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破夢

一位關心社會時事中學學生,對於社會所發生的大事小事,都有獨特的見解及分析。 網誌

社運

這次新界東補選,是我第一次支持「本土派」

這次新界東補選,是我第一次支持「本土派」
廣告

廣告

曾經,本土派的人員及活動,經常都受到批評,像「光復行動」那樣,不論「建制」「泛民」甚至某些所謂的「激進組織」,也總是批評參與這些本土運動的抗爭者是「暴民」,又會說他們的所謂「本土運動」是「不對準政權」或「人民對人民」。「不對準政權」是那些「傳統民主派」經常,用作批評本土派的一句話,本土派人員的抗爭真的沒有「對準政權」?我就認為如果想要真正的「對準政權」,就更加要投票給最近,參加新界東補選的本土派參選人—梁天琦。

這次梁天琦是新界東補選中,維一的本土派參選人,其所屬的本土組織「本土民主前線」是曾經,多次參與本土運動及街頭抗爭的主要團體之一,又是和年初一旺角衝突有著重要的關係,因此他們不時就會被批評及攻擊,說他們是「暴徒」,所以當一個「暴徒」去參選時,無疑就會被社會各界,不論是「建制」「泛民」也好,都會說如果梁天琦當選就會把「暴力」帶進立法會。

有時,我覺得很奇怪,當本土派在街頭進行抗爭時,像泛民那些所謂的「議會抗爭者」就會批評他們「暴力」「不對準政權」等,但當本土派去參選區議會或立法會,要去「對準政權」時,又會批評他們(本土派)會把「暴力」帶到議會中。先不論本土派有沒有對準政權,但那些常批評本土派「不對準政權」的立法會議員,他們有多少做到真正的對準政權嗎?

舉一個例子,在上年由本土派發起的「光復行動」,就被「泛民」等的人士批評為「不對準政權」;認為他們的抗爭手法是「暴力」或「人民對人民」,並不能迫使政權去作出改變,但「光復行動」這個被人看作是「不對準政權」的抗爭運動,最終得到成果,令「一簽多行」這個政策取消,相反那些批評「不對準政權」的議會抗爭者,卻沒成功為香港去改變水貨客橫行的問題,也沒有成功爭取到取消「一簽多行」,「泛民」口中的「對準政權」,就連他們自己也沒有做到。

當然,我也不是完全否定「泛民」,只是我覺得立法會的派系及抗爭手法要有所改變,我不想立法會只有「泛民」及「建制」兩個派系,有著本土理念的就只有屈指可數,我也不同意選擇梁天琦,就是把「暴力」帶到立法會,我只是想立法會中的抗爭手法有所改變,並不是「鳩坐」或「當一舊飯團」就可以「對準政權」去抗爭。

曾經我並不是太過支持本土派,在上年本土派發起的「光復行動」中,我也覺得他們抗爭手法是有問題,覺得他們的手法太過暴力,不能爭取到什麼,但結果就告訴我們,他們成功到迫使大陸取消「一簽多行」,因此本土派並不是「暴力」他們是「做到野」的;在年初一的旺角衝突中,我也有想過他們用木板、磚頭、玻璃瓶、等雜物去攻擊警方,會不會太過「暴力」?但回一回想當初是誰使暴力在先,或者這樣說,這個政權本身就是「暴力」的。

我選擇梁天琦,只是覺得立法會要有所改變,可以把更多本土的理念帶進立法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