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破土

我們關注底層遭遇的不公與悲苦, 記錄並分享人們改變自己生活與周遭世界的生命力。 破土,與你分享我們眼中的世界! 網誌

國際

聲援梁彼得是索取白人特權嗎?——反種族歧視團體致華裔社群

聲援梁彼得是索取白人特權嗎?——反種族歧視團體致華裔社群
廣告

廣告

聲援梁彼得是索取白人特權嗎?——反種族歧視團體致華裔社群
文/SBBC、PARISOL

於二零一三年,華裔美借警官梁彼得在紐約的「粉紅屋」公共房屋區執行紐約警察局惡名昭彰的「垂直式巡邏」。在巡邏期間,梁彼得(Peter Liang)發射了一枚子彈而殺死了二十八歲的格雷(Akai Gurley)——一名手無寸鐵的父親(育有兩個孩子)。在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日,華人和美籍華裔社區在全國四十個城市抗議梁彼得誤殺罪成的判決。

「西雅圖華裔爭取公平聯盟(The Seattle Chinese Alliance for Equality)」組織了一個大概有三百名中國人或華裔參加的集會,目的是揭露他們認為梁彼得被判罪成中的「不公」。他們將梁彼得的判決和應該為Eric Garner之死負責的白人警官相對比,他們同樣在執勤過程中開槍誤殺黑人平民,但是後者背叛無罪釋放。然而這些出席集會的中國人或華裔美國人並非爭取所有謀殺市民的員警都應該被起訴。他們爭取的是梁彼得獲得無罪釋放。這意味著,梁彼得應該得到殺害黑人也不用承受法律後果的「白人特權」。顯而易見,這個要求強化了美國的白人至上主義和種族主義等級制度。華裔美國人以黑人的性命為代價,要求得到白人的同等待遇。

我們的社區包括第一代華裔移民及在這個國家生活了幾個世代的華裔美國人。我們支援供給白人至上主義及資本主義體系的「黑人的生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並相信這項運動能帶領我們走到解放所有人的未來。我們清楚的知道美國的白人至上主義有意將亞裔,特別是華裔美國人的角色設置為「模範少數族群」。這個角色埋怨其他有色人種社區,特別是黑人社區不能實現「美國夢」。它掩蓋了持續且根深蒂固「針對黑人的暴力」是美國的基石。表面上,模範少數維護華人社區。現實中,它只維護我們社群裡同化到這種文化中的一部份人。同時,它也對許許多多身為工人階級的移民、華裔美國人和其他亞裔或亞裔美國人的現實熟視無睹。這包括這套體系裡容許的剝削、種族主義和其他壓迫形式。

集會的組織者認為,跟NYPD中的其他殺害黑人的白人警官相比,梁彼得遭到了差別對待,這種看法是沒錯的。 在現實中,對於類似的犯罪行為根據種族進行差別化的量刑,也是許多黑人和棕色人種在刑事司法系統種所面臨的問題。如果犯下同樣的罪行,白人不會被捕,而黑色和棕色人種卻要受到不公正的量刑。美國社會給我們幻覺,使我們認為我們作為美籍華裔就能在法庭上得到公平對待。尤其是,如果我們被主流社會同化,認為自己是「受人尊敬的」,是「全美國民」中的一員,這種幻覺將尤為根深蒂固。

梁彼得通過加入美國社會基石之一的員警機關,而被美國主流社會同化。但是,如果對基層鬥爭的歷史有透徹的瞭解,我們就會明白,這種「同化」並不是安身立命之本。更加不幸的是,中國社區唯一一次奮起反抗種族化判決,竟然是為一個NYPD的警官。而現實中,在華人社區裡,很多窮人、工人階級和不會講英語的華人經常面臨種族化的差別對待,當他們面對的是國家機器和刑事司法系統時尤為如此。然而,中國人/美籍華人社區抗爭的高潮,竟然是為了維護美國「模範少數族群」的神話、為了捍衛「受人尊敬」的政治。這真是一場災難。

