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良景小販連番被打壓 不明保安越權管理

良景小販連番被打壓  不明保安越權管理
廣告

廣告

大除夕晚,一年到尾搵啖飯食啫的小販仍然被食環署人員追趕。深水埗桂林街腸粉大王戰車被充公,到場聲援的小麗被控三項罪名。另一邊廂,屯門良景邨小販出動後被領展派出的所謂「管理員」落閘,封鎖街道,堵塞出口,揚言清晨五點才放人放車。居民不滿,嘗試移開部分鐵欄不果,部份到場聲援的市民與「管理員」發生零星口角,偶爾出現肢體衝突,未見在場警員阻止。

小記抵達有關位置,見一名青年嘗試闖關,即被穿著印有「管理員」外套的人士阻撓,青年喝問為何不能進入(係囉點解唔入得?),其餘市民則指罵他們是「黑社會」。不久一名大叔推欄想開路,即被「管理員」包圍,雙方以粗口對罵,偶有肢體碰撞,氣氛緊張。片刻警察才介入。凌晨三時左右,警察開始與「管理員」傾數,結果鐵欄仍然原封不動,但部分警察卻閃水走人。歲晚,小販被困至清晨五時方可離去。

好了好了。這是在幹甚麼?第一,「管理員」有何等權力封欄阻人離去?小販位置在屋邨範圍內,縱然領展在上年初已收購良景商場及熟食檔,然而當日位置並不屬於領展範圍內,小販自當不屬侵犯領展土地,要趕也只有屋邨物業管理處或食環署人員才有權處理,因此落閘封人,情理何在?可笑的是,當晚並沒有物業管理處人員到場處理,對小販撒手不管,又隻眼開隻眼閉任由領展的人亂來,難道因此「管理員」就有權力可以越俎代疱,幫手管理?不如遲下做埋慈母份工好唔好?

第二,管理員身份來歷不明,較早前已有一報導質疑保安的工作,詳見〈屯門良景金毛管理員邊度黎架?〉一文,內文已明言從事保安工作者須持有保安人員許可證(乙類),若非領展外判的保安公司人員,又執行疑似保安工作,便算違法。我不是歧視講粗口染金毛的人,但現場看「管理員」打扮休閒,有些下身更穿牛仔褲加對Nike,貌似笠件外套就是保安,加上對市民大叫大嚷,動輒問候人全家。因此絕對有理由懷疑他們不是真.保安,然而他們自稱是領展的人,想必與領展有關係。

良景小販一直服務市民,勤力過區議員,一直相安無事,大家吃得愉快。然而在領展收購商場開始,小販稱黑社會來踩場干擾接踵而來,近年一直傳出紛爭,嚴重到有一小販因拒交保護費而被斬傷雙臂。有小販表示:「他們一直要求收陀地,但我們就無咩點理,唔交都奈我地唔何。」不敢亂猜測當中領展與部份金毛管理員有何關係。觀察得知,警員並沒有處理管理員「非法禁錮」小販,也沒有截查來歷不明的保安,反而與他們「講數」,至於管理員、黑社會與領展的關係就更加撲朔迷離。

據悉,領展旗下的良景市集也有熟食檔,習慣壟斷做開大佬,有可能不滿流動小販爭生意,削減部份客源之餘又不用交租金及管理費。而且流動小販擺檔範圍屬「三不管地帶」,使橫手出陰招其實不出奇。新年流流,未開年就已經打聽到香港區區均有食環署人員嚴厲打壓流動小販,一時又話收到市民投訴,一時又話執法指示,龍門任你搬。講真,牌照啫,有都未必真係衛生啦,咪又係見到譚仔姨姨係溝渠上面切菜?

地產霸權令租金貴到嘭嘭聲,有這麼多流動小販,某程度都反映有舖生意難做難捱,若非如此,平民草根何需冒檢控風險擺檔?你估走鬼好輕鬆?另外就是市民一年365日迫住幫襯大商家,新正頭平民小生意都唔做得?是日初一,聽說夜晚良景小販又會出動,未知「管理員」又會如何留難,希望大家得閒又口痕想食吓嘢,可以順便過去支持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