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麥哲倫

筆名麥哲倫, 曾任職教師、工程師. 立志寫成為科普、科幻作家, 但每天的文字配額俾哂時事. 現為香港科幻會執委 遊戲及科幻「發燒友」。 網誌

政經

由於環球時報加持《十年》,我們應該聽話,不要叫朋友看,除非……

由於環球時報加持《十年》,我們應該聽話,不要叫朋友看,除非……
廣告

廣告

當《環球時報》發表社評,指香港電影《十年》,帶給香港社會的害處很大時,我們笑中共硬膠,不明白香港民眾心態,因為如果中共不題及《十年》,它可能只留於小眾口耳相傳的電影,但是牠一題,反而做成反向宣傳,令它成為香港的話題作。

但是靠民眾運動起加,當政六十五年的中共是否真的如此硬膠及不明白民眾心理呢?

熱衷社運的我們真的比中共更了解民眾心理嗎?

大家看過十年未?大家的朋友看過之後有什麼反應?我的朋友看過之後,十個有九個都說,不用十年,可能一至兩年後,香港己變成電影中的香港。活躍於社運的人,當然會得出為時未晚的意思,但是社會的中間派呢?

自689上台後,國教,HKTV, 831, 普教中,正轉殘體字,三跑,網絡23條,魚蛋革命後的濫捕,689和中共不停向這座城市侵略,擴散焦慮!人人疲於奔命,政府對任何抗爭都不回應,令民眾充滿無力感,最後甚至連見到自己有關的議題都不出聲。

《環球時報》點名《十年》是完全明白香港民眾越禁越要看的心理,目的同以上的行動一樣,都是在港進行社會工程的一部份,引誘大眾主動接觸這「思想病毒」,宣揚絕望,令中間派覺得為時己晚,喪失失抗爭意志!

除非你自信有對抗絕望能力,以及能長時向朋友傳播為時未晚的信息,否則不要主動叫朋友看《十年》!

如果中間派的朋友己經看了《十年》,覺得為時己晚,我們又如幫助他們脱離這種社會工程學製造的絕望感呢?

如何打破這人工絕望?

當然,可以指出中共現在大規模進行社會工程,是沒有信心的表現,而且他們經常出錯,我們是有希望。

單靠理論是不能解決絕望,還要感覺及實際體驗。這要靠一班對香港有希望的朋友及團體支持,以及自己親手把絕望變成希望。

所以應邀請朋友參加各社運團體去改變香港,不太政治的有平等分享運動,分享自己的東西給無家者,或者參加一團火給貧窮小孩義務補習,為自己及別人帶給希望,去補足政府施政不足的地方。

可以的話,更應參加政黨或壓力團體,始於一個健康的公民社會,我們應主動監察政府,令政府去改善施政不足的地方,雖然所有行動未必有即時改善,但最少可以減慢變壞(如網絡23條) ,加上是有戰友的支持下,一定會感到希望。

現在政府施政問題,唔多唔少,是我們每人過去一直參與度不足,令中共及利益集團在各地方安插自己的代表,各政策傾向他們,這個債,我們當然要做得比正常多才可以還的。

雖然對手是全職的,只要每一條戰線都有充足的市民參與,全面抗爭,我們都要問一問自己的朋友可以做到邊個地步,有朋友做網絡戰士,有朋友選議會,有朋友上街頭,大家互相合作給大家希望,為時一定未晚!

PS. 好多時我們說朋友,那個朋友就是自己。 :p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