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我所認識的「上一代」

我所認識的「上一代」
廣告

廣告

近日黎汶洛在年宵攤檔與一名長者爭論全民退休保障,該長者表示「唔關我事」,及後黃之鋒在Facebook寫上:「下一代」為「上一代」爭取退休的保障,然後「上一代」話你搞事。

這句評語得到數千個讚好,引起很多對「老嘢」的回應,整個討論已不只是圍繞「唔關我事」的那位阿叔,還有上一代有多「老懵」。這不禁使我想起幾年前一幕,平叔跟我說:「我哋爭取得嚟都就快死啦,都係為咗下一代先企出嚟爭取啫。」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一班老友記,從來是退保運動的主力,要不是他們堅持爭取幾十年,今天長者福利的討論,可能仍然停留在長者生活津貼「加幾多錢」的層面。他們紀律嚴明如軍隊,行動約八點,他們七點多就齊集就緒,他們逐一游說學者、官員、議員支持全民退休保障,年邁而不遺餘力,很「Chur」。

從我讀書至今天,在全民退休保障這個議題上,這就是我對「上一代」的深刻印象。這大概與網絡世界存在很大差距,一來他們不是政治明星,不受媒體重視,二來他們不擅長網絡文宣,幾乎絕跡Facebook。然而他們依然是一個個活生生的人,街工一位老會員平叔,他總是不斷鞭撻我們爭取,上周一次討論會上,他正好就全民退保的爭取策略,向另一位會員發炮,比影片裡的阿叔再惡十倍,粗口都爆了幾句。

我的感覺是,社會上有一種「長者=蛇齋餅糉=愚昧無知=建制派票倉」的印象,雪球般越滾越大,為長者帶來更多標籤,既是社會的財政負累,又是阻礙民主發展的愚民。就連全民退休保障這個議題,縱然一群老友記努力爭取幾十年,也有可能在網絡上漸漸扭轉為「下一代爭取、上一代落井下石」的總結。

平叔除了不斷到立法會、政府總部等地爭取全民退保外,更不放棄其他機會組織、感染更多人。上個月工會旅行,平叔才孜孜不倦地在旅遊巴上講解退保形勢,宣傳幾場諮會日期,鼓勵車上男女老幼關注退保,加入爭取行列。上周他又在會員團年飯上,高唱全民養老歌,提醒大家團年不忘退保。

我寫這篇文,純粹出於公道,在全民退保運動上,為所謂「上一代」多留一個註腳。

其實,首先將全民享有退休保障的權利,挑動為世代矛盾的,正是林鄭月娥,她提出青年人承擔長者退休保障是不公義的,然後政府承擔社會責任的問題,漸漸轉化成兩代財富分配的爭議。

青年人不應該承受太多無理抹黑和標籤,同樣,長者其實也不是鐵板一塊,在爭取全民退休保障的關鍵時刻,跳出世代矛盾的陷阱,團結全民爭取共同的權利,或者才可以為長者爭取到真正的尊嚴生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