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Pang

想做一個正常的讀者,謹此而已 網誌

政經

徒然的對話

徒然的對話
廣告

廣告

對於梁振英執意委任李國章為港大校委會主席,一眾校友及公眾人士以遊行回應,而學生則最後決定號召罷課。由一月二十日罷課到一月二十六日於校委會會議期間抗議,主要訴求有四點:

1. 港大校委會成立專責小組審視《香港大學條例》
2. 廢除行政長官必然出任校監的安排
3. 校委會校內委員佔校委會成員一半或以上
4. 將現時由特首委任的校委會主席和校委,改為由校委會自行委任。

先不論各種遊行和集會中如何對委任李國章的決定叫罵,以上的訴求並沒有包括李國章的即時離任;反之,校委會當日的會議決定,通過了成立專責小組檢討《香港大學條例》,只是同時指出由於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的相關報告會在兩個月內完成,專責小組會等報告出台後才會組成。

從表面上看,兩者之間非但沒有衝突,甚至乎是向著同一方向發展,這亦是為何張達明,陳祖為,文灼非等校委於事後表示對當晚整個情況的發展感到遺憾。事件於校長馬斐森於雨中與學生對話並承諾安排學生與李國章會面作結,罷課委員會亦因此決定暫緩罷課。到目前為止,雙方因為會面條件未能談攏而未能成事,但無論如何這一次的對話注定是徒然。

對話是最直接的尋求共識以解決問題的方法,但其基礎是雙方的互信,畢竟對話途中能夠出現的只是一個個的承諾,如果對方的品德人格是令人懷疑的,自然難以達致任何結果。李國章於事件翌日召開的記者會,很輕易的就用一句「吸毒」將任何討論的基礎破壞。當然,這亦是其一向的作風,只是確認了如果還有任何人有一絲寄望,希望以後可以同心合力為港大的未來著想的話,那只是一種奢望。

當然,罷課委員會的反應也不遑多讓,提出的要求分別是於港大進行會面、邀請校委柯天銘及張達明與會、以及容許校園電視在席﹙甚至直播﹚。前兩者旋即被李國章拒絕,但其實這兩項要求相對來說是無關痛癢,反而提出第三項要求代表罷委會也並不相信會面會有任何成果。

正如前面所說,對話建基於信任,過程中需要雙方坦誠的作出交流,以理解對方為何有一個不同的著眼點,並想方設法訂出一個兩邊都能接受的方案。試問,在直播的情況下,李國章和罷委會如何能夠坦誠對話?可以想像,兩方面都只會保持以往的形象,簡單點來說就是各自表達自己的觀點與立場,在沒有任何共識下散場。這樣的情況,我們在2014年已經見過一次,而施永青也作出過相似的評論﹙1﹚,但即使毫無結果,當時的情況確實有必要讓學生的聲音被聽見,且暴露出政府的無能。今天,李國章的言行大眾已經聽得看得夠多了,再揭露這種事實並不會對局局面有多大幫助。

當然,就現況來看,這也是最合理的做法,既然對方沒有釋出任何善意,如其緊抱不切實際的幻想,倒不如想辦法鞏固自己的支持者。反正,當梁振英執意要把李國章送到校委會主席這個位置,看中的就是其挑起紛爭的能力,與其希望在溝通中獲得實際的成果,如何去保持自己的理性,誠意與風度以贏得輿論才是當務之急。

Note:

1. 施永青, 電視直播 談判難成, AM730, 2014年10月21日

http://www.am730.com.hk/column-232175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