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花生看魚蛋

花生看魚蛋
廣告

廣告

大年初二子時,坐在家裡看facebook,突然出現一段新聞,內容說旺角有本土派人士發起了撐小販行動,包圍食環署人員抗議對方不顧人情味於農曆新年這頭三日驅趕無牌熟食小販,之後引致警方介入,於大年初二舉旗及用胡椒噴霧及驅散示威者,小弟對本土派向來都沒有好感,對這種所謂勇武抗爭方式完全不感興趣,之後因為累了就去睡覺。(利申:小弟是和理非非左膠)

初二中午還未起床,聽到家裡電視播著TVB的新聞報導,不停重複“暴徒暴亂”這些字眼,昨晚怎麼了?不是一般鳩嗚式抗議示威嗎?怎麼要用上“暴徒暴亂”這些字眼那麼嚴重?起來看看電視,看到畫面內示威人士向警察包圍,用各種物品擲向及襲擊警察,有人放火燃燒地上垃圾,更有一人將燃燒的垃圾推向停泊在路邊的的士,幸好該的士最後沒有爆炸,否則將造成更大的破壞。這些由TVB報導出來的畫面、不停重複加上“暴徒暴亂”這些字眼,最後由行政長官出來嚴厲讉責將該事件定性為暴亂,單方面看來,這一切…..當然是示威人士不對,食環署依法執行任務期間遭數百示威人士包圍,之後警方介入更遭到示威人士嚴重襲擊,這絕對是暴亂行為!!全港市民應該嚴正指責!!

不過經歷過雨傘運動的我,發生這麼大的一件事,當然不會盡信TVB的新聞,轉去看看Now TV的新聞台,報導上有些許分別。Now TV 沒有以「暴徒」稱呼示威者,沒有稱事件為「暴亂」而是「騷亂」,更播出一些TVB沒有播出的畫面,像有示威者在舉高雙手背向警員完全沒有攻擊或反抗性情況下被亂棍毆打,最後畫面是該示威者血流披面倒地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cuelK0ENBM (片段來源Now TV),而不是一面倒只有示威者襲擊警方。

大年初二,因為要出外拜年,沒有太多時間去找尋事件真相,只有在坐車途中透過網上媒體了解更多。經過一日時間的了解後,有一些看法,不禁寫下這篇文章,希望透過這篇文章去與讀者共同去思考一下事件的來龍去脈,由於小弟並非親身經歷,如文章內容有不恰當,請讀者見諒。以下小弟將事件分為三個部分去評論一下。

1.示威者
是次「撐小販行動」主要發起組織為「本土民主前線」(下簡稱本民前)。「本民前」為激進民主派,向來以「本土特色 勇武悍衛」作組織方向,意欲貫徹「沒有大會 只有群眾」的理念,過去曾參與的示威行動包括光復屯門、光復沙田等等都引發與警方武力衝突,更曾經在光復行動期間見到疑似大陸人就以粗口問候、踢篋等行為受到全港大部份市民指責。不過就事件發生後,港府對自由行實施收緊一簽多行制度。可能由於行動見效,從那時起,開始有更多人認為勇武抗爭方式比和理非非更有效。

據小弟從網上及朋友所得資訊,該晚參與示威人士多達數百人,當中包括熱血公民、學民思潮等等的組織成員之外,其實大部份示威者都是正在「掃街」的食客、經常盤踞旺角的青少年及只是一般市民。

TVB、大公報、星島、文匯、東方等主流媒體都稱這批示威者為「暴徒」,這次外稱「魚蛋革命」和過去香港一貫慣性的和理非非式示威方式比較,這次示威者襲警、縱火等行為的確有點「暴」,不過小弟覺得這次行動只是升級了,可稱為騷亂,但還未去到暴亂的層次。原因何在?比較起外國的真‧暴亂,「魚蛋革命」的示威者沒有趁機搶掠,沒有故意大規模破壞街道中的商鋪(雖有商鋪被破壞,但只是雙方武鬥中被流彈誤中),縱火也不是暴動式到處放火、燒車(單一事件有一人曾經想將燃燒中垃圾推向的士,最後也沒有令的士焚毀),他們只是將垃圾燃燒倒在馬路上中間的作路障阻止警方之用,而距離波及民居或店鋪尚有一段安全的距離,相信示威者在使用「最低破壞力」。

