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魚蛋事變案情整理:邊個唔比大家拮魚蛋?

廣告
魚蛋事變案情整理:邊個唔比大家拮魚蛋?

廣告

撐小販是基本盤,短文不再以此為重點。重點在我們撐小販的傾向有沒有被人利用。

筆者案發時不在旺角現場,從多方消息所得資訊是有團體在未有食環執法之前衝擊警方,然後警方增加支援,小販被逼撤離,之後就是爆發大規模衝突。

端報導

「凌晨約1時,我到達旺角砵蘭街與亞皆老街,街道上十多檔夜市小販正在擺賣,有賣臭豆腐的、有燒串燒的、有煮魚肉湯的,市民在街上吃著夜宵,一片新年氣氛。然而,沿着砵蘭街向南走到近山東街,卻看到大批手持盾牌的警員與示威者對峙。我站在示威者後排,見到有人向警員拋擲玻璃樽等物件,而警員則不時向示威者施放胡椒噴霧還擊,衝突逐漸升級,互不相讓。」

兩名在場朋友在臉書寫:

「我成晚係現場,慈母同食環一直都無清小販,衝突時都無清
係本土民主前線封左馬路,慈母要開馬路,就衝突
慈母一直無清小販,都無企圖咁做,成夜好地地的
點解本民前要封路?然後用選舉條例出動,再係post比較其他候選人」

經過旺角,其實已經覺得好唔妥。一,點解係朗豪坊對面街都有擺小販檔,但無警察,而係朗豪坊出面就有一大班軍裝準備好。二,好地地其實擺檔做下無牌小販,忽然間有一班人出現,聲稱支援小販,然後最後變成一件好似與小販/空間使用無乜關係的動亂?除左空間的差異之外,倒真我唔係太明點解都係旺角,但可以差咁遠。」

香港民怨沸騰,年初一幫趁小販墟市是港人治療系活動。小麗老師在深水埗撐小販被捕〈我擺街,但我沒犯罪!〉、屯門良景的城管式打壓小販〈良景小販連番被打壓 不明保安越權管理〉,令大家一點即爆。筆者覺得市民必要時使用「最低」武力去爭取權利合情合理,但如果因為有團體利用這種情緒,借小販去撥火,問題則大大不同。

有朋友將大白象工程、反警權與所有當下的負情緒投放於此,將所有民怨溝埋一齊造魚蛋,也可以理解。香港現在最大的民粹不在民主,是在「嗜血」。可能大部份人覺得這才算是升級,是不是撐小販,甚至是無故行動摧毀旺角夜市也在所不惜。

筆者急寫短文,不加立場,只想以事論事。與及說聲,天佑我們,天佑香港。

(圖片出自http://tw.tranews.com/Show/images/News/79981_1.jpg)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