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永康

以基層角度看社會問題,曾撰香港淪陷告台灣朋友書,在當地廣傳 網誌

政經

我是本土獨派,我支持楊岳橋

我是本土獨派,我支持楊岳橋
廣告

廣告

攝:劉軒

新東補選,因初一事件,選情突變。梁天琦因旺角騷亂,人氣急升。搶票陰謀論滿天飛,謂其搶走楊岳橋票,民建聯會當選,然後修改議事規則,令拉布結束,惡法通行。眾多意見領袖,為其拉票,令楊大狀選情吃緊。我曾為港獨組織成員,至今仍支持獨立,然在情在理,我仍會為大局支持楊岳橋。

首先談理。容我以小人之心,度欲投梁天琦選民之腹。他們的心思,無非想作出一次對勇武抗爭的表態,讓共產黨覺得暴力在香港政壇,擁有市場,令共產黨害怕香港亂,被迫返回談判桌。

這個如意算盤打得響的根據,相信是陳雲在臉書的論述,謂只需十幾人走出街頭,中共怕亂,國際金融中心影像一損,必影響大陸企業來港集資,共產黨必然屈服。

聽起來,這好像行得通,共產黨必會投鼠忌器。然而,正正是旺角騷亂事件,推翻了這個假設。回想當天,騷亂群眾,十倍於陳雲所言。激烈程度,只有過之,然共產黨未有屈服。可見事實已經推翻假設。

誠然,初四開市,股市插水式狂瀉,但回首佔領之時,胡椒噴霧、警棍、催淚彈皆出。警察甚至於用槍指向示威者,但股市依然沒有大跌。

表態歸表態,輿論歸輿論。有多少人肯出來衝鋒陷陣呢?前文已述,百多人而已。

至於保舉楊岳橋,死守關鍵少數等,很多文章也有提及,此處不言。

在情方面,我知道,年輕人因社會流動性沒有了,有黃台仰所言的玉碎決心。你們很憤怒,我何嘗不憤怒?我廿一歲由夜校中二讀起,到現在大學畢業,深信知識改變命運,然到今天,一身學債,仍然只是個倒垃圾清潔工人,日日遭受白眼。我和你們一樣,恨不得那些老而不死之賊,快點退休,甚至於心理變態至望彼等早死。但是,如果周浩鼎當選,拉布失能,我城騷亂必然更激烈,其時,解放軍鎮壓,死的會是大部分香港人,離地中產和資本家,走起來必比我們窮人容易,死得更易的,必然是我們的親人朋友,這賭注,我們下不過。

要說的,業已說完,只有票投岳橋,我們才可保城衛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