至於示威者出現襲警行為,我們先回到一年多前佔領時期,警察投訴科收到2427宗與佔領行動相關的指控,其中涉嫌毆打及濫用職權的投訴超過一半,分別有709宗及662宗,結果只有百多宗需要向監警會匯報,而當中最注目的「暗角」及「朱SIR毆打途人」事件表面證據確在,但涉案警員至今仍未被定罪,簡單說基本上涉及政治活動的投訴警察案件差不多都完全不了了之。

佔領後一年內面對反對派的示威行動,警察的表現更好像有持無恐或選擇性執法方式去對付示威者,這其實是政府自己埋下的計時炸彈,當示威者被暴力對待時,他們再不相信現政府及法治能給他們人生安全保障,在日積月累情況下,壓力剛好在這次「魚蛋革命」令示威者決定「用自己方式」去爆發。

可能有讀者看到這裡會覺得小弟在給這批所謂「暴徒」抹粉,當然不是!作為和理非非左膠的我,對犯法抗爭的行為絕不認同!不過小弟沒有親身見證過程,單從網上和朋友提供的資料,亦不會讉責示威者,因為他們有自由決定抗爭方式,犯了法被捕亦應該承擔後果。

不過值得一提是「本民前」,由佔領時期開始,小弟已經覺得這伙人相當奇怪,以當日金鐘佔領區為例,如此大型的運動,本應需要參與者團結一致去對抗政權,但他們則鼓吹「沒有大會 只有群眾」的理念去分散力量,原來實情他們只是想拖垮原來的大台,自己做大台!雖然當時大台處事手法問題眾多,就算當時防線、糾察、村民、政黨等抗爭者亦如此認為,不過大家都為了大局著想,有問題總會以私下討論解決而不會像「本民前」號召群眾以拆大台方式去解決。佔領結束後,多次激進活動亦是由「本民前」發起。不過他們總是先激發群眾情緒,之後會宣佈他們的活動已完結去推卸責任。而今次「魚蛋革命」,根據在場人士提供的消息,當晚如果不是「本民前」推動下,群眾情緒未必如此高漲失控。

關於示威者方面有幾個問題值得去思考的…..「本民前」領導層絕不是一批烏合之眾,是由一班有學識的中產人士組成,他們應該預計到「魚蛋革命」會出現武鬥環境,為何他們的成員依然穿上制服去做出襲擊警察等行為呢?當晚大部份激烈行動者,大多戴上口罩(這個是保護自己身份,小弟不會質疑),會否有無間道滲入做出一些有新聞性的行為呢(佔旺時期早有案例)?例如阻止消防救火、襲擊記者或是帶頭燒雜物等呢?小弟寫到這裡時已經是初四凌晨,回看事發後兩個晚上,旺角夜市依然開檔,完全沒有受到食環署打擊。

2.警方

經過這夜的經歷,相信令警方需要重新評估示威者,過去打不還手,最多只是拿著雨傘擋住胡椒噴霧去衝擊防線的示威者竟然拿起武器襲擊他們。多方媒體報導的畫面片段,都可見憤怒的群眾拿住物件去攻擊他們,網上留言、市民言論大都說警察只是執行職務,「暴民」簡直不是人。

或許先說說這次「魚蛋革命」的亮點,『交通警察為救被襲倒地同袍向天連開兩鎗示警』。這兩鎗絕對是將示威者的憤怒情緒推向失控而引發騷亂的原因,相信大家都能從各方媒體畫面上看到開鎗前的畫面,示威者如何不停向多名交通警員施襲,包括拳打腳踢,用各種大型物品如垃圾筒、卡板等擲向警員,情況簡直想「攞命」,施暴者簡直冷血不仁,其中一名警員倒地不動後,依然被示威者不停攻擊。該名開鎗警員在危急情況下作出決定向天開鎗制止施暴者行為亦是沒辦法中之辦法。

不知有沒有讀者跟小弟一樣會想,究竟之前發生什麼事令施暴者做出如此行為呢?經過小弟在網上搜尋後發現了兩段疑似施暴者向交警襲擊前的片段: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u3Vw5NJcpE
https://www.facebook.com/resistancelive2014/videos/1661022654162083/?hc_location=ufi
或許警方也預料不到會有警員開鎗的情況,否則根據雨傘運動施放87個催淚彈後得出的經驗,應該會知道再對香港人使出更高的武力只會令情況更壞,越會激發民眾的憤怒情緒。

