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昨晚,究竟有多「暴亂」?

昨晚,究竟有多「暴亂」?
廣告

廣告

新年初一,正是家家戶戶恭賀新禧團圓拜年的時候。偏偏幾個小時前,在香港真正的文化發源地旺角,上千市民和警察混亂一團,市民拿磚,警察拿槍,原來只有在大陸才會發生的事情,選擇在香港人最重視好彩頭的農曆新年上演。在這個決定香港未來的十字路口,政府高調將旺角事件定義為「暴亂」。

暴亂二字,在8964的時候用過,在中國那些人民走上街頭反對建造XP重污染化工廠的時候用過,在中國暴力拆遷打死人的時候用過。香港,經歷過一年多的社會撕裂人心惶惶,需要的不是「被暴亂」「被返大陸」「被和諧」,需要的是一個謙虛的政府,一群把市民利益放在心中的高官,和柔和安撫的讓社會調養生息的政策。說到這裏,多麼想念那個在競選勝利宣言裡講「我要請每一個民進黨官員,謙虛,謙虛,再謙虛」的小英。

昨晚,究竟有多「暴亂」?新年頭,小販推個車出來賣魚蛋賣腸粉,有一大堆懷念舊時草根習俗的香港市民去買,圖個市井生活舊的年味。警察和政府認為這些小販沒有牌照,阻礙交通,更讓周圍地產價值下降讓地產商不高興。政府認為最可惡的,竟然是還有眾多市民不理會政府維護地產商利益的決心,竟然大商場大店不去,要到街頭買這樣的廉價魚蛋!香港如此之大,問題如此之多,廣東道上出租車不打表專宰大陸客,尖沙嘴銅鑼灣藥房肆無忌憚幾萬元中外客人通宰,水貨電器店任何時刻關門落閘顧客不付錢不能走,這些事情,全都是市民包括我的親身經歷,這麼多年,政府有同樣高姿態同樣高效率的清理這些嚴重損毀香港形象的違法行為嗎?

為什麼這麼多年來深受市民歡迎的街頭攤販,新年裡擺一個晚上的魚蛋,就要被城管一樣的警察趕盡殺絕,就要出動胡椒噴霧這樣的武力,就要用警棍打到頭破血流?夜市開到11:30,氣氛和諧,偏偏武裝警察在午夜開始人流少一些之後,出動警棍驅趕小販沒收小販車。正正是這些標準中國城管式的做法,讓本已走開的市民返來聲援小販,衝突升級,市民們拿出轉頭,警察拿出槍枝(真搶啊!)。撕裂香港的,不是年輕人,正正是這些拿槍指著市民頭來遮蓋自己恐懼的政權。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

可是就是這樣的「反」,也是香港式的,不帶任何燒車和武器的溫柔的「反」。想想在我們鄉下,話不投機就上磚頭。香港人,本來貪生怕死,最怕流血流汗。佔中79天,大家最講究「和平理性」。雖然這樣的和平理性,政府從來不放在眼裡。但是從佔中以來的尖銳的警民對立情緒,終於在昨晚爆發出來。警棍沒有打在你身上,頭破血流的不是你,要留下案底的不是你,所以請你少講幾句風涼話,多勸勸這個政府,從今天開始,多行懷柔政策安撫人心。不要繼續高壓,不要繼續「與人鬥,其樂無窮」,不要有權用盡安插李國章這種敗類,不要讓香港人的幾千億血汗錢倒入高鐵和珠海大橋這種重度污染的基建項目(幾千億阿,同樣的項目在中國和其他國家,建造價格只是1%)。

五四運動的時候,學生火燒趙家樓,衝入當時的外交大臣的家裡,拖出幾個政府最高級別的官員來痛打一通並要他們保證不簽巴黎和約,是公認的「愛國進步學生運動」。今日的市民,吃個魚蛋,還要跟警察和政府鬥智鬥勇,就被愛港愛國的所謂沈默大多數定義為年輕人和學生在鬧事,就被政府定義為暴亂。1949年國民黨政權倒台的時候,全中國大部分能走的有錢人都到香港來了;在今天中國經濟進入關鍵調整期很可能是一個危機甚至威脅到共產黨統治的時候,你們這些年來在香港承受她蔭蔽的人,又是要繼續逃到其他國家,還是留在這裏,一起建設自己的家園?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