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傍佗大雨遊古城 – 平戶

廣告
傍佗大雨遊古城 – 平戶

廣告

真的經了一番轉折才能從雲仙來到平戶,先到以眼鏡橋聞名的諫早,再轉火車來到豪斯登堡座落的佐世保,再轉巴士才來到平戶。交通用了大半天,不知算不幸還是可幸,這一整天都下著很大的雨。

我們沒有訂旅館。一如以往,走到遊客中心詢問,這次碰巧在日本第一次遇上不懂英語也好像從未遇上外國遊客找旅館的服務員。想找地圖中一兩間較近遊客中心的民宿,那服務員以不明原因示意不能,最後我們示意遠一點的一間商務旅館,她幫我們查詢,總算找到落腳地;去那商務旅館的路其實很易找的,但大雨下荒亂中走錯了路,手中地圖更在大雨中融解,囊背非常,終於到了那商務旅館。

平戶在日本歷史上有非常獨特的地位,從前為遣唐使的出發地,德川時代日本鎖國前跟荷蘭和西方重要的貿易港,也是鄭成功出生地。這樣獨特的歷史某程度上吸引我來這裡,但看到今天平戶這座商務旅館,我依然覺得很奇怪,畢竟今天不像昔日貿易重城,我真的看不出有什麼人要在平戶逗留傾談商務,在這遙遠的漁港古城,傍佗大雨下身處這格格不入的商務旅館,有點像永瀨正敏和工藤夕貴在《Mystery Train》於孟菲斯遇上的旅館,同樣是身處具豐富文化背景但今已寥落之地。

去到任何地方我也愛亂走走的,但那時很大雨,也很冷,走了一兩條小街見到咖啡館便走進去坐。「Samui le (很冷呀)」,店內的女主人跟我們打招呼第一句,然後講了一些話,便很驚訝發現我們是不憧日文的;我們當時也很驚訝,因為全店也是Beatles的東西,海報、黑膠、日版七吋、很多很多,正常你走入一間咖啡店,你是應該坐下來看餐牌,而不是放低背包周圍走走望望的;冷靜下來便點東西,反正全部片假名都是要亂叫的,旅伴指著咖啡一欄某個名字,我則指著一個虹吸管示意。

我們坐在吧台,女主人在我們面前烹調咖啡,不知幾時男主人也走了出來;他們兩夫婦英文只是「有限公司」,大家的談話都是指著Paul然後呵呵呵那種,但男主人不停向我們展示他的珍藏,不同的七吋唱片、演唱會DVD、演唱會海報等等,突然從CD袋找了兩張「青蘋果」碟名唱片出來,說是給我們的紀念品,原來是他自己複製的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和Help!,究竟要有怎樣的熱情才可以將本身犯法的事搞得這麼可愛。

第二天早上雨沒有那麼大了,便到不同地方走走。先向平戶城那一方走,日本到處也有這樣的複製天守,所以也沒有特別付錢進城,反而城下的那個「未來圖書館」吸引我們。其實日本也是到處也有圖書館,但對我來說日本的圖書館比日本的天守來得更有趣,像平戶這個「未來圖書館」座落海邊,簡直是看平戶港、平戶大橋的好地方;館中有一櫥窗介紹童畫家黒崎義介的作品,繼中田淳一後又一個我在日本旅遊而認識很有意思的插畫家。

圖書館的對面岸是重建的舊荷蘭商館,舊荷蘭商館後面有一段小階梯名為荷蘭坂,長崎也有類似以荷蘭命名的小山路。再沿山上走會路經若干很美的墳墓,其中一個為三浦按針的墓。三浦按針 (William Adams)也是來平戶才第一次聽的名字,本是來日的英藉水手,後來成了少數的外藉武士,其名字按針意思就是船上的羅盤,到了小山丘之頂再看平戶港,可惜也到了要離開的時間,平戶很多有趣的地方如川內峠、的山大島、田平港等等,最終也因交通不便和天氣不好並沒去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