很多中國人/美籍華人社區視這起事件為悲劇。他們認為,梁彼得沒有故意試圖殺死格雷。他只是驚慌之下手槍走火,經過牆壁的反彈意外打死格利。然而真正讓人恐懼的是,一名員警只要感到被威脅,那麼他就擁有掏槍並致人死亡的能力。即使梁彼得的行為是出於恐懼,他依然擁有作為當值NYPD警官的權力,那就是奪走一個人的生命。當格雷的慘案發生的時候,他正在執行垂直巡邏,這意味著員警們可以監視黑人和棕色人種在自己家中的行為。眾所周知,這正是NYPD的種族歧視行徑之一。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反對濫用槍支,要反對員警的種族主義行動,因為這些行為威脅、並一再奪走了黑人的性命。被同化而進入警署這種暴力機構,不是移民的立身之本。我們更不能把格雷的慘案跟其他被員警殺死的手無寸鐵的黑人,如Michael Brown, Rekia Boyd, Sandra Bland, Freddie Gray, Walter Scott的死亡,孤立看待。 我們每天看到的、「普通」的員警行動(如垂直巡邏,喝止並搜身)無一不凸顯著針對黑人的殘酷暴力。這一現象一直是BlackLivesMatter運動所傳達的響亮消息。華人/美籍華人社區必須理解梁彼得在這一大背景之下所處的位置。

西雅圖黑人讀書會(Seattle Black Book Club)和環太平洋團結網路(Pacific Rim Solidarity Network,簡稱PARISOL)這兩個組織都與格雷的家人站在一起,團結一致,強調所有黑人的生命也都是命。2月20日集會的組織者們,在將梁彼得描畫為受害者的同時,也就抹消了格雷一家所遭受的痛苦和失落。而這些組織者們試圖向格裡家人表達的慰唁,內容空洞、而且顯得十分機會主義。他們在自己的標語中引述馬丁•路德•金的名言「無論是任何地方的不公正不平等,都是對於平等公正的威脅」,而我們看到的卻是,「為梁彼得爭取的公正」並不真正的公正平等,它所追求的其實是特權。那就是殺死徒手無武器的黑人但卻不需要經過法律程式的特權,是白人的特權。我們中的中國人和美籍華裔都知道,這種對於白人種族優勢論以及同化主義實踐毫無無批判性的接受,部分起因於我們社群的語言藩籬。它也與白人至上的美國歷史如何被制度化有關,正是公民資格考試再生產著這種制度。同時,它也因於我們的社群被中上階級的中國人和華裔美國人所支配的事實。

2月20日,西雅圖黑人讀書會和PARISOL的成員組織起來,反對在西雅圖展開的支持梁彼得的集會。我們聯繫了他們的組織者,希望以此來推動對話的空間。然而,我們發出的聲音卻遭遇了政治審查。我們被告知,不能說「梁彼得是一個殺手」。我們被阻止傳遞任何可能對梁彼得「不利」的資訊。在審查之下不可能有真正的對話。我們擠過人群,佔據了講臺的中央,並馬上中止了組織的活動安排,從而中斷了這場集會。雖然很多的組織者上跳上講臺,想要阻止我們,但我們的成員仍然說出了這次集會本身的反黑人性質,以及為何要反對支持梁彼得。很多的資訊單被發給梁彼得的支持者,而我們也與集會的組織者進行討論,並同意在「黑人的生命也是命」行動者和華人及美籍華裔社群之間展開進一步的對話。

西雅圖黑人讀書會承認華人/裔社群與他們(黑人)一樣,都承受著白人至上主義的壓迫。我們也看到了兩個社群是怎樣被白人區別對待的。PARISOL也同時致力於在華人和美籍華裔社群中活動,去抵制已經成為常態的反黑人潮流。我們兩個社群都有著反抗壓迫、族群間團結友好的遺產,我們希望能將這些延續下去。我們知道對於很多移民社群來說,當我們遠離故土,被同化吸納進白人文化及其暴力性的社會制度中,是我們在新的家園裡生存下去的一種有效手段。然而,這是一種精英的、機會主義的策略,我們中的大多數其實是無法實現這一目標的。它將我們和有色族群的社群、以及勞工階級孤立出來。我們可以、也必須想像另類的策略,讓我們得以生存、成長。對這種想像而言,與黑人社群團結一致是至關重要的。

注:本文為西雅圖黑人讀書會(Seattle Black Book Club)、環太平洋團結網路(Pacific Rim Solidarity Network,簡稱PARISOL)所出聲明,經相關團體同意與推薦,在破土漢語首發。翻譯:Joyce,青豆,圓圓 , 圖片編輯:Negation.N。

廣告