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西班牙:全國大選標誌著政局向左轉移

廣告
西班牙:全國大選標誌著政局向左轉移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我們可以」黨(Podemos)獲得超過500萬票,撼動了政治建制

革命社會主義派(CWI西班牙)

西班牙於12月20日舉行大選,結果標誌著全國政局發生了根本性的轉變。事實上,這些改變透過群眾動員與社會運動,一直在過去多年持續累積起來。而早在五月地方選舉中,「人民團結」聯盟(Popular Unitu)候選人在巴塞隆拿和馬德里獲勝,也已預告了今次大選結果。

最大改變兩黨制被打破。執政的人民黨(PP)與前社民派的西班牙工人社會黨,一共失去了超過500萬張選票。人民黨失去了超過360萬張選票,而社會黨的票數是自弗朗哥獨裁統治結束(1975年)以來最低。

另一方面,有兩個新政黨在取得了議會的席次,其中包括右翼民粹派的公民黨(Ciudadanos)和「我們可以」黨(Podemos),後者更贏得了超過20%的票數,將會在議會跟盟友有69個席位。儘管其政治立場最近走向「溫和」,但「我們可以」黨仍站在「反建制」的據點上,以反緊縮勢力的姿態出現。

當然,不能忽視的是,人民黨贏得了123個席位,依舊是西班牙第一大的政黨。人民黨在執政期間民望大幅下跌,原因是西班牙人民的醫療與教育開支被大幅削減、長期大規模失業、反勞工的改革,以及日益嚴重的貧富差距與社會不平等。就算近期經濟總值有疲弱的增長 (當然大眾並非感受到)以及失業率不再上升,一定程度提高他們了的票數。然而,人民黨的整體成績仍然是一敗塗地。

民調中警告了社會黨(POSE)可能被降級到第三大甚至第四大黨,但對該黨黨內來說今次的成績是相對成功。

公民黨強勢進入國會,晉身為一個全國政黨,但民調反映出他們實際贏得的比預期少得多。公民黨犯下政治錯誤,因強調承諾支持組成人民黨(PP)政府,而受到損傷。公民黨變得越來越公開地與緊縮政策眉來眼去。

分析左派的選票

西班牙政局最大的改變在於「我們可以」黨進入國會,在第一次大選就獲得超過5百萬票。近月民調顯示「我們可以」黨支持度明顯下滑,有時低至10%,大選結果一部分驗證了「我們可以」黨的領袖伊格萊西亞斯(Pablo Iglesias)所預測的「重整旗鼓」。伊格萊西亞斯在瑩幕上純熟的辯論技巧、曾大力介入重要社會運動的往績、在整個西班牙高企的支持度,還有反迫遷運動(PAH)的領袖科洛的支持,都是「我們可以」黨勝出的因素。結果,「我們可以」黨比第二大的社會黨只落後34萬票。

在加泰隆尼亞,由「我們可以」黨背面的名單裡,包含「統一左翼」(United Left,西班牙共產黨是一員)等,而「團結我們就可以」聯盟(Podem en Comu)成為最大黨,是一個歷史性的勝利。「我們可以」黨拿到巴斯克自治區(Basque country)最多票,並在加利西亞自治區(Galicia)和巴倫西亞(Valencia)拿到第二多票,而這兩個地方都是人民黨的傳統重鎮。

然而,一定要從大選結果吸取教訓。最重要的是結果顯示出「我們可以」黨贏得最好成績的地區,是那些將真誠的勢力(包括左翼和工人組織)團結一起的地區,像是在加泰隆尼亞自治區、加利西亞自治區和巴倫西亞。這也顯示了革命社會主義派(CWI)一直強調的一點:一群紥根於社會運動、並且與所有真正左派勢力(包括「統一左翼」)團結一致的候選人是真的可以贏得選舉的。這經驗也可套用於五月的地方和區域選舉上。現在,從反緊縮鬥爭中由下而上民主地建立這種團結力量,拋棄宗派權力游戲,就是現在當務之急。

「統一左翼/人民團結」(IU-UP)聯盟的得票結果也是意味深遠的,儘管遇到「我們可以」黨的崛起,加上由於與「我們可以」黨結盟而在多個選區沒有參選,但最後贏得了將近一百萬票。該聯盟的左翼領袖Alberto Garzon發起了一場優良的競選活動,已經成功爭取到廣大的支持和政治本錢,遠超票投IU-UP名單的支持範圍。Alberto Garzon的競選綱領是最左翼的,雖然不是革命綱領,但包含了一些削弱權貴們經濟權力的關鍵訴求,例如:將接受紓困的銀行國有化、重新國有化能源公司,進而結束「燃料貧困」(譯注:因貧窮而不夠錢購買燃料的現像),並投資發展可再生能源….等。

總而言之,今次大選結果展示社會往左移動,反映了過去一段時階級鬥爭的狀態。這形勢要繼續建立下去,建立團結鬥爭的力量來反對任何政府的的緊縮政策。

下屆政府內閣會怎麼樣?

至於之後的內閣會如何還是很多變數,因為今天局勢不穩。現在還沒有把握誰會組織政府內閣,也不能排除掉會有召開新的大選舉。無論如何,任何政府會都是少數政府,存在既有的不穩定。

在這樣的情況下,左翼和工運必須把握機會,提升鬥爭和動員的水平以對抗新政府,不只是採取防御手段,而要採取進攻型的鬥爭,重奪過去幾年失去的權利,回復過去的生活水平。

儘管社會黨近期受到壓力,包括內部壓力,驅逐它不惜失去更多支持度,都要支持、或者至少表示不反對一個新的人民黨政府,但社會黨更可能在「我們可以」黨等支持下,嘗試建立一個替代政府。

重要的一點是,左翼不要忘記新的社會黨政府也會存在親資和親緊縮(雖然沒有PP那麼嚴酷)的特徵。雖然「我們可以」黨及其他左翼力量支持組成另一個政府,從而踢走人民黨,在這點上是正確的,但它們一定要保持政治的獨立性,並要求取得具體的讓步條件。這些訴求必須超越抽像的承諾,像伊格萊西亞斯現時持有的修憲主張,以至於要包括滿足工人和窮人的具體訴求。

重要的是,在國會內支持組成社會黨政府的支持度,不會超越對組成政府這點上的支持。這舉動一定不能變成任何形式的聯盟,因為社會黨的領導層是堅定親資本家的。左翼力量和工人階級不能給任何這樣的政府給予支持,而必須保有他們的獨立性,以爭取到自己的訴求,並反對任何支持緊縮政策的政府。

一個真正的左翼政府的綱領,會從取消人民黨和社會黨的反工人勞工改革開始,逆轉對於公共部門的開支削減、廢除反民主的法例、逆轉私有化,以及結束緊縮措施。即使是這些有限的措施,也無法與現在的資本主義危機共存的。

必需要有額外的措施,以改變根本性的經濟方向,像是將銀行國有化並置於民主控制,以直接提供資金來創造工作機會、投資於社會房屋和社會服務,還要把經濟的重點部門民主公營化。一個左翼政府會保護所有在西班牙民族的自決權,並保證馬上舉行一個自由和合法的公投,來決定加泰隆尼亞是否獨立。

以希腊的經驗和一些西班牙地方政府為例,可知改良主義政府如果不願意採取大膽的社會主義手段來打破資本家的緊縮政策,在資本主義框架內所能做的事是如何有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