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安東尼

香港我城!這個地方,這個社會,我期望會日漸走向更加平等,法制更為公平,機會可以更加均等,真正以人為本。所有人能夠參與、決策,並且民主地解決問題。 網誌

社運

歷史不只是一個標題——那些革命的內容

歷史不只是一個標題——那些革命的內容
廣告

廣告

自「旺角衝突」之後,社會上又再熱烈地討論「以武制暴」及「和理非」的爭取,在網上的對話過程中,看到一些朋友引用不同的歷史例子,去說明勇武的可能性,如「孫中山革命」、「法國大革命」或是「美國革命」,這些例子的確是運用暴力使極權倒台,但是否就如童話故事般,就此過著「開心快樂」的日子呢?如果暴力革命的結果是「民主」,為什麼「阿拉伯之春」後的中東各國,特別是以暴力革命方式的敘利亞、利比亞及埃及,到今天還未有真正的「民主」呢?

孫中山的革命

如果「辛亥革命」是一個例子,要評定是否使「暴力換來民主」成立,我們就必須閱讀整個革命前後的歷史。孫中山一共向滿清發動過十次革命,其中頭九次是失敗告終,其中有分析指前九次不成功的主要原因,是因為響應的人只在南方,因此而失敗。而第十次的成功,其實亦與袁世凱與革命軍有關,並非單純革命成功改變中國。

而再分析「革命與民主」的關係,我們更可以看到革命之後並未有為中國帶來「民主」,相反地,由於社會文化的影響,中國人仍舊維持封建的文化,並未了解「民主」的真義。再加上中央政府倒台,革命軍勢力薄弱,無力影響軍閥,因此在1911年的革命之後,換來的只是持久的內戰,而「孫中山」亦有一段時間只留在廣東,但廣東有「民主」嗎?由於處於戰時的狀態,國民黨在當時一切也是獨裁式的決策,「民主的政體」並未有在中國發生,情況維持到今天。相反高壓的政體,每天卻利用強大的國家機器施展暴力,是袁世凱、是北洋政府、是軍閥們、也是蔣介石及共產黨。毛澤東也支持民主,但他卻更愛權力,他們用的,就是以暴力去維繫政權。

法國大革命

法國大革命在1789年發生,隨之而後建立的是第一共和政府,但第一共和建立的政府,很快便被拿破崙奪權及取代,於1804年法國又再回復帝制,為什麼第一共和政府這麼快被取代,到底為什麼「民主」沒有到來,其中的原因在於法國的人民厭惡「暴力」,在推翻路易之後,換來的是一個暴力的政權,「雅各賓專政」實施恐怖的統治,對於溫和改革派(法國左膠) 或是反對雅各賓黨的人士暴力打壓,雅各賓專政下 (激進的共和人士) 殘殺數千名異見人士,在第一共和倒台之後,第二共和其實是拿破崙三世當總統,其實與君王統治一樣,而要到真正與現代民主較近的第三共和時期,其實已過了差不多一百年的時間,法國的第三共和國,一個真正有政黨輪替,包容異見的共和,在1870年才開始。

從法國的這段歷史可以看到,暴力帶來的,是一個更暴力的政權,暴力並不能阻止暴力,相反不段地使暴力升級,而法國大革命的目標只是推翻專制的政權,卻沒有為隨後的政體,一個民主的政體作討論,因此當高呼共和的人士專政之後,他們行的也是暴力的政權,運用的是與舊政權無異的方式,高呼「民主」卻沒有內容,最後走回的是舊路。

美國革命

或許有人會形容美國的革命一場成功的暴力革命,我對於這個形容絕對同意。而閱讀美國革命的這段歷史,絕對是一個深思熟慮,經歷過深刻詳細的討論得出的結果,暴政壓迫促使美國人走上反抗的道路,而需要特別留意的是<美國獨立宣言>,當中的一段,值得令人細味:

「我們認為下面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造物者創造了平等的個人,並賦予他們若干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人們才在他們之間建立政府,而政府之正當權力,則來自被統治者的同意。任何形式的政府,只要破壞上述目的,人民就有權利改變或廢除它,並建立新政府;新政府賴以奠基的原則,得以組織權力的方式,都要最大可能地增進民眾的安全和幸福。的確,從慎重考慮,不應當由於輕微和短暫的原因而改變成立多年的政府。過去的一切經驗也都說明,任何苦難,只要尚能忍受,人類都寧願容忍,而無意廢除他們久已習慣了的政府來恢復自身的權益。但是,當政府一貫濫用職權、強取豪奪,一成不變地追逐這一目標,足以證明它旨在把人民置於絕對專制統治之下時,那麼,人民就有權利,也有義務推翻這個政府,並為他們未來的安全建立新的保障。」

香港的情況

今天香港人討論的勇武,又有多少「深刻討論」呢?我們只知「勇武」,卻並不知道勇武的盡頭是希望建立什麼?暴力革命是一個過程,亦會有犧牲,問題是犧牲的是什麼呢?當我們推向暴力的時候,我看見網上的答案是「預左有人死嫁啦」,到底是「預見」,還是是漠視其他人的生命呢?「死亡」是理所當然的嗎?暴力革命若果是為了死亡,為什麼還要革命呢?為這樣的革命而犧牲,又是否值得!?

今天我們討論暴力革命,討論更換政權,到底願景是什麼呢?那些「本土」人士提倡的「自治」、「建國」,其內容又是什麼呢?而暴力是主動挑釁,還是被迫進行,旺角又好,網上的討論又好,情況值得商榷。對於面前這些問題,我充滿著疑問,而更大的疑問是,到底「推翻政權」之後,他們希望建立的是什麼呢?而更糟糕的情況是,當社會在沒有深刻討論之下,便決定運用暴力的方式,沒有內容而只作行動,革命的目標是革命,還是革命是一個行動去換取一些改變呢?這樣的走勢,令人十分悲觀,而更令人悲觀的是,在沒有藍圖下,卻有這麼多人熱切參與,到底他們是為了發洩,還是為了什麼呢?要「推翻政權」是否一定需要「暴力」,當中應該不存在絕對的關連。而如果討論只是「非黑即白」,這個趨勢之下,「民主並不可能發生」。

在這裡亦想奉勸大家,引用歷史事件時,請仔細看清整個記載,「孫中山的暴力革命」及「法國大革命」希望建立的民主,最終是失敗告終的。而美國的獨立革命,除了暴力,當中有更多的討論,更多的深刻思考,對於將來存在更多的內容及計劃。

至於暴力革命是否一定會有民主,看來並不必然,而且換來「極權」的機會比比皆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