一直以來小弟本來對新任「一哥」都沒有什麼期望,自盧偉聰上任以來,本來沒有什麼大考驗,不過近期發生李波事件後,就清楚知道他只是一個傀儡處長。而是次開鎗事件,一直避開正面回應警員向天開鎗是否違法警例,坦白說根據當時情況,其實承認違反警例又有什麼大不了?難道有反對派人士會認為開鎗打向施暴者比向天開鎗更好?另一方面盧偉聰在記者會上指,如果示威者的磚頭掟到頭,可以殺人,不過盧偉聰似乎不太了解下屬的「專業」,被美聯社拍下警員擲磚還擊。或許盧偉聰又會解釋警察都係人,在極端情況下也是情有可原的,相對地示威者也是人,且沒有受過專業訓練(可能有大量示威者像黃之鋒一樣係受過美軍陸戰隊培訓而我不知道的),或許盧sir下次向下屬訓示時或許可以考慮一下灌輸本是同根生這個道理,而非灌輸反對派示威者就是恐怖份子是敵人。保護下屬是理所當然的,不過作為市民公僕,過份保護下屬,最後也只會得不償失。一次又一次被利用為政治打手,盧sir上任時承諾希望做到「警民一家」似乎還有一段很遠的距離。

3.政府

官方一直否定是次爆發「魚蛋革命」是基於民怨爆發,或許我們可以從事發後三位官員公開發表的言論看出一點事實。

「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就指,食環署小販管理主任在事發時於旺角砵蘭街巡邏,當時並未對熟食小販採取拘控行動,惟小隊已被逾50人包圍、指罵及推撞,期間更有人將兩架售賣熟食的木頭車突然撞向食環署職員,導致有人員受傷,遂報警求助。高永文重申,食環署一直以忍讓態度處理非法販賣活動,亦理解近年有意見要求設立露天小販市場和夜市,對此持開放態度,但要平衡當區不同人士的意見。他認為,真正關心小販的人士應以務實態度,與政府及區議會合力制定平衡方案,強調激進手法無助解決問題。」(原文轉載自香港01)

首先想回應高局長的是網上多條影片都清楚看到食環署職員只是遭包圍、指罵,而沒有遭到推撞,再者如果有人推撞或將兩架木頭車撞向食環署職員的話,襲擊公職人員是非常嚴重罪行,局長應該向警方查詢為何當時沒有人被拘捕,如果高局長在未完全清楚當時情況下而目的是去砌詞加強示威者的負面形象,只會加深部份市民與政府之間的對立。

第二點是食環署其實如何一直以忍讓態度處理非法販賣活動呢?以往農曆新年頭三日,小販都會推出自制木頭車出來做幾日生意,事實上這幾天很多食店都會休息,不會影響周邊商鋪的經濟效益,如非特別過份,食環署人員亦會以隻眼開隻眼閉態度去處理。自2015年農曆新年開始,食環署開始大舉掃除各區無牌熟食小販。同月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便在財政預算案中表示研究引入美食車,每架成本最少60萬。今年屯門良景邨事件任由「管理員」代食環署執法,這一點高局長更完全不回應。

小弟有兩個問題真想知道高局長會如何回應。一、以美食車每架造價60萬為例,小販大多來自基層市民,如何拿出高成本去爭取經營呢?二、設立露天小販市場和夜市持開放態度?2003年,政府曾允許於上環信德中心附近的填海區海旁的一塊空地重辦上環大笪地。但由於與一般跳蚤市場無異,加上政府又因食物安全問題禁止經營熟食,失去了傳統大笪地的風味,欠缺吸引力,故不夠一年的時間便慘淡收場。 試問今日高局長又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呢?高局長如果想敷衍市民隨意說幾句,建議不如少說為妙。

「林鄭特別批評,有政黨、政治組織把事件形容是小販管理問題,「我呼籲各個政黨、政團、政治組織的朋友,這件事是徹頭徹尾的暴亂事件,唔好再找任何藉口為他們掩飾,包括是小販管理事件,或者是政府管治問題,甚至話政改期間非暴力的佔中攞不到結果,無可避免出現暴力行為,我覺得,這些全部都是藉口。」林鄭又稱,不可為「小撮年輕人的暴力行為」作掩飾,「今次事件應該是全部市民譴責的事件。」林鄭稱,政府是堅決維護法治,全力支持在前線執法的警務人員及食環署人員。」(原文轉載自立場新聞)

