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示威者是人,記者也是

示威者是人,記者也是
廣告

廣告

希望天琦明白,當晚很多的真像,是通過網媒和部份主流媒體才能讓市民看見,是現時唯一記錄並監察警權是否被濫用、示威者如何被對待的方法。

不單止是「示威者打一個少一個」,記者也是人,也會受傷也會流血,而許多投身前線採訪的記者並不是為了「打份工」,而是對現況心存使命感的。

面對這樣的暴力不確定性,若衝前報道拍攝竟會成追打對象,這真的會對報道沒影響嗎?這會直接影響新聞自由以至市民對局勢真相的了解。無論面對的是有權有勢的警察,還是無權無勢的示威者,跑向前的記者手中只有相機、錄音機、筆和拍紙簿,警察襲擊記者與示威者襲擊記者並無分別,都是對新聞自由的打壓。對於這情況,筆者不能不心感難過及憤怒。外地許多發生反政府示威、革命甚至戰爭的地方,只有政府方面想封鎖消息,大多數民眾都不會出手阻止新聞工作者的報道,因為他們知道,這是能把他們的抗爭聲音、所發生的不公義等的消息發佈出去的重要渠道。

他亦要理解,政治運動領袖的立場看法,是會影響追隨者的思考模式和行事方法;若他「不認同」襲擊記者,作為領袖就有責任釐清界線,並作出呼籲,為將來的行動在這方面定下界線,筆者理解他看重每一位行動者為同路人,並無必要與當晚的肇事者「切割」,若是這樣的話,為了行動者們將來的安危和運動走向,他更必須細想如何以兩全其美的方法處理,尤其是當他的首度回應,這問題至今仍纏撓不休,即是說很多市民作心存很深的疑慮,作為有理想進入立法會有所作為的候選人,天琦是有必要在這方面好好思考,並清楚地為公眾及行動者們詮釋。

不同路線並不是問題,在這亂局中,各方力量也要努力用各自相信的理念和方法,向著自由民主的方向推進,香港根本再沒有本錢分裂,若在本可處理得更好的關節位上拌倒自己,更不值得。身為學生的天琦,為了自小為家的香港爭取更好的未來而從政,勇氣和膽色可嘉,在處理這些對外的話語或行事考量方面,當然有進步空間,但沒有人生下來就是全能的,敬他的一顆赤子之心,而這片單純的真心,更是在香港未來的路上,我們每一個愛香港地的香港人,都不可忘記的。

「梁天琦強調,他不會作出這些行為,亦不希望這些行為發生,但現場如果有記者拍下示威者的「大頭」,有關示威者便可能像他一樣面對多年刑責,「示威者少一個就少一個,反抗暴政力量就會少一個,所以(我)永遠企喺示威者立場。如果連我都同佢哋切割,社會上就唔會再有人企喺佢哋身邊」。」--《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