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新界東補選 泛本土派的歷史機遇

廣告
新界東補選 泛本土派的歷史機遇

廣告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宣佈參選新界東立法會選舉,資料來源:明報)

初一衝突,孰是孰非,勇武抗爭是否合理,不是本文的討論重點。但事件肯定是泛本土派的歷史機遇(註1),只要好好把握,他們可以擴大勢力,形成有效對抗中央侵蝕兩制的重要力量,這可從中央的定性說起:

洪磊(外交部發言人)表示,本月9日凌晨,香港旺角地區發生了由個別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為主策動的暴亂事件,部分暴徒架設路障、焚燒雜物、毀壞警車並向警員扔擲磚頭、圍毆受傷倒地的警員,造成89名執法警員和數名記者受傷。

「分離主義」的定性

我驚訝於中央採用「個別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為主策動的暴亂」的定性,「分裂/分離主義」是大事,當某人或某組織被定性為「分裂主義」,他便成為了國家的敵人。例如新彊有「三股勢力」,其一便是「分裂主義」 ;不涉及暴力犯罪的維吾爾族學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便因「分裂國家罪」被判無期徒刑。不把事件降格為「社會事件」(如小販問題引致的衝突),而定性為「港獨事件」,只是把泛本土派(不一定支持港獨,也不一定支持暴力抗爭)推上了守護香港自主性的最前線。(註2)

23條的缺席

看見中央和港府的定性,建制派好事之徒乘勢鼓吹為23條立法,但意外遇上張曉明唱反調:

被問到當局是否會因為旺角騷亂而進行《基本法》23條立法時,張曉明表示,兩者並不相關。

這形成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國家已把旺角衝突定性為境內分離主義分子策動的暴亂,但國家現時不打算在港訂立國家安全法以打擊分離主義。月尾的新界東補選(以及年尾的立法會選舉),將會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上首次有分離主義分子參與的立法機關直接選舉。只要分離分子不再干犯香港法律,也不自投羅網入境中國,他們將不會受到任何法律制裁。

這無疑為泛本土派(尤其是勇武派,如本民前、熱血公民)打下一支強心針,「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甚至可被視為嘉許狀。假若23條他日真的要立法,他們也會激烈抗爭,因為他們會首當其衝受23條影響。下一步要做的,是令自己不要成為「個別」、「極少數」。初一旺角衝突後,傳統泛民支持者或建制派或以為本民前「一鋪清袋」,我看未必。我認識的八、九十後選民,很多都決定投向本民前,因為他們為過去兩年見盡警暴的市民出一口氣;梁天琦聲言會進行激烈的議會抗爭(他已背上暴動重罪,沒有後顧之憂),也令顢頇無能的傳統民主派相形見拙;他們遭遇的瘋狂拘捕、抹黑、打壓也為他們爭取到不少同情票。

新界東補選的重要意義

是次補選遭遇左右夾擊的公民黨,很可能會因旺角衝突而落馬,傾向溫和本土的會轉投本民前(於年尾立法會選舉中,可能會投給青年新政,而不會投給本民前和熱血公民),被嚇怕的溫和派會轉投黃成智和方國珊。但已有論者指「關鍵一席」的作用被誇大,在此不贅。

至於本民前,兩、三萬選票是基本盤,如果有五萬票以上,代表他們有力於年尾立法會選舉奪得議席(年尾選舉時,有部分票會流失,故五萬票也不能保證其當選機會),使他們擁有更多的資源和權力和中共港共周旋。這甚至可保證了他們的個人安全──如果他們成為低票落選的暴徙,中央派人綁架並以「分裂國家罪」拘捕他們,可能不會引起強烈反彈(甚至會有建制派叫好);如果他們成為高票當選的立法會議員,則另當別論了。

可以預期,本民前月尾補選的得票不會太差;泛本土派在「被定位」為「本土激進分離組織」下,可強調自己是國家的敵人,與中央和土共沒有妥協餘地,定必盡力守護香港的自主性。這樣的話,肯定能在地方直選奪下議席。至於傳統泛民,必須承認自己不再是非建制派的大佬,若不虛心了解泛本土派支持者的聲音,他們只能固守自己的基本盤,甚至慢慢被新時代淹沒,

(註1)泛本土派主要指本土民主前線、熱血公民、城邦派、港獨派、青年新政、傘後組織;與傳統泛民關係密切的新民主同盟會否受正面或負面影響,則視乎其取態;傳統泛民主派主要指民主黨、公民黨、工黨、街工、社民連;黃毓民和人民力量似乎不能簡單分類,在此不贅

(註2)在我看來,「分離主義」、「港獨」是偽命題,按著中共及土共的敵我鬥爭思維,常被形容為「亂首」的學民思潮和公民黨,甚至所有反對派,只要他們不投誠,早晚也會「被港獨」。所以,我的著眼點在於守護香港的自主性,港獨與否是後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