回應林鄭月娥司長的發言,首先我不反對「魚蛋革命」是徹頭徹尾涉及多宗罪案的暴力事件,至於說是小販管理事件或者是政府管治問題作藉口為示威者掩飾,作為一個司長,根本是完全不負責任的言論。

首先小販管理事件的的確確在發生,屯門良景邨事件一直沒有政府部門作出正面回應,房署及領展更出來推卸責任,良景邨如何「警管」聯手,網民無人不知
,難道林司長真的是官到無求膽自大,以為該事件無人敢去憤怒?以為是一件小事?這是徹頭徹尾引發騷亂其中一個憤怒點。

以下立場新聞連結有關屯門良景邨事件詳細報導。
https://thestandnews.com/society/%E5%B1%AF%E9%96%80%E8%89%AF%E6%99%AF%E6%83%A1%E7%85%9E-%E7%AE%A1%E7%90%86%E5%93%A1-%E8%83%8C%E5%BE%8C%E7%9A%84-%E5%A4%A7%E7%8E%8B/

第二是自從雨傘運動後,政府施政、管治手法不但挑釁味濃,更加深激發不滿政府市民情緒,或許小弟就2015年政府施政、管治手法列出一個與民怨有關的列表:

1. 政改方案被否決─政改否決原因在於投票前一刻,建制派議員突然離開會議廳,以至結果大比數被否決,但事後以梁振英為首的一眾官員及建制派議員竟然欲將責任歸咎於民主派議員,屬完全不負責的行為。

2. 鉛水事件─受影響超過三萬戶居民,政府派出的衛生防護中心監測及流行病學主任程卓端竟然說出「一生拉勻計,唔洗太擔心,不會對健康有威脅」,但結果有居民被驗出血含鉛超標,小朋友腦部發展遲緩,及後於居民大會中有政府人員被要求飲下一杯鉛水,林司長竟公開回應是一種侮辱,難道市民可以天天飲鉛水,政府人員就一杯都飲不得?政府只承認監管不足,而無需要任何把關公務人員負責,而承辦商中國建築更只被暫停幾單工程草草了事,最後責任竟再推向水喉匠。而建制派議員蔣麗芸丈夫更被揭發為中國建築執行董事,存在官商勾結之嫌。如此大事,民主派議員要求動用特權法去調查事件,結果被否決。

3. 高鐵及三跑工程嚴重超支─兩個工程造價超過2000億港元,2015年度建制派以「人多恰人少」方式搶奪內會、財會等正副主席,打破「一建一泛」去擔任這個較為公平的傳統,結果及後出現多項議案因執行主席運用特權,出現多次議會暴力,令撥款及議案,繞過立法會或用強行方法去通過,嚴重破壞議會制度。

4. 否決取消小三TSA、普教中─大部份家長為減輕孩子負擔都贊成取消小三TSA,政府舉辦公聽會,二十多萬月薪的教育局長吳克儉竟回復以私人理由離港,後吳局長被揭發公聽會舉辦時正在日本賞花,最後取消小三TSA議案更被否決,家長無不憤怒。廣東話本身就是香港人的主要方言,吳局長強推普教中引起部份家長及本地教師不滿,原因是用家長認為用「外語學中文」成績會更差及因聘請教師其中一項條件是普通話為母語,被懷疑寧聘內地教師,不顧及本地教師感受。

5. 強推版權修訂條例(俗稱網絡23條)─本來修訂過時的版權條例相當正常,可惜多項修訂內容被香港網民及創作人認為是打壓網上言論自由,修訂內容模糊不清,而政府竟可說出先通過後修改法案這個道理,更可繞過版權持有人作出檢控,配上當局可用不誠實使用電腦同時入罪。新條例嚴重影響港人正常網上生活,政府懷疑制造白色恐怖。

6. 大學風波─梁振英安排多名心腹進入各間大學當校董校委,被質疑是計劃干預各學院的學術自由及整頓各大專院校,當中受影響最大的相信是香港大學。港大遴選副校長的委員會在全球招聘後決定推薦陳文敏,但之後遭到梁振英委任的校委會成員以各種荒謬理由否決,被認為是政治干預。及後梁振英更在多個學生及教師組織反對聲音下委任李國章為校委會主席。由否決陳文敏至委任李國章期間,引起港大師生不滿,發生多次衝突、抗議、罷課。

