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本土派就是香港毛派

本土派就是香港毛派
廣告

廣告

歷史學家揭示,中共1946年開始推動各解放區的《土地改革運動》,是共產黨在解放戰爭(國共內戰)能夠打敗國民黨的重要關鍵。沒收地主土地分配予農民,實現「耕者有其田」,土改爭取了佔農村絕大多數人口農民的支持;獲得土地的億萬農民為了保家衛田,全力支持解放戰爭,解決了戰爭所需的兵源、糧源、財源和後勤支援,決定了戰爭的最後勝利。

猴年伊始,本土派向全港市民拜年,以捍衛小販權益為旗號,吹雞在旺角玩騷亂賣武,仲好睇過「孫悟空大鬧天宮」。做小販只是自力更生,需要領牌就是制度壓迫,食環署驅趕更是殺絕市民度歲的雅興,流氓本質的本土派如此「關愛小販」,純屬藍海戰略,只希望擴大票源。策略師承自毛澤東,一如共產黨的土改運動,沒收地主土地分配予農民,本土派其實就是香港毛派。黃洋達組織「熱血少年軍」,就是仿傚共產黨的小鬼隊同少先隊,養大咗就好使好用。

教主黃毓民教導有方,本土派的「勇武」是紅海戰略,爭奪「人民力量」同「社民連」的票源。年初一以支持無牌小販為由在旺角玩騷亂賣武,是有組織有計劃有預謀,點知玩大咗,惹來狂蜂哴蝶變成暴動,黃台仰玩大佢結果係自己都要玩失蹤。本土派吹雞玩騷亂只是流氓賣武,應該不是存心策動暴亂。

本土民主前線反自由行反水貨客追擊大媽,全是藍海戰略。大媽日日唱紅歌擾亂安寧;水貨客同香港人搶奶粉及日用品;自由行泛濫禍害更大,推高物價樓價,旺角銅鑼灣人頭湧湧滿街都是自由行,佔用交通工具同生活空間,嚴重損害基層市民的利益,怨氣沖天已久,毛姑姑都拖個篋抽水,證明本土派的藍海戰略正確。

本土是相對於外來,主要針對回歸後的大陸化。香港日益被大陸化,原有生活方式受嚴重衝擊,市民普遍感覺負面,被大陸化就是被醜惡同化,繁體字同簡體字就是美與醜的鮮明對比。回歸十幾年來,北京人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指指點點,導致爭拗不休社會撕裂,回歸後的香港何其醜陋。

革命無罪,造反有理,手起磚落之後當然是手起刀落,張志剛明知故問,顯然是驚到有得震冇得瞓。符合香港特別行政區實際情況的革命,應該要冤有頭債有主,對社會傷害小而成效大。「一國兩制」變成血海滔滔鬼哭神號,社會紛亂無休,主因當然是中央無法無天,但如無龐大的奴才階級和應並執行,一隻手掌就拍唔響。如果香港人能夠高舉政改三人組的人頭向「拳在中央」說不,政府官員就無人再敢做奴才,中央的非法指令就會淪為自話自說,「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就會回歸《基本法》,誰說暴力抗爭不會有出路?

毛主席講過,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但旺角騷亂根本不是抗爭而是賣武,真正的革命不是本土派嗰杯茶,香港如爆發真正革命,本土派及「泛民陣營」都是被革命的對象。本土派的紅海戰略是深耕細作的持久戰,專注損人利己的流氓抗爭賣弄勇武,爭奪「人民力量」同「社民連」的票源,希望有朝一日取而代之成為激進霸主。

無論「泛民派」還是「本土派」,不論是溫和還是激進,其本質都是一個撈宇。香港並無獨立的條件,本土派高呼「香港建國」,只為爭取反共及抗拒回歸的市民支持,是紅海戰略的運用,香港根本不存在分離勢力。香港防務由中央負責,《基本法》第十八條更賦予中央絕對權力於非常時期管治香港,特別行政區亦根本不能夠成為威脅國家安全的力量。

旺角發生暴亂,定性為「由個別本土激進分離組織為主策動的暴亂事件」,完全是詐傻扮懵借題發揮,將本土派標籤為分離組織,更是別有用心的醜惡。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饒戈平認為,從一些政治主張上看,策劃此次暴亂事件的本土激進分離組織與台獨、藏獨、疆獨沒有太多區別,旺角事件凸顯了盡快推動23條立法的緊迫性。沒有最亂只有更亂,選舉年倡議23條立法,只有「泛民陣營」愛你在心口難開。交叉佢老母不算威脅國家安全並且合法,香港人應該齊齊交叉饒戈平佢老母。

由故意衝擊警員勇武演變成暴亂,是偶然性的必然,中央無法無天特區政府唯命是從,「泛民」食住上混水摸魚,政治爭拗不休經濟沉淪無盡頭,基層受壓青年絕望,香港遲早會大亂一場,何時爆發就神仙都算唔準。長期不滿的累積轉化成仇恨,年少無知的就如紅衛兵般柴娃娃呼啦啦,回歸十幾年來政府對暴力示威軟弱容忍,助長激進勢力抬頭,旺角暴亂的成因人人心知肚明,根本不需調查。

旺角騷亂「泛民」又食住上,意圖將一切仇恨集中在梁振英頭上,「泛民」的表態完全是選舉語言。香港搞到咁嘅樣,旺角暴亂只譴責暴徒無法無天,不譴責中央和特區政府及立法會無法無天,不譴責「泛民陣營」同「愛國陣營」,不譴責香港傳媒,不譴責奴才階級和偽學者,完全是醜惡的咆哮。

「公民提名」和要求撤銷無效的「8‧31決議」,都是不正當的訴求,大學生如對《基本法》有一定認知,就不會參與佔領運動。佔領其間,有大學生與家庭決裂被逐出家門,佔領運動失敗,許多大學生不知是非對錯而迷茫,但未見各院校對學生展現關愛,引導檢討得失。

2016年法律年度開啟典禮,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致辭,對《基本法》關於「一國兩制」和自治權的規定有詳細論述。演辭是變相審判特區政府及前首席李國能,是上佳的學習材料,希望各大學鼓勵學生用心研讀,並對照回歸十八年來發生的事情,是非對錯就會一清二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