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議會失效 公民抗命 黑暗時代 堅毅奮戰——第六屆第一次周年會員大會宣言

廣告
議會失效 公民抗命 黑暗時代 堅毅奮戰——第六屆第一次周年會員大會宣言

廣告

過去兩年,香港社會經歷劇烈的政治變化。中共踐踏一國兩制,破壞普選承諾,加上梁振英縱容警察暴力,最終引發大規模的公民抗命。雨傘運動未竟全功,令民眾對群眾運動失去信心,反抗力量也出現碎片化現象。不過,社會矛盾懸而未解,始終會以不同的方式展現。旺角騷亂的發生,正正反映年輕人對苦無出路的政治困局,愈來愈不耐煩。同時,傘後的民間抗爭方向,似有從街頭運動轉向到選舉運動的跡象,不自覺地回歸傳統泛民主派的舊路。際此紛亂時局,本會希望略作回應,旗幟鮮明確立左翼的抗爭路線:

【拉布已成民主派基本責任】

特區政府坐擁萬億庫房,不思增進民生福祉,反而倒行逆施,一再強行通過種種效益成疑的大白象基建撥款。今天立法會已成橡皮圖章,即使民主派議員如何條分縷析痛陳利害,也敵不過保皇黨與功能組別的舉手機器。在這種畸形制度下,拉布已成為唯一拖延不義法案通過的方法。

本會是議會抗爭的先行者,過去數年拉布抗爭從未言倦,但一直被傳統泛民所排擠。雨傘運動後,傳統泛民態度軟化,個別議員在拉布戰中願意「積極發言」,但始終顧忌民意反彈,未肯正式承認參與拉布。本會嚴肅表明,在不民主議會中,以合理方法阻止不義議案通過,是每位民主派議員的基本責任。單單投票表態反對,然後等待保皇黨通過不義議案,已經不符合香港人的期望。依舊抱持苟且心態的民主派議員,必須被時代淘汰。

不過,拉布只是緩兵之計。要真正阻止不義法案通過,始終需要依然群眾運動向政府施壓。當議會明顯失效,純粹依靠議會代議士,已經不能贏得任何改變。雨傘運動受挫,傘後的運動方向轉移到選舉運動,雖是無可奈何,不啻為一種倒退。本會視議會為建立群眾運動的平台,無意戀棧議席,與有志之士共同奮鬥,發揮群眾力量推動社會改革,才是我們的理想及願景。

【公民抗命取代和理非非】

「沒有抗爭,哪有改變」不只是一句口號。本會成員身體力行,從2009年的青年激進運動到2014年的雨傘運動,均走在前線,留到最後。刑事檢控紀錄之厚,全港政黨無出其右。抗爭是為了追求更理想的社會,而非追求更激烈的衝突場面。因此,提出明確的政治訴求、確保參與者了解行動風險、維持組織及紀律、盡量避免傷及無辜,都是我們發起行動時恪守的重要原則。

過去傳統泛民規行矩步,總與街頭抗爭保持距離。即使是不涉傷害他人身體的違法行為,或街頭抗爭的輕微肢體衝突,傳統泛民往往也會標籤這些行動為「暴力」或「非理性」。本會成員梁國雄於2011年闖入科學館抗議替補機制諮詢,曾被泛民政黨譴責為暴力,便是最佳例子。這種俗稱「和理非非」的心態,將隨抗命時代來臨而掃入歷史墳墓。

坊間常有論調將公民抗命混同「和理非非」,聲稱這條路線經過30年實踐已被証明無效,必須依靠暴力抗爭才能改變社會云云。其實,「公民抗命」直至2014年才開始大規模實踐,但未幾即被「打帶跑」(hit and run)的戰術干擾,遠遠未發揮其應有潛能。馬丁路德金說:「改變不會從天而降,必須經過持續不斷的抗爭。」實踐公民抗命的人,從來不會幻想行動會即時見效。事實上,面對中共政權這個強大敵人,根本沒有任何抗爭手段可以一蹴而就。以目前香港社會的民情及條件,只有透過非暴力抗爭,才能將少數人的激進行動轉化為群眾運動。故此,本會將繼續以公民抗命為抗爭路線,思考非暴力抗爭的不同戰術,並且積極實踐。

【分清政權人民 警剔紅色資本】
 
由於中共政權不得民心,以及特區政府出入境政策失誤,近年香港社會廣泛出現仇視大陸人的情緒,甚至視大陸人及新移民為中共政權侵害香港的幫兇。其實,挑撥族群仇恨分化人民以鞏固統治,本來便是中共政權的慣用伎倆。將大陸人民一概視為中共同謀,不僅抹殺了大陸無數仁人義士追求民主的犧牲,不僅造成兩地人民不必要的敵視,更會將支持民主運動的潛在群眾,拱手相讓予中共政權。

事實上,紅色資本的全面進駐,更值得港人警剔。近年紅色資本也不斷滲透主流媒體,亞洲電視、無線電視、南華早報相繼被收購,同時中資企業在各行各業的影響力也愈來愈大。伴隨香港經濟愈來愈受紅色資本操控,中共的政治影響力勢必大增。過去每逢選舉或重要活動,中資企業均會指示員工投票或撐場,已是人所共知。假如傳媒、出版、通訊等重要行業由紅色資本所掌握,操控將更加直接及肆無忌憚,勢將為香港人帶來更大的人權風險。香港的官商勾結及寡頭壟斷,本已非常嚴重,紅色資本的進駐亦將令情況變得更為惡劣。

作為左翼政黨,本會不認為無限制的資本流動,以及自由放任的市場經濟,會有利於人民福祉。相反,龐大的資本力量,正是造成今天香港長工時低工資、住屋開支高昂的主要原因。然而,香港作為一個小型經濟體,根本無法不依賴與大型經濟體的經貿來往。在這種意義下,香港問題不能香港解決。只有團結各地勞動階層,共同推動政治民主化及經濟民主化,才可能解除國家與資本力量的雙重壓迫。

【結語】

社會民主連線成立將近十年,本屆行政委員會的主要職位,首次由黨內成長的年青黨員擔任,是為本會代際交替的豐碩成果。過去坊間對本會的關注,往往聚焦在梁國雄一人身上。本屆行政委員會將致力打破這種印象,說明本會是一群社會民主主義者組成的團隊,而非一人政黨。經歷雨傘運動的洗禮,愈來愈多中產及專業人士投入抗爭行列。本會期望以行動向公眾說明,左翼抗爭路線不是年輕人及基層的專利,而是跨年齡跨階層的政治出路。近年政治環境愈見險惡,民粹右翼大行其道,左翼的發展遭逢更大挑戰。在梁振英治下,香港已逐步踏入黑暗時代。未來的時局只會比現在更艱險,但我們滿懷信心,鬥志高昂,誓同香港人堅毅奮戰,在絕境中闖出生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