7. 全民退休保障─梁振英於競選時承諾在任期間會落實全民退休保障,結果任期將滿,仍然未有落實。政府更在最近提出的退休保障諮詢文件帶有鮮明的立場,未必能公開、公正地讓市民聚焦討論融資方式。大部份市民都認為政府對大白象工程動輒要數以千億的超支毫不吝嗇,但對市民的退休保障卻沒全力支持。

8. 銅鑼灣五子失蹤事件─政府對待佔領期間投訴警察的暴力事件、廉署湯顯明案令市民對香港法治和廉潔的保障已經完全失去信心。銅鑼灣書店失蹤者,失蹤半個月到3個月後,全部被證實身處大陸受有關當局控制,而最後失蹤的李波更是在香港境內失蹤的,令市民擔心基本法下的人身、言論、出版自由受到侵蝕。政府更在這事處理手法上表現得毫不積極。

上述的8點小弟只是隨便列出(還有太多說不完),全部都是發生在佔領運動後,政府不但沒有試圖去修補佔領運動所產生的社會撕裂情況,其剛愎自用、製造對立、只重基建、漠視民生的施政及管治手法更令大多數市民民怨升溫,市民有寃無路訴。相信當晚騷亂不少參與者都曾經受過「慈母」的「恩惠」,壓力爆煲情況下,再次遇上暴力對待,做出失控的行為會是藉口?沒錯!無論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擾亂社會,漠視法律,但希望林司長別再自欺欺人,否定政府管治有問題這個事實!

「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早見記者,嚴厲讉責事件,強調絕不姑息目無法紀的行為。他說,事件是一場「暴亂」,任何社會面對如此事件都會定性為「暴亂」。梁振英稱,凌晨數百名暴徒縱火、襲擊警察,有受傷倒地的警察仍然被襲擊,相信市民在電視上可看到實況。梁表示,嚴厲讉責暴徒行為,絕不姑息,並慰問警員和新聞工作者。
對於有警員對天開2槍示警,梁振英指警方使用槍械有嚴格指引,在直播中可以看到,有警員已倒地受傷但仍被襲擊,警方處理的手法,已是世界上最克制的。
」(原文轉載自明報新聞網)

梁振英上任前三年都在農曆新年前離港休假,「剛巧」今年留港渡歲即爆發如此龐大的騷亂。對於梁振英事發後發表的言論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不過不知梁特首是否未訓醒關係,將事件定性為比較嚴重「暴亂」的字眼。試問世界上那裡有一個地方可以早上「暴亂」完,晚上就可以舉辦煙花匯演?相信香港是第一個…上任4年,造成社會嚴重撕裂,導致爆發無數次警民暴力事件,梁振英,你係得既!

「魚蛋革命」導致超過90名警員、5名傳媒工作者、XX名示威人士受傷需要送院治理,當中包括多人傷勢不輕。警方暫時拘捕了64名示威者,當中38人被落案控以暴動罪,面臨最高監禁10年的刑罰。各位讀者看完小弟這篇劣文有否想到什麼?或許大家可以去看看下面連結這篇文章可能會更明白小弟想表達什麼?http://aukalun.blogspot.hk/2014/07/blog-post_9.html

最後小弟謹此向三方人士說幾句話:

有份參與的示威者─無論你被捕與否,應該深切反思,或許你是一時意氣,或許你是照原定計劃,都希望你能反思暴力是否真的可以解決問題?或許這個晚上暴力可能令你達到某個目的,但謹記你也可能需要付上代價,問自己一句值得嗎?

警察─無論你是否在當晚執勤,你都應該知道當晚的情況,你或看到同袍受到攻擊的感覺,正正相等於當日你們打在示威者身上,大家本是香港人,何必因為政治鬥爭而成為禍心?如果你們仍然帶著仇恨去對待示威者,視他們為敵人,繼續以粗暴武力去對待他們,這些事只會不停重演。更希望你們不要為了政治目的而去濫捕,因為這只會加深市民對你們的裂痕及失去信心。

傳媒工作者─感謝你不怕危險作出報導,感激你這種敬業精神,希望你能凡事求真,可以將真相帶給市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