛透的政局,我們會感到無力,但假若我們不反抗的話,這個政府在下一次就只會更無恥、更離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