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區諾軒

立法會議員,南區區議會利東一選區(2011- )民選區議員 網誌

政經

我支持楊岳橋的理由

我支持楊岳橋的理由
廣告

廣告

我想,我支持楊岳橋的理由,不純粹是「泛民」,更不是因為公民黨。

一.

好些清楚我過去的朋友,也知道第一個助選的政黨,不是民主黨,而是07、08年的公民黨。正是一些行事手法有分歧,所以也沒有選擇公民黨作為我的從政起點,對好些事的意見,亦基於過去而有過大反應。就像這次補選的肇因湯家驊辭職,很多人還道湯肯面對政治理念、有勇氣,我很快便說不滿這種隨便一走了之的做法,當時此舉,更得罪大量「擁湯」的記者行家,留低,比離開更難,今天有人說公民黨欠選民一聲sorry,有機會被周浩鼎補上修改議事規則,全由此造成,還標榜「大局為重」的話,作為新東選民,是真切感受到不合理。這番說話,連同以往那些一條名單贏兩席,結果搞到攬炒的過去,我以往也基於「大局為重」被收口,忍口不說了,但如今大局為重,請原諒我先說這些。

年初一當晚過後,真切的感受到當今的抗爭模式已經改變,每一個參與者的心態已有本質上的轉移。新年流流,邊個唔想留係屋企團年、打機,卻選擇漏夜走出旺角點火,無論幾唔認同暴力,究竟第一時間譴責,定係應該諗諗點解?對很多事情的發展,一直看得淡:未來的抗爭場面,恐怕泛民係完全失語缺席,以往主張街頭路線的政治人物將被全面取代。這點呂老今天也說得好清楚,他一定覺得我就是那些溫溫吞吞的泛民一群,但我和他這位匯點系前輩的結論恰恰相反:要與大部份年輕人,還是那天衝出旺角的年輕人割蓆?當晚班人打爛貨VAN、的士、打記者,但點解,那怕是在場還是不在場,相當人數的年青人此刻公開撐梁天琦而不是楊岳橋?我相信有更多人在反暴力同時,期望泛民為小販政策發聲(像小麗一樣),在議會頂住土共放肆(湯家驊明顯臨場退縮),對盧斯達這些物體說支持梁天崎係要攬炒的謬論說不,我們或許找不到很好出路,但你放棄群眾,與之割蓆,就等於放棄戰場。

二.

亦正因如此,這是我在眾多候選人中更加支持楊岳橋的理由。我們需要的民主派議員,係願意走入群眾將問題帶入議會的議員,楊岳橋支援被捕者的工作,正是他不分派別盡期可盡的義務,走入群眾的一位法律工作者,我對他們有限的理解是,被捕的可能是學生,是本土派,可能是初次參與社運一路同差人講羅爾斯但被認了罪,也可能是三更半夜因為參與旺角鳩嗚而被捕的人。他可能不認同抗爭手法,但給予法律工作者適切的支援,至少比好多現職議員清楚街頭發生的事。我相信他能夠在呂老的割蓆論以外,尋找到民主派未來代表市民應有的論述與行動。

至於梁天琦,個人並不認識他,但無庸置疑他是相當appealing。看到他網上的宣傳影片,質素很高,老實說若沒有任何政治背景,又或不是因為我本人認識楊岳橋,我會動搖。卻步的最大理由(如果還有資格撇開自己的身分說一句話的話),係我真心不希望日後的社會運動將打爛貨VAN、的士、打記者,甚或批鬥參與群眾成為常態。如果行使暴力係為了對付惡,這種暴力無可怪責,但施暴者都要問自己一個問題,係咪真係其他手段都無辦法解決問題,使到逼不得已要使用如此程度的武力?這是初一後參與者和警方都要反思的地方。而我仍然相信還有其他路可以走,這是基於政治判斷底下選擇支持楊的理由,是純粹的價值選擇。

再次聲明,從來不buy界票論的,民主派應該以後放棄這些論調了,因為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正如熱狗同我選,我從不認同係界票,而係我同佢地決一死戰一樣。

真正的對手 從來是方國珊

最後想說的是,真正的對手,從來是方國珊。

不要忘記,2012年立法會選舉,方國珊和范國威只相差4000票。可能對於很多新東選民來說,你楊岳橋和梁天琦,我識條毛?但至少24000上屆投了方的新東選民,不但認識方,而且會繼續出來支持她保送她入議會為止。她幾年來的工作,也會令她選票有長足增幅。

不論是楊或梁,我認為雙方支持者,歸了邊的,都不會說服對方的了。但至少極多新東,特別是將軍澳的選民,他們很多都可能是中產甚或是曾投票予民主派的選民,他們正猶豫應否把他們的信任投給方國珊。若我是競選團隊,剩下來的時間,將軍澳將是主要的戰場。

但這裡不忘提提想選方的朋友們一句。有報導指鄉事力撐方國珊若你們支持的候選人進入議會,幫鄉事說項,支持丁權,那就不要後悔投下這票了。

我人生第一張票,是2008年「大局為重」,投給黃成智,結果後悔終生。

當時我未有半分加入民主黨的念頭,所有學生組織的同輩,全投長毛,那是社民連最風光的年代。儘管在五區公投,我投回給長毛「贖罪」,也洗刷不了我的後悔。

所以我寧願用蔡英文上屆選總統的一句:這一次,讓我們好好的投。沒有人知道自己的選擇是否最好,但投票就是一次學習過程,我們無須因為其他人不清楚投less evil而躁動。投相信的就好,結果一起受,這是民主的果。

但如果你認同,楊岳橋值得你支持,他的路線最合理,請你支持他,謝謝。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