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阿恩

曾任中學教學助理,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網誌

言論自由

一國兩制

一國兩制
廣告

廣告

新年伊始,香港人本應冀望萬象更新。農曆新年也到,香港人都希望在新的一年能夠諸事順利,平安大吉,安穩平靜的渡過。可是,凡事總不能如願以償,在除夕夜當日傳出銅鑼灣書店負責人李波「被失蹤」,更懷疑是中共派公安到香港把李波拘捕及帶到中國境內,越境非法逮捕。香港市民一直都堅信在「一國兩制」下,香港人只要不逾越中港區隔線,就不會受到中共的威脅。「回歸」以來,中共一直被指有越境執法,卻並沒有任何實質的證據,香港人也並沒有相信。直至李波事件爆出,港人才驚覺就算身在香港,中共亦有辦法將你「自願離境」,送到中共境內拘捕審訊。「一國兩制」,曾經是香港人的保護屏障。現在,是否仍可以當港人的護身符?還是淪落成為一番空話,毫無效力?

李波在除夕夜當天突然失蹤,其後李波妻子收到李波由深圳的來電「報平安」,更稱「用自己的方式回大陸」協助調查和自首,並沒有被中共的公安非法越境逮捕。可惜的是,說法錯漏百出,李波的確在未有帶回鄉證的情況下出入境,並且是在有「伴隨」的情況下「用自己的方式出境」。先不論李波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到中國,究竟有甚麼事情會讓一個人連證件也不用,也不向家人交待,便潛逃到中國境內?再者,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李波如何能夠找到「合適」的方式與「伴隨」越境?種種跡象,其實都是顯示李波是被非法逮解出境。

中共害怕香港人追究李波失蹤,便「製造」一大堆的「平安消息」以哄騙港豬,讓港豬們天真地相信「一國兩制」依然生效,保護到港豬們的「自由」。可是,在揭出銅鑼灣書店5子都相繼失蹤後,港豬們才驚覺中共一直以來都是鬼話連篇,對「一國兩制」開始存有疑問。「一國兩制」原意就是要讓港人在「回歸共產黨」後能維持原有的生活和習慣,不受中共侵蝕。可是,爆出如斯的事件後,港人如何能夠再相信中共會堅守「一國兩制」的精神,尊重港人在基本法和「一國兩制」下的權利?港人如何再能夠在香港這地方安穩的生活,繼續追尋他們的香港夢?

在筆者執筆之時,李波仍然只是以書信形式向香港人聲稱安全和自由不受限制,要求港人不要執着於他的去向。愈多的「親筆信」要求港人不要再花費力氣在李波等人身上,愈多的港人堅信他們已被中共非法拘留。直至近日,中共才公開承認,銅鑼灣書其餘3人都被中共「刑事強制措施」扣留在大陸,失去自由,安全也成疑。中共不諱言把港人刑事拘留在中國境內而未有正式向香港申報逮捕,完全不把「通報機制」和「一國兩制」放在眼內,叫香港人如何再相信中共的任何諾言?

若香港人想要維持自治和自主,就必須醒覺中共的真面目。中共本質就是以控制、滲透、分化和間諜去管治人民,決不會容許管治下的任何地迫能夠自決命運。從新彊和西藏,到台灣和香港,都絕不會任由她們能夠命運自主。猜疑、離間和製造二元對立,就是共產黨永恆不變的特質,共產黨絕不可能信任香港人當家作主之後,仍會對他唯命是從。中共的金科玉律,就是大權獨攬,高壓統治。不幸的是,香港的主權已經由英國政府移交到中共手上,縱使有基本法為香港守龍門,我們的核心價值和僅有的文化傳統都經已漸漸的被同化和侵蝕,強國子民一湧而至同化香港民族。面對着中共的文化入侵和清洗,香港人要守護自己的地方,絕不能任由中共再進行文化滲透,軟性的清洗香港。香港人要站起來守護這個地方。

中共並不是一個普通的政權,而是一個有能力發動暴力鎮壓善於搞對抗的國家機器。香港,只是位處南方的一隅地方,不得不承認難以與之抗衡,所以香港人要好好掌握現時微妙的形勢,在中共仍然不能對香港施以明顯的壓制情況下,增力政府管治成本,以換取更多的籌碼與之制衡。銅鑼灣書店5子被擄,正是一個警號。中共開始肆無忌憚,無視「一國兩制」和基本法,開始明目張膽入侵香港。香港人若再繼續固步自封,死守「和理非非」和「一國兩制」不放,早晚會給中共同化。靈活變通,在和平與進取之間游走,有效地施予政治管治壓力和成本,才能夠帶來一絲生機,帶香港走出她自己的未來。

香港,需要的是在「和理非非」之外,一條新的道路。

作者:阿恩,自由文字工作者
90後教育工作者看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