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緬甸村民的「反佔領」運動

緬甸村民的「反佔領」運動
廣告

廣告

oil tanks (source: Yu Yu Myint Than / Natural Resource Governance Institute)

2009年,當重型機器來到若開邦馬德島(Maday Island, Arakan State),村民對中緬石油及天然氣管道項目一無所知。後來,中國及緬甸的勘察人員在農民的土地上插上竹杆及紅旗,沒有留下一句說話。驚惶失措的村民問,到底他們在做什麼。他們回答道:「你們稍後就會知道!」。村民以捕漁務農為生,大半生都害怕軍政府。看到中國人及他們龐大的機器來到島上,農田及捕漁區被禁足,他們都不敢作聲,只是慢慢地看著自己的家園被「佔領」。2011年,緬甸宣告結束軍事管治。當政治空間被開放,從未參與過任何示威活動的馬德島村民,在2013年4月穿上反對中國石油的T-shirt,抗議中緬油管工程。這場「反佔領」運動的靈魂人物之一正是馬德島發展組織(Maday Island Development Association)的主席通基(Tun Kyi)。

筆者前往馬德到拜訪通基大哥,他的裝束與城市人無異。手上拿著兩個智能電話,電話並不時響起。問到他組織村民的過程,他的答案竟是似曾相識。在行動之前數月,村民也曾辦多次的D-day(Deliberation Day,商討日)。組織者敲著銅鑼,走遍島上四個村莊,以大聲公呼籲所有村民到島上唯一的佛塔開會。每次會議,都有約二百村民出席。第一次商討日,村民主要是互相抱怨如何被中緬油管影響。其後,由於得不到中國石油(下稱中石油)及政府部門的回應,大家決定以遊行方式作出控訴,並向公司及政府提出九項要求。村民的訴求包括,改善道路、提供電力、增加工資等。筆者對村民的訴求感到懊惱,到底他們是希望能分享到經濟成果,還是希望叫停中緬油管。與村民訪談後,部份村民指他們也明白工程已展開,難以力挽狂瀾,他們只希望得到公義。可是中石油不負責任的工程項目令他們忍無可忍,於是他們必須反對。

12499119_10154602086526982_1525004878_o

行動當日,逾四百名村民由佛塔出發,遊行至中石油的工程園區。當走近中石油園區時,村民愈來愈激動,不斷喊著「中石油,離開馬德島!(CNPC, Get Out!)」的口號。這場示威的十名組織者,最後被判囚半年,後減刑至三個月。問到通基為何他如此勇敢出來擔任組織者,原來早在2007年的「袈裟革命」,他也有參與其中。當時他在仰光打工,見到僧侶出來爭取民主,他隨即加入遊行隊伍當中。經歷過槍林彈雨的他,對於保衛家園而坐牢沒有感到畏懼。其他參與抗議行動的村民也表示,他們雖然害怕被捕,但由於經過多次商討日,村民變得更團結。當村民都走在一起,大家都突然忘記恐懼。

對於中石油而言,徵用土地的事宜,全由政府負責。他們在緬甸的投資都是合法經營的。可是,通基指出,不少村民沒有地契去證明土地所有權。結果,村民的土地被徵用,卻拿不到土地賠償。在若開邦其他地區,民間組織也表示,村民在沒有看過土地賠償書就被逼令簽名,甚至村民領到賠償金後被地方官員苛索。理論上,這些問題都是村民與政府的糾紛。村民也知道,欺壓他們的是政府。然而,他們也知道中國企業看準緬甸的不民主及司法不公,前來佔他們的便宜。對於所有批評,中石油多次強調,他們的投資是合法及透明的。一名緬甸記者在採訪中石油人員時以「行動」的反撃。記者在採訪其間突然奪去中石油人員手上的鉛子筆。記者有否丟下十元八塊,或受訪者是否有所啟悟,筆者不得而知。

10654105_10154602125466982_1400652755_n
Pipeline 03 (source: Arakan Oil Watch)

馬德島村民的「反佔領」運動,有得有失。雖然村民無法阻擋中石油的工程,但中石油還是對村民的訴求提高了敏感度。其後每當村民要發起示威之際,中石油都試圖與村民協商。部份訴求得到正面回應。去年11月大選後,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National League for Democracy)將在4月執政。屆時,很多制度上的不公,有望透過行政渠道得到解決。中石油也難以再自稱是前軍政府的代罪羔羊。

後記:不是很多人緬甸知道香港是什麼地方。當我問到通基是否知道香港在哪兒,他立即表示他也有留意「雨傘運動」,並很欣賞香港學生爭取民主的決心。在緬甸朋友眼中,香港的民主運動空前成功。可是說來話長,我沒有解釋太多,只為「民主是我們共同的理想而感到」欣喜。最後,我笑言,「請用你們的自由來促進我們的自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