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民間國民教育研討會

本會的使命:認清歷史,把握時事,反對一切挑撥陸港矛盾的言論,反對盲目排外,促進香港市民在「愛國愛港愛人民」的原則下團結起來。 https://www.facebook.com/HKCNEDG 網誌

社運

就2月8日的警民衝突作出的一點忠告

就2月8日的警民衝突作出的一點忠告
廣告

廣告

本月8日晚旺角街頭發生了警民衝突,由於事態嚴重,希望本土派能夠聆聽我們的幾句忠告。

小販問題的基本面

對於小販問題本土派內部可能存在兩種認識,一種認為官方縱容「地產霸權」,把具有香港特色的小販及小商戶趕絕;另一種則認為小販自力更生,代表着反對壟斷資本主義的自強精神又或者是迫不得已,執法部門無情打壓於理不合。

無論如何,本土派以「官迫民反」作為支持小販經營反對警方執法的理由是不智的,原因在於所謂「地產霸權」本質上不過是資本權力的具體表現,商舖作為私有財產業主自然採取價高者得的辦法以實現利益的最大化,誰有能力出高價承租呢?答案自然是大型連鎖集團。很明顯支持小販的行動只具有發洩作用,根本沒有觸及到問題的實質。

也許本土派認為只要大家不要到大型連鎖集團消費就可以「餓死」它們,但這種想法純粹一廂情願,因為有限的公共空間決定了小販活動的規模必然也是有限的;另外,就算執法部門撒手不管,小販的生產力還是無法滿足社會的需要,反而引起秩序問題。可能有本土派中手人也意識到這個問題,於是把訴求降到最低限度,只要求容許熟食小販在特別節日擺賣,但這樣的話不是面對資本壓迫的消極抵制又是什麼呢?

以上是問題的基本面,騷動過後主流媒體已經將事件與本港歷來發生的暴動相提並論,意在譴責暴力,本土派則提起了「六七暴動」把中共政權拖下去,有建制派中人反駁特區政府的管治根本不能與港英時代同日而語。其實不顧當前的事態與「六七暴動」的來龍去脈而籠統地談論暴動根本就無助於分辨是非曲直,我們不妨就兩者的背境及領導者的策略作出簡單的對照。

當前的事態與「六七暴動」的對照

上世紀60年代本港工業繁榮,但勞動階層收入微薄生活苦不堪言,可是港英當局無視民間疾苦,企圖以高壓手段維持社會秩序,1966年就曾經以粗暴手法處理反對天星小輪加價的群眾騷動造成傷亡,次年再度暴力鎮壓工人正當的罷工抗爭終於觸發「六七暴動」。

由於事件表面上是殖民者對中國人施暴,於是當年左派工會以「反英抗暴」作為發動群眾鬥爭的口號,但是港英政府毫不妥協,衝突迅即升級。事態如此發展,除非中國收回香港主權,否則「反英抗暴」就不能獲得勝利,然而當年北京希望保留香港作為對外接觸的窗口的政策未變,於是「反英抗暴」的口號反而令左派工會陷於進退失據的尷尬境地。

其實港英當局為廠東效勞只是政府為資本利益維護者的一種表現,本來左派工會應當沉着應戰,一方面向社會揭資本主義社會的本質,提高群眾的認識水平,另一方面首先採取合法手段追究施暴者的責任爭取社會的同情。由於策略上的失誤,「反英抗暴」的口號不僅未能獲得普遍的理解與支持,後來發展到以暴易暴誤傷無辜更引起社會恐慌,給予港英當局的鎮壓行動以正當理由。

反觀當前的情況,警方的處理手法的確不能與當年同日而語,勞動大眾的生活水平雖然每況越下,但處境還不至於當年惡劣,因此根本不難想像採取暴力手段將引起什麼樣的效果。然而需要警惕的是,以民族矛盾解釋「六七暴動」的起源除了有意合理化當年左派工會所犯錯誤之外,也具有掩飾階級矛盾真相的卑劣意圖。

基於以上理由,研討會忠告本土派懸崖勒馬,不要朝着錯誤的方向越走越遠。其實「六七暴動」是一個值得參考的經驗教訓,我們強烈建議你們認真研究資本主義社會的經濟規律從而糾正你們錯誤的歷史觀點,從而建立一種對於來自建制派政客的挑撥,以及來自泛民政客的教唆的抵抗力。

希望你們明白承認錯誤並不是對壓迫力量妥協,而是為了向群眾揭露產生壓迫的來源。群眾認識到公有化的必要性並為此付諸行動才是壓迫者真正感到膽戰心驚的事情,儘管這種教育工作肯定會遇到很大的困難,但是捷徑是不會有的。

民間國民教育研討會
2016年2月14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